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著,他拿出煙來,給李哲和王之恆分別遞了一支煙。

0
未分類

楊浩一邊從賀志剛那順了一支煙點燃,一邊說:「還有我呢,我也還單著,哲哥、王哥,你倆也別忘了幫幫我。」

這小子真是什麼時候都不忘了佔便宜!

「李哲,你從滬市回來了!」這時,林景回來了,看見李哲,打了個招呼。

王之恆吸了一口煙,對林景說:「林子,你回來的剛好,我們正商量聯誼呢,幫剛哥脫單,何璐她們宿舍、筱喬她們宿舍,還有咱們宿舍,三個宿舍聯誼,要不你也讓陳文靜把她們宿舍的女生也叫上,人也多也越熱鬧。」

「行,等我跟小靜說一下,應該沒問題。」林景點點頭,也答應下來。

說完,林景把目光看向李哲。「不過,小靜和譚慧在一個宿舍,沒問題吧?」

「譚慧?」楊浩很八卦的問:「哲哥,她真是你的高中前女友?」

賀志剛和王之恆也都把目光放在了李哲身上,顯然也都對這個問題比較感興趣。

「譚慧是我前女友?」李哲愣了一下,說:「誰TM造的謠?」

他要是真佔過譚慧便宜也就算了,一點便宜沒佔過,還背了前男友身份,他冤不冤啊?

至於在火車上強吻譚慧的事,被李哲選擇性遺忘了。

楊浩說:「學校里不少人都在傳,真不是?」

原來小喬在出名后,不知是誰把李哲是因為譚慧才來的洪城師範的事給爆了出去,三角緋聞太有話題度了,何況李哲和筱喬兩人還是學校的知名人物,於是消息一下子就傳開了

「廢話,當然不是,我和譚慧只是普通的高中同學。」李哲搖搖頭說。

「外人瞎傳也就算了,你們就別跟著起鬨了。」

林景問:「那聯誼譚慧過來也沒關係?」

「沒事。」李哲不覺得譚慧會去,就算她真去了也沒什麼。

暗戀譚慧的是十幾年前的那個「李哲」,而在李哲心裡她真的就只是一個普通的高中同學。

不少重生小說,主角重生到多少年前的學生時代,卻依舊對初戀痴心不改。對此李哲只能說這些主角真夠長情的,他不用多少年,一兩年就足夠他忘記一段感情了。

上一世,大二下學期的時候,李哲看到譚慧和男朋友牽著手走在校園裡,心裡就沒有什麼波瀾了,他對譚慧的感情,已經被消磨殆盡了。

這個世界上,真沒有誰離不開誰! 木兮用筷子戳了戳水裏的排骨,排骨是木媽媽昨天買的,凍得很結實,這會兒還有些碎冰在上面。

「我知道,我跟千河哥哥見過了。」她心思不由得想起那天晚上,唔,還被秦淮誤會了,她彎唇微微笑了笑。

木媽媽看了眼自家閨女恬靜的側臉,打趣道:「以前讓你喊千河哥哥,你還不樂意,現在倒是聽話了。」

木兮臉微微紅,她以前可是叫囂著要嫁給藍千河的,現在想想倒是覺得自己小時候真是個不知羞的,這時聽着媽媽的打趣,自是紅了臉,吱唔道:「以前小嘛,」

「你年紀小,但膽子倒是不小,不是喊著要給藍千河當童養媳的嗎?」木媽媽說起來,就一點也不給閨女留面子,毫不留情的把閨女的老底掀了個底朝天。

「媽!」木兮紅著臉,小聲哼唧,「童言無忌,」隨後又反駁道,「再說了,小時候您也不知道攔着我點,我小時候知道啥,您就在旁邊看着自己閨女出醜!」

她哼哼的,小時候她就覺得藍千河長的好看,對她又好,所以就吵著要嫁給他,藍千河比她大幾歲,李阿姨也喜歡她,就逗她:「那開心做我家千河的童養媳好不好?」

她那時候年紀小,對「童養媳」根本沒有概念,所以就傻不愣登的點頭說好,逗得一群大人哈哈大笑,藍千河也抿著嘴看着她笑,她也不知道他們在笑什麼,自己也咧著嘴跟着傻笑。

想到這就覺得沒法見藍千河,現在長大了,自然是知道分寸了,好在兩家大人也知道孩子長大了,也不再開這種玩笑了。

要不然木兮真不知道怎麼面對藍千河。

「媽媽倒是覺得開心眼光挺好的,千河是我們自小看着長大的,知根知底,挺好的。」

木媽媽是真的覺得藍千河不錯,兩家都有些那個意思,只是孩子還小,都沒怎麼說過,但是若是兩個人走到一起,也是兩家樂見其成的。

「媽——」

木兮無奈的擇著西藍花,「您這腦洞還真大,我跟千河哥哥怎麼可能在一起——」

她跟藍千河都是家裏的獨生子女,她小時候就跟在藍千河屁股後面做小跟班,她只是把藍千河當成哥哥,藍千河也是把他當妹妹而已。

木媽媽嘆息:「媽媽知道,就是說說,」

隨後又看了眼木兮,神神秘秘的開口道,「那我們家開心喜歡什麼樣的男孩子?」

「媽,您不應該教導我,現在以學習為主,早戀什麼的堅決不允許,好好學習才是王道,」木兮有的時候真的摸不清楚自家母親咋想的,她現在高二不應該真是抓學習的時候嗎?

