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着說着,顧西川看着古銅鏡子當中的自己輕笑出來聲音。

0
未分類

原主真的是長相傾國傾城,略帶粉墨,都足矣動人心魄了,果然是京城第一美人,這個稱呼名副其實。

「小姐,這個時候你還能笑得出來……」

秋楓簡直是快要愁死了。

「笑一笑,十年少。」顧西川扭頭比耶道,「再說了,愛笑的女孩運氣都不會差。我們一起去玩吧。」

秋楓的臉快要縮成一團了。

好好的姑娘怎麼就是個傻子?

「對了。」

顧西川突然開口,對着秋楓交代道,「一會哦兒上了馬車,你一定要好好拉着玄佑,你們倆坐在我後面的馬車,提前前去府邸,隨身要攜帶着匕首防身,那個男人不是個好人。」

「那你呢小姐?」

秋楓點點頭,繼續說道。

顧西川回答道:「我嘛,要完成一個世紀大作!」 戰凌肆看着靳崤寒有心庇護這個人,可並沒有聽說團隊老大和靳家有什麼關係,繼續耐著好脾氣道。

戰凌肆找了鹿喬兒這麼長時間,終於被他逮住,怎麼忍心就這麼放她離開呢,可靳崤寒突然的出現,破壞了戰凌肆的計劃。

「這是我妻子,你想怎麼處理?」

「想啊。」戰凌肆正想着找什麼借口從靳崤寒手上把人要過來,他想都沒想禿嚕出去的話,等反應過來才發現自己說錯話了,更讓他驚訝的事兒,團隊老大什麼時候嫁人了:「什……什麼,是靳總您的老婆?」

「你說呢?」

「這……」戰凌肆氣壞了,卻又不能當面發火,靳家不是隨便能惹得啊!

此刻看着躲在靳崤寒身後的鹿喬兒,戰凌肆一張臉青紅皂白。

「怎麼可能,這不可能!你就是團隊老大,絕無別人!」

鹿喬兒一臉汗顏,面對靳崤寒這幾天的大小試探她都躲過了,沒想到一個戰凌肆揭穿了她的身份,讓她翻船了。

這個結果,在靳崤寒的意料之中,所以鹿喬兒就是團隊老大,而他的驗證也坐實了。

他低下頭,鹿喬兒一抬頭,兩人的眼神撞在了一起。

「你是團隊老大?」

「我說不是,你還信嗎?」

「你說呢?」

「所以,你還會救我嗎?」

……

靳崤寒和鹿喬兒兩個人用眼神交流。

「今天看在靳總的面子上,饒你一回。」戰凌肆兇惡的眼神盯着鹿喬兒,到嘴的肥肉飛了,心情很是不爽。

鹿喬兒的行蹤不是那麼好追蹤的,半個月有餘才好不容易追到一回,卻就這麼被人搶走了。

「靳總,我先走了。」

戰凌肆的心情很不好,和靳崤寒打完招呼,揮了一下手,馬上手下的兄弟們給靳崤寒和鹿喬兒讓出一條道來。

靳崤寒回了一個眼神,摟着鹿喬兒徑直上車,徐霖被發配到騎摩托車回去。

靳崤寒啟動車子,鹿喬兒坐在副駕駛,鬆了一口氣,從反光鏡里可以看到戰凌肆青黑的臉。

這次被靳崤寒救了一命,下次戰凌肆可就沒有這麼好命了,她嘴角微微上揚,戰凌肆冒用他們的名義去搞靳家,這筆賬遲早要算回來的。

隨着靳崤寒的車子離開,戰凌肆也消失在反光鏡里,鹿喬兒的表情才恢復。

「你去哪了?」

「恩?」

鹿喬兒看着靳崤寒認真開車的樣子,心想今天他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一定會審問的。

她在腦海里努力的想出去回答靳崤寒問題的畫面和話,正在她準備好的時候,靳崤寒果然發問了。

可等來的竟不是問她關於團隊老大身份的事,鹿喬兒一時有些驚訝,他不應該問自己身份的問題嗎?為什麼會問她去哪兒了。

「你開謝洵的摩托車去哪了?」

「我找葯去了。」

「什麼葯。」

「昨晚的酒被下藥了,今天起來我發不出聲音了。」

「所以呢?」

「所以我沒有車,就借了一下摩托車。」鹿喬兒如實回答道。

靳崤寒臉色不明,薄抿著唇,鹿喬兒卻總覺得,現在的風平浪靜都是在昭示著接下來會發生什麼腥風血雨。

。 逃出鬼林后,我們都驚呆了,這破壞力,堪稱驚人,鬼林瞬間就沒了,怨氣淹沒了那個地方,最可怕的是,鬼林變成了一個大坑,不知道會不會有人發現,然後來這裏,這時候來人,基本上就是死!

