——

0
未分類

一晃而過,已到了Z.S.E時尚慶典日。

晨光熹微,俏皮的光悄悄透過窗戶的細縫兒溜進了房間。

屋裏的女孩兒正緊閉雙眼,睡得香甜,一陣急促的敲門聲打破寧靜。

「叩叩叩——」

「顏小許,老娘都過來了,你還沒起床?這都幾點了,還睡得跟豬一樣。」

「我跟你說,給你五分鐘,你再不醒的話我就去找南姨要備用鑰匙,開門進去了。」

房間的隔音門是全國銷量最好的,但再好的隔音效果再這巨響面前完全無用。

門口的咆哮聲響徹別墅,說是河東獅吼一點也不誇張。

嘹亮的嘶吼聲擾的人睡意全無,顏知許一把掀開被子,撓了撓頭髮,踩着拖鞋,大步流星的上前。

一把用力的拉開房門,倚靠在門邊,眼眸里透著幾絲紅血絲,撇向門口的女人。

她動了動手關節,發出一聲清脆的嘎嘣響,「狗子,許久沒見,脾氣見長啊。」

說着,抬起手放在李竹衣的肩膀上輕拍了拍上面不存在的灰塵。

如果這不是一起長大的死黨,光憑吵醒她睡覺這一條,就不可能完好無損的站在這兒。

「……」

面前的人穿着黑色的真絲睡袍,頭髮凌亂的披散著,強烈的美極具攻擊性。

嘴角帶着意味不明的笑容,危險又熟悉,壓迫感太強,不再是像電視上的那副草包美人樣。

李竹衣果斷慫了,眼神微閃,改口改的奇快,「顏姐,你還是這樣對我胃口。」

果然都是人設,她就說顏姐怎麼一進娛樂圈就蠢笨如豬了?

不過……花瓶美人的人設跟顏姐完全不符嘛。

顏姐明明就是大佬,還是全能的那種!

