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湛點了點頭,「有一自然有二,想必方才說的並不是最重要的緣由吧。」

0
未分類

七殿閻羅突然變了臉色,微眯着眼,陰惻惻地盯着葉湛,似恨不得將他千刀萬剮。

離傾蹙眉看着七殿閻羅,以為他就要發難,已經暗暗調動了靈氣。

未想,七殿閻羅忽然豎起了兩根手指,又笑了起來,方才的陰狠須臾間盡收。

「這其二嘛,是因為本王忌憚葉小兄弟。」

葉湛眉心跳了下,「忌憚?」

危機暫時解除,離傾正壓下靈氣,聞言,吃驚得差點亂了靈息。

「對,忌憚。」

說出這個詞時,七殿閻王自己都笑了,「是不是覺得很可笑。」

他沒想到他在地府上千年,會忌憚一個從人間來的凡人。

見葉湛蹙緊眉心,顯然沒想通,七殿閻羅大方坦白道:「因為我怕葉小兄弟放出魔氣。」

頃刻間,葉湛似乎想明白了什麼。

七殿閻羅就是在容影叫囂著放出魔氣與七殿閻羅斗到底之後,他的態度便突然變得奇怪了其阿里。

而離傾卻蹙眉看向了葉湛。

這個逆徒竟然還想放出魔氣,真的是活得不耐煩了。

葉湛察覺她的視線,對離傾尷尬地說了道:「只是想,未曾發生。」

「對啊,幸好未曾發生,不然本王與葉小兄弟便不能安生坐在此地了。」七殿閻羅無限感慨地說道。

不過,如今事情顯然沒發生,還算是因禍得福,如此想着,離傾倒是沒當場收拾徒弟。

離傾用幾分探詢的語氣問道:「你一個堂堂地府閻王,還怕打不過我徒弟。」

「非也非也。」七殿閻王搖了搖頭,「不是怕打不過。」

「那你怕他做什麼!」離傾頓了頓,輕哼了聲,「放出魔氣完蛋的不是他嗎。」

七殿閻羅:「事情不是你想的那麼簡單。」

「葉兄弟身上的魔氣一旦放出,頃刻間便會驚動整個地府,結界就會開啟,屆時,葉小兄弟自然會被結界捕獲,同時全酆都城的居民怕也知道在本王治理期間,有魔物在七殿閻羅眼皮子底下混了進來。」

離傾嗤笑:「難不成七殿下害怕的竟然是酆都城的良民們?」

「不是酆都城的居民。」七殿閻王眼眸微眯,「是其他閻羅。」

這怎麼又扯上其他閻羅了?

