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培林相信了陳飛揚會醫術這個事實,也就認定了陳飛揚救了胡總的命。

0
未分類

葉培林有些喜出望外,本來以為陳飛揚與胡總不過是有些交情的朋友,沒想到居然是救命之恩。

這個份量太重了,胡總不可能不還這個恩情。

如果陳飛揚能夠開口幫我牽這根線,那麼大事可成。

「飛揚啊,你知不知道胡總有在容城投資的想法?」

「我對這個不是很感興趣。」

「你怎麼能不感興趣呢,你不是也在做生意嗎?」

「那是跟着青芸混口飯吃,我還是有自知之明的,小項目我能跟着喝碗湯,胡總財大氣粗,他的大手筆,我是想都不敢想。」

「年輕人要有衝勁,初生牛犢不怕虎。」葉培林說道:「再說了,你不相信自己,也要相信青芸啊。」

陳飛揚說道:「青芸的錢都投到外賣和食堂了,也沒有那麼多資金了。」

「青芸沒有,我們有啊。」葉培林大義凜然地說道:「為人父母,哪怕自己不吃不喝,也要給女兒最好的。」

陳飛揚感動莫名:「叔叔阿姨真是天下難得的好父母。」

葉青芸只感覺想吐。

葉培林趁熱打鐵:「你跟青芸真心相愛,那麼你應該考慮下你們的未來。

男人沒有事業是不行的,以後你在青芸面前都抬不起頭。」

陳飛揚點點頭,若有所思。

宋慧蓉火上澆油:「其實我們做父母的,也不指望子女掙多少錢,只希望自己的孩子幸福快樂。

哪怕你們以後不掙錢也沒關係,我們會給青芸準備一份豐厚的嫁妝。」

陳飛揚看起來頗為心動:「真的嗎?」

宋慧蓉說道:「做父母的,騙誰也不會騙自己的孩子。不過要想拿出那麼大的一份嫁妝,我們現在就要努力掙錢才行。」

她料定陳飛揚這個吃軟飯的小白臉不可能拒絕這樣的好事。

果不其然,陳飛揚問道:「你們真的想跟胡總合作?但我聽說他的投資都是超大的,你們要是投多了,容易傷筋動骨。」

宋慧蓉自信滿滿:「這個你放心,我們還是有些積蓄的。」

「那好,我幫你們問一下,不過不保證能成功。」

得到陳飛揚肯定的答覆,宋慧蓉嘴角不經意地閃過一絲冷笑。

天真的小白臉,被空口支票哄得團團轉。

等榨乾你的利用價值,你就從哪來回哪去,有多遠滾多遠。

看着父母的假笑,葉青芸只覺得心裏很累。

到感受到他們那得意的情緒,她也不禁為她們感到擔憂:這一次不知道要被陳飛揚坑走多少錢。

他們以為自己是獵人,殊不知真正的獵物其實是他們自己。

一頓海鮮大餐,實在太過豐盛,四個人最終只吃下一半的菜品。

葉培林一語雙關地說道:「飛揚,你的胃口還不夠啊。」

陳飛揚回道:「沒關係,打包帶走,我可以多吃幾頓。」

葉培林很不屑:哼,吃軟飯還吃上癮了。

多吃幾頓,你在想什麼好事呢,天下有免費的午餐嗎?

或許有些時候你能吃到免費的,但是最終你會發現,免費的才是最貴的。

。 當他們看到江瀾的時候。

發現走進幽冥洞的江瀾,沒有絲毫的防護,他就這樣走在幽冥氣息中。

幽冥氣息無法影響他分毫。

好似融入了其中,又與幽冥氣息與眾不同。

互不干涉。

這就是心性?

這是什麼層次的心性才能做到這種地步?

無視幽冥氣息影響,心如平鏡,上善若水任方圓。

不管是敖龍雨還是驚庭他們。

都只是聽說過第九峰弟子心性不一般,但是從未直面過對方的不凡。

今日一見,真的是聞名不如見面。

這位師弟能夠留在第九峰,能夠擁有那麼的修鍊資源,不是沒有理由的。

其他人哪怕能有這位師弟的一半,也能穩穩的留在第九峰吧?