李竹衣低頭看了一眼時間,「八點了,現在就要開始準備了,不然來不及的,我團隊的人已經在你家化妝室等著了。」

參加典禮活動可一點都不能馬虎,要處處精緻才行。

眾星齊聚,聚光燈下,誰丑誰美觀眾可是一目了然的。

。 十分鐘后。

葉塵聽到樓上傳來腳步聲音,打一個激靈;「蔡悅姐起床了。」

「啊,蔡悅在家啊,你這個混蛋,我踢死你。」

樊鬚眉恨不得掐死這貨,要是被蔡悅撞見,那是跳進黃河洗不清啊。

葉天趕緊利索的下車。

嗖的一聲,來到了客廳。

「悅姐起來了啊,早餐都準備好了。」葉塵一臉笑容,好像剛才的事情和他一毛錢關係都沒有,「請,請。」

「感覺我睡好久了啊,從沒睡過這麼舒服。」蔡悅說道,真正的一覺到天亮,「昨晚上,我記得是在沙發上的。」

「對,一開始你睡在沙發,你太累了,然後我抱着你回到床上的。」

「你抱着我回去的啊、」

蔡悅腦子有點懵,這睡太深了吧,葉塵抱回去都沒醒過來。

「嗯,然後呢?」

葉塵;「然後我就走了啊,悅姐,你這什麼眼神啊。」

「誰幫我換的衣服褲子的?」蔡悅笑容燦爛的說道,睡衣睡褲都換上了。

「這個····」

葉塵突然回頭;「鬚眉,你來了啊,來找悅姐吧,吃了嗎?一起,一起。」

樊鬚眉心裏鄙視葉塵一番,也跟着笑道:「蔡悅,你才剛起來啊,我是特意來找你的。」

「找我的啊?」

蔡悅點頭:「邊吃邊說吧。」

蔡悅,樊鬚眉坐餐桌聊起來。

葉塵在一邊看着雜誌。

樊鬚眉是來找蔡悅說生意的,希望蔡悅和她一起做美容生意,這年頭,女人和孩子的錢最好賺了。

「蔡悅,當然,這也是我的一個想法,你要不要和我一起打拚?還是遵從你的內心需求。」樊鬚眉笑道。

蔡悅點頭,做美容生意,她當然知道美容這行業很深,也能賺錢,當然,虧本的也不少。

但樊鬚眉這麼自信,那肯定有門路的。

她猶豫片刻說道;「鬚眉,我是想做的,可我現在的錢全部投到餐廳了,手裏頭沒幾個錢了。」

「悅姐,錢的問題不用擔心。」

葉塵在一邊說道:「只要你想做這個事情,我全方位支持你。」

樊鬚眉:「葉塵,你這邊能拿出多少錢啊?」

樊鬚眉對工作問題特別的認真。

「你能要我拿多少,我都可以拿得出來。」葉塵自負道,錢這東西嘛,在他這裏,都不是事。

「三百萬吧。」樊鬚眉問道。

「可以,三百萬。」葉塵道,「我馬上叫人打錢到你卡上。」

蔡悅突然想到了一個女人的名字,她下意識的問道:「葉塵,你是不是問寧玉珊要的錢啊?」

她不希望葉塵問寧玉珊借錢,始終覺得寧玉珊對葉塵有所企圖。

葉塵知道蔡悅的想法,解釋道:「不是,是另外一個朋友的,放心吧,我還是有幾個有錢的朋友的。」

「那我們給你寫欠條,就當我們借你要的。」

樊鬚眉二話不說就拿住紙筆給葉塵寫了一張欠條。

「葉塵你看一下。」

葉塵表示尊重,特意看一眼,把紙條收好。

樊鬚眉告訴葉塵銀行卡號碼。

葉塵打了一通電話,很快,樊鬚眉就收到短訊,三百萬到賬。

「葉塵,真行啊,你這朋友有錢,男的女的?」樊鬚眉驚訝問道,這葉塵看不出來這麼有能耐。

會道術,會捉鬼,會醫術,連借錢都這麼猛的。

「男的,老男人。」葉塵笑道。

「蔡悅,你回頭就把那餐廳轉讓了。」樊鬚眉道。「我們兩個一起入股那美容,以後,江州,必定有我們一席之地。」

蔡悅可不敢想這麼遠。

「這是我們的小目標。」樊鬚眉堅定說。「我們的目標是全國,然後是世界。」

蔡悅不知道這是瘋狂,還是在做夢了。

「蔡悅,走,我們現在就去參觀我朋友的美容院。」樊鬚眉拉着蔡悅的手。

蔡悅;「行,我換件衣服,你等我。」

蔡悅上去換衣服。

「鬚眉姐,你等一下啊。」葉塵瞪眼,「合著我借給你的三百萬,你是空手套白狼啊。」

「哈哈哈,你現在才發現啊。」樊鬚眉笑得很開心。「我這叫資源利用,誰讓你說你有錢的,我不套路一下你,就太對不起你了。」

「我草,我是陰溝裏翻船了。」葉塵很生氣說。「接受我的怒火吧。」

葉塵走到樊鬚眉前面,按著樊鬚眉的頭。

「不要,別,蔡悅馬上下來了。」

樊鬚眉一臉撲紅撲紅的,這傢伙上癮了啊!

。璇風瓑浼氬啀璇..「好啊!」凌然連連點頭,「老師這個主意好,我們也可以實行收費觀看,順便震懾一下那些還不服氣的人,

嗯嗯,我覺得應該一季度舉辦一次,既能賺門票錢,還能給倒數三名最快翻身機會,若是連連倒數,那真是丟人丟大了,還不奮發圖強嗎?」

「你呀你,」楚教授虛點點他,「你跟周想學奸了,不過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間》第1426章我是撿來的嗎? 「王上,黑冰台傳來消息,大梁城中孟子一聲大喝,浩然正氣衝天而起,將大妖震死!」

「無數儒家弟子出動,妖族被屠戮一空,孟子一日破鏡,與衛鞅等同!」

塗山素容紅唇輕啟:「在齊地之上,孫臏坐鎮軍中,七十萬大軍布下軍陣,以軍神之法屠殺一地妖魔。」

「更有縱橫一脈,百步飛劍橫空出世,燕地大妖被殺……」

對於這些,嬴季昌都不意外,這個時代從來不缺乏驚才絕艷之輩,只不過衛鞅等人更有著名罷了。

他在等塗山素容接下來的話,很明顯,塗山素容尚未說完。

「王上,扁一指親自傳來消息,聲稱在楚國的時候一頭蛟龍,實力也達到了大妖境界。」

「只不過,這頭蛟龍應該受過傷,一直沒有癒合……」

……

「蛟龍?」

聞言,嬴季昌念頭一動,這個時代雖然萬靈復甦,但是普通的戰馬,想要啟靈太難了。

所為的龍馬,也只不過是稍微有些靈智的馬而已。

將靈酒一飲而盡,嬴季昌朝着塗山素容,道:「這頭蛟龍,本王要了,傳令下去,十萬北涼軍齊聚楚國,本王要屠龍!」

「提前給楚王通知一聲,免得引起騷亂!」

「諾。」

點頭答應一聲,塗山素容離去,嬴季昌嘴角浮現一抹壞笑,這頭蛟龍,他有大用。

「王上是想……」

看到嬴季昌的笑容,墨子嘴角一抽,他突然想到了一個極有可能發生的事情。

「配種,改良一下戰馬的基因,畢竟總不能讓修士騎着凡馬去戰鬥!」

對於自己的目的,嬴季昌沒有隱藏,更何況,此刻塗山素容沒在,他與墨子都是男的。

對於有些事,幾乎一個眼神就明白了對方的想法。

「雖然有些不人道,但是這是一個機會!」

墨子思考了一下,他突然覺得嬴季昌這個想法可行,畢竟北涼大軍清一色的修士。

以蛟龍與馬交配,便可以提升戰馬的素質,唯有提升血脈,才能與修士大軍配合。

一直以來,這都是嬴季昌苦惱的事兒,畢竟讓戰馬通靈太難,更何況不是一頭,而是三十萬頭。

但是擒拿一頭蛟龍,若是雄的,更是不錯。

這件事在其他的人看來太損,但是嬴季昌對於此並沒有這樣狹隘的觀念,只要是沒有種族隔離就行了。

更何況龍族本淫,這對於那頭蛟龍而言,也許是一件好事。

這樣一來,他嬴季昌也算是急人之所急,幹了一件好事。更何況這樣做,在二十年之後,北涼鐵騎的戰力,將會顯著提升。

只要是為了北涼,手段下作,就下作吧。

……..

郢城。

楚王得到消息,表示熱烈地歡迎。

畢竟這是一尊比周王室還要恐怖的存在,更何況,他們楚國也沒有反抗的餘地,除非是動用底蘊,否則這頭蛟龍無法斬殺。

既然北涼王親自前往,楚王自然不會不願意。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