不過這裏離市區非常遠,而且基本普通人不會來這裏,人煙稀少,被發現的概率等於零。

「完了,金佛毀了,這女鬼實力完全發揮恐怖如斯,我們怎麼辦?」了空大師有些焦灼,好像只能等死的樣子。

那女鬼重生以後,又吸收了所有的氣體和嬰魂,鬼力極其恐怖,現在我加蓬祖都打不過他,而且是完全打不過。

「接下來怎麼辦?逃嗎?」錢萌萌還沒出手,就想着逃了。

逃哪裏去?那女鬼會飛,我們現在被夾在鬼林和矮山中間,如果回去矮山,那些陰人會被我們連累,如果再去鬼林,那就是找死,沒想到恢復了法力,依然拿這女鬼沒有任何辦法。

「我知道個地方,他也知道,應該可以躲人,你們去不去我管不著,但我不想死,我得去躲起來。」錢萌萌說着,指了指初霧,好像兩人有什麼見不得光的事情。

說完就跑了,徑直衝向了矮山山底,背面就是陰人和五大掌門。

「哼,好死不如賴活着。」彭祖急忙跟上錢萌萌,修羅等也是不想死,紛紛朝錢萌萌走去,我愣在了原地,不知如何是好,躲起來確實可以,但我們不在,女鬼會不會大量屠殺陰人?

「先進去躲躲再說,那些陰人都變骷髏了,女鬼應該對他們沒有興趣。」初霧好像看透了我的心思,連忙說道,接着我和了空大師也只能跟着進入了山底,錢萌萌好像很熟練,在山體找到了暗門,然後立刻打開了,她第一個竄了進去。

這裏不是錢萌萌的地盤,她不可能知道這些,很明顯是之前初霧指使她做的,所以她才知道暗門在哪。

進去以後我才發現,就是一個山體密道,有很多屋子,還有瓶瓶罐罐之類的,但很多灰塵,周圍的東西也已經老舊了,看來,蘇雨當時應該是被錢萌萌關在這裏,怪不得我找不到,這地方不知道暗門進不來,再說了,我怎麼都想不到,這矮山之下還有個密室。

這裏還挺寬敞的,屋也多,住個十天半個月都不成問題,就是有點憋屈,雖然要回了血肉,但卻完全不是女鬼的對手,只能跟老鼠一樣躲在這裏,也不知道外面什麼情況了,女鬼有沒有追來。

金佛一毀,女鬼沒有東西壓制,那力量比這更強,我們更不是對手了,被她逮到,應該也是個死。

女鬼的實力,已經超乎了我們的想像,但如果我自私一點,可以在這裏躲很久,躲到女鬼走,我已經恢復了原樣,但是不行,還是得想辦法,外面的陰人可能有危險,而且女鬼出山,蒼生必遭難。

「阿彌陀佛,該把身體還回來給我了。」這時候了空大師雙手合十,挺有禮貌的跟彭祖說道,身體是他的,而且已經打完了,身體理應歸還。

「別煩我,等我血肉要回來再說,這身體給你也沒用。」彭祖當起了老賴,拒不退還。

「那給你有用嗎?女鬼你也沒法降服啊!」了空大師強有力的反問道,問的彭祖啞口無言。

彭祖瞪了他一眼,臉色極其不好看,沒有作聲,意思是管你怎麼說,就是不還。

「施主,請作一個言而有信的人。」了空大師不罷休,那可是他的身體,怎麼借了就不還呢?這比借老婆不還的性質還惡劣。

「煩死了,滾!」彭祖有些不耐煩了,連忙換了一個地方躺着,然後捂著耳朵。

「施主,是你自尋煩惱,那身體本來就是老衲的,你不還是不是有點理虧?」了空大師不拿回身體,誓不罷休,對彭祖進行了無休止的糾纏,勢必要搶回身體,不然他用這骷髏之身,非常不舒服,誰也不願意呆在一副骷髏架子裏面。

彭祖也確實老賴,就等於借號給你上分,分沒上到,號也不還了,了空大師能願意嗎?