七殿閻羅揉了揉眉心:「你們應該知道地府有十殿閻羅,本王只是其中之一。」

離傾點頭:「知道,就連人間的平民百姓都知道地府里有十殿閻羅,亘古以來,皆是如此。」

聞言,七殿閻羅笑了笑,咀嚼著離傾所說之言,然後輕輕搖頭。

「亘古皆是如此?這是誰告訴你的?」

離傾微怔。

「難道我說得不對?」

「哼,自然不對。」

七殿閻羅眼泛冷色,沉聲道:「近數千萬年來,是只有十殿閻羅在地府分庭抗禮,但是在那之前,地府可不止十殿閻羅。」

此等傳聞,離傾和葉湛皆是第一次聽說。

不過經歷過魔神南兮和神族曾經也是同氣連枝的詭異之事後,兩人都還算很平靜。

「那最初地府閻羅有多少。」

七殿閻羅搖了搖頭,「不記得了,很多。」

離傾又被勾起了興趣,她問道:「除了十殿閻羅之外的閻羅都去哪兒了。」

七殿閻羅慢吞吞地吐出三個字,「消失了。」

離傾:「……」

葉湛:「……」

。 老唐滿臉期待地望着源稚女,可源稚女古怪的臉色又能說明很多東西。

老唐攬住源稚女的肩膀,「你放心好了,事情成了以後,你那份我絕對不會少給一個子的,我雖然也不是什麼大好人,但也絕對言而有信。」

源稚女抬起頭,盯着老唐那張有些憨憨的臉,非常嚴肅地問道:「你知道這個人是誰嗎?」

「我不知道,但這是我的目標,我們賞金獵人只看錢,危險是常有的,我們行走在刀刃上,賺的就是這種錢。」老唐肯定地點頭。

源稚女深呼吸,不知道為什麼,看到老唐的那副認真的臉又想笑。

這又不是小孩子過家家的遊戲,就像隔壁家的小孩被大人鎖在房間里寫作業,而你翻過圍牆,挎上梯子,帶着小夥伴從窗戶逃走就能愉快的玩耍。

現在的情況是人家裏裝了無數的安保系統和電網,還有許可權認證,一台超級人工智能計算機無處不在地監控周邊環境,庭院裏還養了數百隻強壯兇猛的比特犬。

人進去的話只有喂狗的下場。

「你要去的地方是龍潭虎穴,而你成功的概率幾乎為零。」源稚女勸說老唐,這真的不是兒戲,老唐絕對不會有一點機會的。

「不試試看怎麼知道,就是因為成功率小,老闆才花重金雇傭我這樣的賞金獵人,我絕對不能辜負老闆的信任,砸了我的招牌啊!」老唐鐵了心要去。

「不行,你沒有機會的。」源稚女斬釘截鐵道。

「為什麼?」

「因為我就是裏面的人!」

……

氣氛在此刻變得非常微妙,老唐的表情極其精彩,源稚女反應過來后也是一臉尷尬。

其實他也不想這麼快就承認的。

老唐頭皮發麻,雙手瘋狂地撓著頭髮,好像皮炎犯了似的。

源稚女摸了摸鼻子,迴避地笑了笑。

良久之後,老唐似乎接受了這個現實,抓住源稚女的手,一臉懇切,好像白帝城託孤的劉備。

「兄弟,我們裏應外合,事情成了,你七我三,你看行嗎?」

源稚女搖搖頭。

「八二分,這是我的底線了!」老唐的額頭上暴起一根青筋。

「不行,這不是錢的問題,你要救的那個人很危險,他不能出現在這個世界上,必須永遠關押在裏面。」源稚女毫不猶豫地拒絕了老唐豐厚的條件。

得虧坐在這裏的是源稚女,要是芬格爾,四百萬美元的豐厚報酬怕不是兩人一拍即合。

「老兄,我是不會放棄這筆單子的,我做完這筆單子,我就決定不幹了,你看行不行。」老唐用商量的語氣說。

源稚女盯着老唐看了一會,又低頭沉吟。

他知道五百萬美元的獎金足夠讓一大票的人為此瘋狂拚命,羅納德·唐顯然也不會放棄這塊肥肉。

無論源稚女怎麼勸說,他一定都會去卡塞爾學院營救康斯坦丁的。

與其這樣,源稚女只能將計就計了。

「到底是誰發佈這樣的任務?」

比起老唐要乾的事情,源稚女更加關心幕後主使。

老唐應該是什麼都不知道的,但是幕後主使絕對清楚康斯坦丁到底是什麼東西。

「這個我也不知道,獵人網站上的身份信息都是虛造的,大家做的都是你情我願的買賣,只要錢到手,任務完成,沒人關心對方到底是什麼身份。」老唐坦白道。

「明白了。」源稚女起身,老唐立刻拉住了源稚女的手。

「兄弟,那這件事情,你看…」

「這樣吧,你和我留一個通訊,我們到時候聯繫。」源稚女拿出手機,老唐一聽,那臉上立刻是爆出了花朵般燦爛的笑容,「來來來,存個聯繫方式,之前我也不騙你,你八我二,你拿大頭!」