木媽媽眨眨眼,也覺得好像是這麼回事,她繼續做飯去了:「開心,成績上你沒讓媽媽操過心,所以媽媽都快忘了你現在還是得以學習為主,對,以學習為主。」

……

張老師說要考試,真的是一點也沒含糊,在同學們的怨聲載道之中,摸底考試就如荼如火的開始了。

早讀結束之後,大家就收拾考試的東西去各自的考場等著考試就行了。

「兮兮,你考完來考場救我好不好?」

季楠慢騰騰的收拾著東西,臉上一副生無可戀。

木兮麻利的收拾了考試要用的東西,她帶的東西簡單,只是幾支筆和兩張演草紙。

「怎麼救?」木兮聽到這,想了想,「人工呼吸?心臟復甦?」

季楠哀怨的看了她一眼:「兮兮,你……」

「小仙女,這裏需要你人工呼吸,」周一凡突然湊到兩個人旁邊,壞笑着。

季楠和木兮兩個人嚇了一跳,季楠拍著小心臟:「周一凡,你怎麼能偷聽我們說話呢!」

周一凡聳聳肩,理所當然的回答:「小胖子,我可沒有偷聽,主要是你色眯眯的表情太耀眼,着實吸引了小爺的目光。」

「你才小胖子呢,」季楠抓住了重點,對着周一凡難得的回了句嘴。

要知道她平時可是不敢對着學校大佬們這麼說話的,能這麼「強硬」一回也是不容易。

「嘖,你這小胖子……」

就在季楠和周一凡你來我往的之間,木兮看的樂呵呵的。

秦淮雙手環住胸,深邃的眸子毫不遮掩的落在木兮柔和的側臉上,她像個小松鼠,此時,乖乖悄悄地站在一旁看好戲的樣子挺惹人的。

木兮反射弧是長,但是再長的反射弧,她此時也能感覺到他灼灼的目光,她有些不自在,手指下意識的碰了碰自己的耳垂。

「鈴鈴鈴……」

「全體同學請注意,現在距離考試還有三十分鐘,請各位同學根據自己的考場號進入相應考場…………」

教室里的音響里傳來的教導老師的聲音,木兮像是得了赦令,趕緊拿上自己的東西:「那個,我先走了。」

「行,你在階梯教室,別走錯了。」季楠叮囑了一句。

「嗯,」

向陽一中考試分考場是按照成績來分的,階梯教室是成績排名最後的一個教室,在這個考場考試的基本上都是一些來混日子的,因為木兮是轉校生,沒有排名,所以也被安排到這一間教室里來了。

木兮剛到教室就感覺到了這裏跟其他教室不同的地方,太亂了,沒有一點像是立馬要考試的氛圍。

她到了教室里,找到自己的位置,就靜靜地準備考試了。

她的位子在教室的倒數第二排,前排有幾個男生坐在桌子上嬉笑打鬧着,木兮沒有說話,只是安靜的展開自己的演草紙,拿起筆在上面工整的寫下自己的名字。

「哈哈哈……」

「我爸說了這次要是考好了,給我換張金卡,到時候大家一起去嗨啊!」

「好啊,林哥出手就是闊綽!」

幾個男生圍着一個燃著黃色頭髮的男生吹捧著,熙熙攘攘的。

木兮眼皮子也沒有抬,第一場考語文,她在想上課時學的那些古詩句。

「喲,這不是林奇林大公子嗎?」

略帶諷刺的聲音傳來,林奇本來囂張的大笑此時凝固在臉上。 因為北邊靠著靈界邊界,有著蘊含混沌之力的能量湧出,故而北極島上大部分的靈獸都喜歡棲息在北部區域,這一區域的靈獸最多,實力也相對最強,島上六成以上的仙獸與荒獸都匯聚於此。

