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走出了村子,來到了馬車旁,夫妻二人都有些回不過神。

0
未分類

張瑜拍了拍楊氏的肩膀,把兩人帶上了馬車:「雖然可能會影響到了你們最近的名聲,但有了這一出以後,這老太太就算想背着你們,把你們的女兒給賣出去,恐怕也不會有什麼人家答應。」

楊氏眼圈微紅:「沒關係,孩子現在還小,等他長大些了,今天發生的事情漸漸的也就不會再有人提起……」

「只要她不在被人一直這麼惦記着,我心裏頭……算是鬆了口氣。」

。 「這位仙子,我攤位上的這些東西啊可都是大有來歷的,別看它們模樣不起眼,實際上這些東西可都是我從古修洞府淘來的寶貝……」

那攤主姓袁,瞧著有些上了年紀,下巴上蓄著山羊須,一說起他攤位上的東西,便有些剎不住車的樣子。

小芽兒在一旁聽了忍不住捂嘴偷笑,就這攤上的破銅爛鐵,這攤主竟然還大言不慚說是古修洞府里的東西。

她正想拉著顧微羽離開,卻聽顧微羽神識傳音道,「慢著!芽兒你先等我片刻!」

顧微羽面上露出半信半疑之色,隨意挑揀了一個看著古迹斑斑的物件,其中有三兩件刀劍類的,然後歸到一處,

「好了,我就要這些了,這裡多少靈石?」

那攤主看了眼顧微羽選的東西,眼珠子咕嚕一轉,笑著道,「還是仙子識貨,這些啊可都是我這攤位上的稀罕物呢,這樣吧,就算仙子一千靈石好了!」

一千靈石?!