老唐憨厚地和源稚女互留了通訊,源稚女離開酒館后,老唐喝着雞尾酒,喜不自禁,有了源稚女的幫助,兩人裏應外合,一百萬美元將手到擒來。

這筆錢這對於一個居住在布魯林克貧民區的老唐來說絕對是一筆天文般的數字,他可以瀟灑好些年了。

……

卡塞爾學院會議室內,校董會還在和學院對峙。

「昂熱,你的意思是想要獨吞康斯坦丁!」弗羅斯特怒不可遏。

路明非見那位暴躁的校董差點就要爬到會議桌上噴火,不由努了努嘴,兇巴巴的老頭的確不討人喜歡,愷撒待在家裏若是天天受到他的管束,的確算是悲催的事情。

不過路明非也好不到哪去,平常在家裏也受到嬸嬸的勞動力壓榨,還被到處嫌棄幹活不利索。

「這不是獨吞,把康斯坦丁安排在學校里,這是所有人的一筆財產,怎麼能算得上是獨吞,學院是大家的,並不是我一個人的,我只是個校長而已。」昂熱悠閑地抖著腿。

「好了,誰不知道你是學校里的土皇帝,我們不在的時候你可使勁在學校裏面造作吧。」

弗羅斯特氣急敗壞,自從他來到會議桌上后,處處碰壁,現在他已經憋了一肚子的火,正想找個地方泄火。

「昂熱,如果你把康斯坦丁留在學院,你認為學院裏的煉金矩陣能困得住龍王嗎?」僧侶校董問道。

「我對煉金學沒什麼研究,這件事情你還得去問副校長守夜人。」昂熱攤了攤手。

「你沒把握還想要留住康斯坦丁?」弗羅斯特顯然是來勁了,昂熱卻只是搖頭笑了笑,「學院沒法留住康斯坦丁,但如果只是他的一副龍骨,我們還是有很大把握的。」

「昂熱,你是想!」中年校董震驚。

「沒錯,我要殺掉康斯坦丁。」昂熱蒼老的眼眸奕奕有神。

他是向龍族復仇的魔鬼,是純粹的屠龍者,當然不會讓任何一頭落在他手中的龍王活着。

「你要怎麼殺死龍王,我們現階段很難殺死一隻龍王,你也不怕將卡塞爾學院毀掉嗎!」弗羅斯特搖頭否認昂熱瘋狂的想法。

「殺死龍王是必須的,但這個殺死的過程,的確有待商量。」中年校董點點頭。

「我贊同昂熱的想法。」校董洛朗依舊是昂熱的支持者。

「秘黨的存在,就是要殺死所有的龍王,我當然同意了。」少女校董玩弄著泰迪熊。

「不不不,太瘋狂了,失敗的可能性太大了!」弗羅斯特不認為這是個明智的決定,「萬一龍王被激怒了,秘黨將會蒙受繼【夏之哀悼】事件之後,最大的損失,龍族也會瘋狂地向我們展開報復!」

昂熱就知道弗羅斯特肯定不會輕易答應他的決定,拍拍手,門外的等候已久的曼施坦因戴着白色的手套,提着七宗罪的箱子走了進來。

他將箱子放在桌上,昂熱和曼施坦因拿出兩把鑰匙,同時插入轉動,並打開搭扣,七把造型獨特的刀劍展現在校董的面前。

「這是!」弗羅斯特撐住桌子站了起來。

「青銅與火之龍王的煉金武器,擁有殺死龍王能力的煉金刀劍『七宗罪』。」昂熱用手撫摸過每一柄刀劍,刀劍發出了清脆的鳴響。

「你從哪來的!」弗羅斯特目光貪婪地盯着七宗罪。

「這是我的私有財產,而且不會歸校董會所有。」昂熱蓋上了七宗罪的箱子,弗羅斯特顯然不死心,但又沒辦法明搶,「你要多少錢,我們加圖索家買下了!」

「不賣。」昂熱示意曼施坦因提着七宗罪離開。

弗羅斯特眼巴巴地望着那組完美的煉金刀劍被拿走了,頓時非常失意。

「現在煉金武器也有了,萬事俱備只欠東風。」昂熱眼中閃爍著狂熱的色彩。

「那派誰去殺死龍王呢?」洛朗問道。

路明非低着頭,努力使自己的存在感降低,這種事情,他當然不會自告奮勇地站起來。

身旁的冰塊妞,還有面癱的楚師兄和愷撒老大,哪個都比路明非靠得住,實在不行等源稚女回來讓他去干好了。

昂熱目光來回移動,從愷撒開始,手指開始點來點去,還好從來不點路明非。

「校長,你別點兵點將了,搞得大家多緊張啊,快點決定吧!」路明非認為昂熱點的三人都十分靠譜,放心大膽地說話。

「嗯,也是,那就讓我們學院唯一的S級去執行這項光榮的任務吧。」昂熱重重地拍在路明非的背上,路明非完全石化了。

他現在真想給自己一巴掌,就不該嘴欠的說那一句話。

「校長,我不行的。」路明非臉色蒼白,搖搖手。

「你行的,相信自己。」昂熱風騷的眼睛露能迷死少婦的溫柔,「我看好你哦!」

「可…我從來都沒打過架啊,我真的…」路明非欲哭無淚,這是要把他往絕路上逼啊。

「大可放心,整個過程龍王都不會表現出任何的危險性,我們讓他睡著了,你只需要動手就行了。」

見路明非還是一副很勉強的模樣,昂熱又加了條件,「只要你成功了,期末的GPA我給你4.0滿分,獲得了這樣的高分,你能拿不少獎學金哦!」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