秦楓這些日子一直在北部區域活動,繼邪眼魔蛛之後,又收服了五頭高品荒獸,隨後,他終於尋到了狻猊。

他找到狻猊時,它正在與另一頭仙獸相鬥,而此時的狻猊乃三品巔峰仙獸。

與其相鬥的卻是一頭天冥玄鳳,擁有冥、冰屬性,黃鳳鏡中的器靈便是一頭天冥玄鳳,其同為三品巔峰仙獸。

兩大靈獸天賦相當,修為相同,卻是難分高下,斗得難解難分。

秦楓一直隱匿著身形,遠遠察覺到爭鬥,便更為小心地隱藏氣息,悄悄潛伏到旁邊。

二獸相爭之處乃一片平原,唯有較遠之地有著幾塊大石,秦楓便藏身於其中一塊之後。

望見如此兩大仙獸相鬥,場面極為壯觀,而秦楓卻是更為欣喜,或許可以一箭雙鵰。

他觀察著四周,此處平原不易藏身,沒有發現其他靈獸的蹤影。

他定了定神,全神貫注地盯著狻猊與天冥玄鳳的爭鬥,準備在關鍵時刻出手。

二獸似乎有著頗大的仇怨,竟是生死之戰,二獸都已受了些傷。

狻猊可化為青煙,絲絲縷縷,繚繞四周,難以被擊傷。

可天冥玄鳳釋放冥冰,卻能捕捉青煙,將之凝結成冰。

天冥玄鳳擁有極強的防禦力,冥冰澆築而成的盾牆可謂密不透風。

可狻猊可以釋放濃煙,侵入冰中,透著冰牆,纏繞住天冥玄鳳。

二者都有著極強的防禦力,卻也有著不俗的攻擊力,相互攻殺,極為慘烈。

獸能的較量,肉體之力的較量,血脈之力的較量。

兩大仙獸使出了渾身解數,令得這片平原破碎,甚至出現塌陷,四周空間寸寸開裂。

秦楓心中頗為欣喜,這兩大靈獸展現出的實力越強,他越是滿意、高興。

又激戰許久,狻猊與天冥玄鳳盡皆重傷,卻依舊沒有停手的跡象。

秦楓生怕它們傷勢過重或者真的有誰被對方擊殺,連忙飛躍而出,激發幻靈體,催動幻術,以幻境籠罩它們。

幻境中,它們成功地擊殺了對手,滿心雀躍,卻也終究是疲憊不堪,癱倒在地。

對方有著兩頭,秦楓無法同時收服,只得先選狻猊。

他召喚出控獸,讓它們在旁守護,又催動「墨影浮雲」,令分身繼續施展幻術控制住天冥玄鳳。

一切準備就緒,秦楓開始收服狻猊。

狻猊身負重傷,失去了反抗之力,哪怕是三品巔峰仙獸,也無法抵禦「萬靈訣」。

時間緩緩流逝,狻猊即將被收服成功,秦楓卻陡然心生警兆,顧不得收服控獸失敗,連忙斷開連接,身子飛起,向一旁閃去。

下一瞬間,秦楓剛才所處之地一陣搖顫,一道黑影陡然破土而出,速度極快,卻見一張血盆大口「吧嗒」一聲閉合。 顧汐霎時間覺得,胸口很堵,堵得她又要喘不過氣來。

孕後期的綜合症,怎麼那麼快就來了呢?

她強壓不適,但胃裡翻騰得太利害了。

捂著嘴巴,拖著無力的身體,艱難地走進洗手間。

狠狠地吐了一通。

胸口,還是很堵,堵得她想流淚。

顧汐柔弱地跌坐在地上,想到剛才顧夢幸福不已的臉容、想到她得意洋洋的眼神……

顧夢懷了霍霆均的孩子,這裡,自己固然是不能再留的。

就算顧夢這個人有多卑鄙、多可惡,但她肚子里的孩子,是無辜的。

她的孩子,才是霍家上下應該關愛和照顧的對象。

顧汐洗涮好,換上了自己的衣服。

她緩緩地步下一樓。

偏廳處,霍老太、霍霆均,還有顧夢,都在。

見到她自行下來,霍老太緊張得把手上的粥勺扔下了,親自跑過來攙扶:「小汐,你怎麼自己下床了?你要什麼讓小桃和蘭嫂她們幫你拿上去就好,趙醫生叮囑,你要盡量卧床休息!」

顧汐對霍老太愧歉地一笑,艱難地開口:「奶奶,我是下來,跟你們道別的。」

她的話音剛落,整個偏廳安靜了三秒。

墨藍色的那梭背影,略微地僵了僵。

沒想到顧汐會趕在自己面前,開口跟霍老太道別。

顧夢懷孕的事,讓他心煩意亂到現在。

霍老太神情掛上嚴厲:「小汐,這裡就是你的家,你跟我們道什麼別呀?你想去哪裡?就讓霆均帶你去散散心,去去就回來,霆均,你今天不能去上班,老婆都這樣了,還要提前上班!」

顧汐緊攥著拳頭,鼓起最大的勇氣:「奶奶,我想回醫院宿捨去住。」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