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檀卻是一言不發,端著咖啡杯,美眸淡淡的看著窗外。

似霧輕籠的月光,照在大地上。

恍若,下了一場大雪。

……

三天後,暗室內。

秦蒼穹眸光冷漠,淡淡看著地面上,擺著的那一堆東西。

數十塊玉石,朱果,以及…各種名貴藥材。

而,最為重要的。

自然,是那一枚朱果,看起來就非常物。

而,這朱果看起來,就和普通的果子沒什麼區別。

但唯有踏入先天巔峰層次的人,才能隱隱察覺到,那一絲讓人心神牽動的吸引力。

若是在數千年前,那靈氣充沛的時代。

根本沒有人,會耗費大量時間,將肉體錘鍊至巔峰,乃至踏入先天巔峰的層次。

隨便打坐一下,攝取的靈氣,就抵得上辛苦錘鍊肉身一整天了。

當年,是練氣,先天,築基…!

而非現在這般,直接……就是踏入,先天層次!

若是,秦蒼穹生在那個時代。

恐怕現在,早已是飛天遁地,成為一方主宰了。

而,此刻。

秦蒼穹神色平靜,腦海中浮現出,當初那本書上的聚靈陣布置圖。

他的眼中,閃過一絲異樣神色。

唰!

那一枚朱果,瞬間破裂成四份。

頓時,有一股鮮甜的氣息,瀰漫了出來。

而,此刻。

刷刷刷!

玉石,瞬間飛到了四周,以特殊的規律擺放在了地面上。

珍貴的藥材,諸如人蔘,靈芝,龍涎香…

隨著陳縱橫雙手一搓,瞬間化作了粉末,漫天飛揚!

而後,輕輕落下,彷彿一層薄沙鋪在身旁。

嗡……!!

隨著這一道靈陣布下。

頓時,四周的空氣中,都是掀起了一絲異樣波動!

秦蒼穹拍了拍手,露出滿意神色。

這一道聚靈陣,雖然屬於是最低等的陣法,古時修真者隨手都能布下。

但,隨著時間推移。

那一味朱果,卻是極難找到。

即便秦蒼穹,身為西境之主,天王之尊。

依然,用了近一個月時間,才從市面上找到…!

而,此刻。

秦蒼穹,緩緩盤腿坐下,神色凝重,閉上了眼睛。

在片刻的沉寂后。

轟…!!

他的腦海中,似乎有一道平地驚雷炸響!

讓人的腦袋都是嗡嗡作響!

而,此刻。

四周的靈氣,宛若潮水一般,瘋狂呼嘯而來…!! 這的確是一筆橫財。

且贏得太過舒心。

林凡仔細估算,只是短短几月時間內,國舅府竟然就送給自己好幾十億的極品元石。

先是以為他搶購歲貢,而大肆憑財力收購但凡他提督府內任何一人談過價格的珍寶。

現在更是一次演武,就給他帶來將近三十億。

旭陽也笑眯眯。

他出身高貴,但偏偏斬天將對財物素來無觀念,從而也讓將軍府只能夠維持平常的開支,如不是魔尊宮不時的資助,堂堂將軍府,會經常面對無米下鍋的慘事。

所以,符戒之中的十來億極品元石,的確是旭陽這小子見過的最大財富。

當然,與珏公主這種根本不知道元石為何物的天之嬌女,是找不到共同話語的。

你能奢望一個吃鳳翅龍髓的公主,知道錢財有多貴?

就比如現在——

珏公主笑眯眯:「旭陽,斬天軍的裝備需要換了。」

旭陽臉色一緊,眼中出現寒光:「的確,以前一直藏拙,且的確沒有那個能力與國舅府競拍,但現在……」

然後珏公主就將一個華美的荷包丟向旭陽。

這荷包分明就是一件了不得的空間容器,只因,林凡親眼見到,從賭檔兌換三十多億的賭注就被珏公主收在這荷包中。

林凡笑了笑,同樣摘下符戒,也丟給旭陽,且道:「那就去搶過來。」

旭陽臉色微變。

珏公主便道:「國舅府失去此座礦脈,不亞於斷他一臂,你不要拒接。」

林凡更是直接:「你我兄弟,別說多話,拿去用。」

旭陽眼神微暖:「好。」

三人就一直在魔尊宮中,賞園觀花或是釣魚,當然也嘗嘗探討修行之事,那個一直跟隨珏公主的大宦官不時的語出驚人,總是讓三人都茅塞頓開。

短短七八天,林凡竟然是在這大宦官的提點下,想通了修道一途之中的諸多關竅,受益良多。

第九天,魔尊宮舉辦的拍賣召開。

這拍賣會,就在魔尊宮中舉行。

而拍賣師,就是那個大宦官,林凡只知道,這大宦官與他同姓,但不知其名。

可以前來參加這場拍賣會的,皆是封疆大吏,沒有一個凡俗,最低的都是在這第七界可以排的上名號的大家主,而與林凡一般的都督,更是全都前來。

頂尖的礦脈,他們不敢奢望,但那些頂尖豪門看不上的礦脈,卻是他們所需。

拍賣開始。

以外界的拍賣相比,這魔尊宮舉行的拍賣,自然就極為的上檔次,很安靜與肅穆。

一個個礦脈的拍賣,讓林凡咂舌,只覺得自己的運氣太好,竟然能請動欽天正,如若不然,以他的身價,只能排到一個不怎麼入流的礦脈,除非不眠不睡的煉製丹藥抵賬才可。

終於,到了正題。

大宦官略顯尖細的聲音道:「下面拍賣的礦脈,就是諸人期待的黃龍礦,底價三億極品元石,每次加價不得低於一千萬極品元石。」

所有人都看向一直閉眸,端坐最前方的國舅。

要知道,這黃龍礦,可是差不多成為國舅府的私產了,除了每年都要付出不菲的元石代價之外,很多年來,一直都是國舅府的囊中物。

「十五億。」

一直閉眸等待的國舅微微睜開雙眸,平地起驚雷,一開口就是十五億,讓人不得不佩服,不愧是國舅,果然是大手筆。

當然,這也代表國舅勢在必得的決心,是在用這等恐怖的高額,震懾某些人。

且,這個價格也太公道,要知道,往年這國舅府拍得黃龍礦,也比不過是十七八億。

群雄不敢言。

誰敢輕易開罪這國舅府?

「哼、這黃龍礦,我將軍府要了。」旭陽開口了,他舉手:「十七億。」

國舅瞥了一眼旭陽,他已經習慣每一場的礦脈拍賣,將軍府都會出來與他國舅府作對了,而每一次,又都是灰溜溜的敗退。

比拼財力?

將軍府憑什麼與他國舅府一拼?

就斬天將那個武夫也會理財?

「二十億。」國舅輕飄飄出價。

旭陽眼中帶有一絲猙獰,道:「這般小氣嗎?老子出價三十億。」

國舅瞳孔一縮!

三十億!

這種天價就算拍得黃龍礦,好像也不大值得。

「三十五億。」國舅眼神已經冰冷下來。

旭陽哈哈一笑:「三十七億。」

這個價錢,已經超乎國舅的心中的底限。

最主要是,他那個不成器的兒子,將本來準備搶拍這黃龍礦的資源差點輸乾淨。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