彭祖實在受不了,突然翻身掐住了了空大師的脖子:「死禿驢,行不行我殺了你,不要逼我,我說了,等我血肉回來,我定還你身體,或許等我出去了,找了一副新的身體,自然會還你,你放心好了,但你再煩我,我肯定殺了你,明白嗎?」

「哈哈,殺了我?你看我像個活人嗎?還提什麼殺不殺。」了空大師指著自己這一身骷髏架子,有些嘲諷的說道。

「等等,有件事很奇怪,我們骷髏之身,好像不能離開那些氣體,可是氣體已經沒了,全部被吸入了女鬼體內,為什麼我們現在還沒有死?」初霧突然提出了一個問題。

對啊,女鬼也說過,我們不能離開那些氣體,為什麼現在氣體沒了,他們這些骷髏沒有死?到底怎麼回事?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請記住聶先生又蘇又撩的閱讀地址:https:///157538/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聶先生又蘇又撩最新章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聶先生又蘇又撩全文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txt下載、聶先生又蘇又撩免費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

卡卡西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隱婚總裁:女人,這次來真的、火影之最強老師、聶先生又蘇又撩、

。 騙鬼啊,這話說的,連黃紹竑自己都不自信,馮天魁冷笑,強壓住自己的憤怒。

「他們的魂都被打沒了,想讓他們重新再收攏集結作戰,比登天還難,算了,我也不多說什麼了,我們川軍的任務是什麼?」

「委座下達的命令只有一句話,迎擊西進之敵。」

「怎麼迎擊?在哪迎擊?防禦縱深是多少?任務,時間是多久?」

「委座就撂下了這句話,怎麼布置,我也不知道。」

卧槽,馮天魁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一二二旅的犧牲,為全師贏得了一個非常主動的命令。

儘管心裡樂開花了,可是臉上不能表現出來。

二戰區打的什麼糊塗仗啊。

原本還幾分氣憤的馮天魁,想噴死這個戰場負責人,發現黃紹竑擺著頭比他還憋屈,聽完這個命令以後,臉上雖然沒有其他的表示,心裡卻鬆了一大口氣,他盯著地圖,想找到給一二二旅破局的辦法。

「這打的什麼仗,叫川軍去送死嗎?」

因為長官部發給一二二旅電文不夠細緻,又回來查資料的封萍,聽了半天終於忍不住了。

黃紹竑也沒想到,馮天魁手下的副官,這麼不講規矩,毫不客氣的指責二戰區長官。

「報告,孫連仲的十四軍,在神仙洞,被日軍包圍。」

「神仙洞?可是我手上已經沒有援兵了,這可怎麼辦?」

焦急的黃紹竑到不是沒想過馮天魁,只不過為了救第三軍,已經賠進去一二二旅了,再讓人家犧牲,說不過去。

當初六十六師一幫軍官,在固安,馬家坡做了那麼多方案,馮天魁一直沒想好用那個?

這個態勢,讓他下了決定。

「我來救他們,馬家坡,就想一個釘子,釘在日軍兩個旅團的結合部,我只要攻佔了馬家坡,十四軍可以順勢突圍,在文筆山一帶穩住陣腳,做我的側翼掩護,但我有個要求,我是前線指揮官,請委座不要繞開我,直接指揮到下面的旅。」

馮天魁現在兵強馬壯,五個旅比人家五個師還猛。

再說,當初周小山那狗日的,在馬家坡給參謀和軍官們出了一道理,戰局怎麼和今天的一模一樣啊?

真特娘的神了。

「這是當然,只要能救出第三軍和十四軍,什麼要求都可以答應。對於你們補給,我們馬上向閻長官回報,立刻給你們撥付。天魁,我代表戰區感謝你,感謝川軍的支援。」

「黃長官,我們帶的馬匹太多,飼料,糧食,是頭等大事,急需戰區補給。」

千里行軍,到了戰區,就怕糧食供給不上,總不能扔了彈藥帶著糧食走吧。

黃紹竑這個話,說到了馮天魁心坎里了,連忙表示感謝。

「那我馬上返回部隊,後天早上八點,準時向馬家坡發起攻擊,對了,鄧錫候長官的二十二集團軍,離我只有五天到七天的路程差距,要想在這一線,建立穩固的防禦,甚至反擊,奪回娘子關,你要催促他們前進,組織好黃河渡口到戰場的火車接應。」

黃紹竑鄭重其事的點頭,馮天魁鄭重的敬禮。

直到封萍他們,把所有的戰報,發給了一二二旅,黃紹竑親自送他們出門。

封萍跟鄭沖,一臉義憤的跟著馮天魁上了小汽車。

剛開出太原城,誰知道馮天魁卻在車裡仰天大笑。

笑的兩人莫名其妙,以為師座受了什麼刺激。

「師座,告訴你個好消息,常先生帶著一二零師一個團,雪中送炭,跟在一二二旅身後到了固安?」

馮天魁更高興了,笑的嘴都合不攏,反而是剛穿上川軍軍裝的鄭沖,一頭霧水。

常先生是誰?

一二零師是十八集團軍的番號。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