「師弟是什麼樣的心性,才能如此隨意的行走在幽冥洞府中?」驚庭忍不住開口詢問。

江瀾看了他們三個一眼,隨後搖頭道:

「與心性關係並不是很大,只是習慣了而已。」

驚庭他們不信。

這幽冥氣息可不是說習慣就習慣的。

要是真的習慣,那就肯定跟幽冥生物有關。

比如,修鍊幽冥功法。

但是誰都能看出來,江瀾修鍊的是崑崙心法。

沒有半點被幽冥氣息影響的跡象。

這是穩住心神,不受干擾才能做到的。

江瀾沒在意他們信與不信。

反正他是一點點習慣過來的,心性的提升,會讓他更容易習慣。

隨後江瀾就把這三位帶到了幽冥通道跟前。

還是那口井。

「到了,井連通的就是幽冥,不過需要成仙之後才能直視。」江瀾開口解釋道。

敖龍雨等人點頭,沒有去查看井口的想法,成仙才能查看,他們離成仙還有一段距離。

不過他們也看到了,看到幽冥洞內,有個小房子,看起來真的有人住。

這位師弟真的住裏面?

這也太恐怖了吧?

帶他們大致了解了幽冥洞之後,江瀾就沒有在意這三個人。

他們只是在洞外,偶爾才會進洞。

等他們出去,江瀾才回到了小房間中。

因為有人,所以他打算晚兩天晉陞元神。

兩天時間一閃而過。

江瀾依然坐在幽冥洞中。

那些人確實沒有進入幽冥洞。

對他來說並沒有什麼影響。

至於他們為什麼要來。

他大致也明白了。

為了淬鍊精神意識而來,他們全都是煉體的強者。

那兩位是修鍊相關的功法,而敖龍雨是龍族,肉身本就強。

他們從空靜湖得到了某些東西,有足夠的條件來藉助幽冥氣息來淬鍊元神。

而他們淬鍊的極限在洞口左右。

至於會淬鍊多久,江瀾不知道。

不過不影響他就無所謂。

在洞口豎起一塊木牌后,江瀾就拿出了造化丹,今天他要晉陞元神。

元神之後,他的實力不算弱,可以尋找新地方簽到。

當然,離開昆崙山是不可能的。外面太危險,而且他師父肯定也不讓。

說起來他已經築基圓滿,他師父大概率還會讓他去第三峰秘境。

一到圓滿,他師父總會想辦法幫他突破。

所以,早點晉陞多一分安全。

萬一又碰到那個幕後的人,誰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一念至此,江瀾吃下了造化丹。

在造化丹入口之後,江瀾就感覺到自己進入了一種玄妙之門中。

門中的一切,都能為他解答目前的困惑,都能為他抹除掉一切阻礙。

這一刻,江瀾的修為瘋狂運轉。

所有的精神意識凝聚在一切,彷彿出現了全新的變化,如同一盤散沙開始凝固,變成了人的形狀。

轟!

在精神意識變成了人形之後,江瀾的腦海就直接開始擴展。

彷彿有限的精神世界,開始往無限擴張。

模糊的地方開始清晰起來,原先本就寧靜的心神,這一刻變的堅不可摧。

這就是元神。

力量雖然沒有實質上的變化,但是精神意識超越了先前。

哪怕被心魔入侵,也有足夠的緩衝。

彷彿是有了韌性。

哪怕是肉身毀滅,元神也不會第一時間毀滅。

護住元神,就有重新來過的機會。

這種情況維持了很久,江瀾能感覺到,自己強大了許多。

五牛之力直接晉陞到了六牛之力。

甚至還能繼續往上。

天行九步,也開始有全新的變化。

這就是元神。

如果金丹代表從一個小孩變成少年,那麼元神就意味着少年變成成年人。

再往上就是煉神返虛。

淬鍊元神,溝通虛無,找到那扇成仙的大門。

渡劫成人仙。

當然,現在江瀾要做的,就是繼續修鍊,進入元神大圓滿,然後踏進煉神返虛。

雖然離仙路又近了一步,但是越後面越難。

至於造化丹,江瀾覺得有些可惜,但是並不後悔。

現在的強大才是真的強大。

敖龍雨身為龍族,修鍊速度那麼快,一旦被針對,都有危險。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