小芽兒聞言差點就要炸毛,不過想起這是顧微羽想要的,她還是強忍著心頭不悅,皺著眉頭默默看著。

顧微羽聞言臉色變換不停,她抬起腳便做出想要離開的樣子。

那攤主見狀連忙道,「誒,仙子您莫急著走啊,要不這樣,這些就算你八百靈石好了,我這可真的是虧了血本了!」

顧微羽聞言腳步一頓,似是有些意動的模樣。

那攤主人老成精,看出顧微羽心頭動搖,連忙卯足了勁繼續誇他的東西。

「這兩樣給我做添頭,八百靈石我便全要了。」顧微羽狀似無意間從攤位的角落處撿起兩塊劍形的物件,叮噹一下扔到她選的東西一處。

那老修士見顧微羽不過從他平日賣剩下的廢棄物品里挑了兩件,還一臉撿了大便宜的傻樣。

這樣的冤大頭他恨不得再來個一打才好,他自然是滿口答應下來。

「好好!仙子您既然看上了便拿走便是!」攤主笑吟吟地回道。

顧微羽掏出一個靈石袋來,裝了八百靈石進去,這才接過攤主的儲物袋,將她選中的東西一股腦兒裝了進去。

攤主樂呵呵在一旁看著,心裡暗道這丫頭真好玩。

顧微羽瞥了眼笑得和彌勒佛似的攤主,將儲物袋收起,與小芽兒一道轉身離開了。

小芽兒等離開那攤位老遠,才忍不住好奇得問道,「阿羽,你剛剛怎麼買了那麼多那些破爛東西?那些東西真的是古修留下的?」

顧微羽頷首道,「那個修士的話半真半假,也許有些東西確實是古修洞府得來,可大多數嘛,來歷就說不清了!」

「那你怎麼還買了那許多?」小芽兒不解道。

「小七它在那裡感應到了其他劍石的氣息,我仔細看了一遍,將裡面有可能是劍石的東西都拿了過來。」顧微羽解釋道。

實際上,從先前開始,她丹田內的劍石便一直處於激動狀態。

她們在坊市遊逛了一圈,又回去吃了一頓美食,這才回了院子暫作休息。

回到房間,顧微羽便迫不及待地拿出了儲物袋,將她買來的一堆東西都到了出來。

東西才倒出來,她丹田內平靜下去的劍石們再次「躁動」起來,顧微羽見狀道,「好了,你們想出來便出來吧!」

顧微羽話音才落,她丹田內的劍石「嘩」地一下便沖了出來,化作灰色流光撲到了一把劍形器物上。

顧微羽瞪大了眼,一旁的小芽兒也忍不住說道,「這個劍石怎地與其他劍石不太像?」

她還忍不住伸手摸了摸那劍形器物,顧微羽也湊過去仔細看了又看,這才隱約發現,那劍形器物破損得十分嚴重,裂開的縫隙間有什麼若隱若現。

好傢夥!這是哪個修士,竟然打造了一把空心的劍,然後把劍石鑲嵌到了裡面?

顧微羽拿起那劍形器物,小心翼翼地使力掰開那劍,漸漸地,便可看到裡面的劍石的邊角。

她使勁一掰,終於,那破損的劍形器物從中斷開,啪嗒一下掉出兩塊灰撲撲的劍石。

那兩劍石一出來,小七它們便蜂蛹而上,貼到了一處。

「是小六小八!」有劍石發出歡喜的呼聲。

顧微羽目光落在那兩塊劍石上,她很快發現這七塊劍石慢慢地融合在一處,化為了一個「劍」狀的石頭。

不過,可能因為少了兩塊劍石的緣故,這把「劍」看起來有些怪模怪樣的。

接著,那怪怪的「劍」懸浮在半空,繞著顧微羽轉了一圈,然後化作流光飛入了顧微羽丹田內。

「阿羽,原來你買的不是古修留下的靈器,而是劍石啊!」小芽兒在一旁笑著道。

顧微羽點了點頭,「是啊,小七它們感受到了小六小八它們在那攤位上,我就去買了回來。」

「哈哈,八百靈石買回了兩塊劍石,那個攤主若是知道怕是腸子都要悔青了吧?」小芽兒聞言忍不住偷笑道。

顧微羽也笑了起來,那個攤主怕是還自鳴得意,以為自己佔了大便宜呢!

卻說另一頭,散修聯盟坊市。

「袁老頭,你今日心情不錯嘛!」

臨近午時,坊市上的修士已散的差不多,逛坊市的修士寥寥無幾,攤主們閑著無事,也各自三三倆倆聊了起來,說說今日的趣事。

「那是,袁老哥今日生意興隆,自然心情好。」

在袁老頭旁邊的一個中年男子有些酸不溜秋得插口道。

「哦,原來如此啊!」另一個攤主介面道,「袁老頭,你今日都賣了什麼,賺了多少?」

姓袁的修士正是自稱賣古修物事的人,聞言他老神在在地撫了撫短須,

「我攤位上這些東西可是從古修洞府流傳而來的,都是老頭子我花了大價錢收集來的,哪裡賺的了什麼錢?」

「袁老哥,這話你拿去矇騙一些不懂行的修士倒也罷了,哥們幾個也算知根知底,你也不漏個底說說實話?」

他旁邊的攤主聞言立馬就懟了回去,還古修之物,誰知道這些東西都是袁老頭從哪裡扒拉來的?

「就是!袁老頭你也忒不厚道了吧?」另一個攤主也說道。

哪知,袁老頭只但笑不語,再不多說了。 九曲黃河萬里沙,浪淘風簸自天涯。如今直上銀河去,同到牽牛織女家!

黃河是華夏族人的母親河,也是炎黃二字的來源之一,在這個天下,黃河更是一處絕佳的龍脈。

有道是,大河之水天上來!

九曲黃河陣!

在封神大戰之中,趙公明被陸壓道人打死之後,他的三個妹妹為了給他報仇,擺下了九曲黃河陣。

九曲黃河陣非常厲害,因為它本身就具有很大的殺傷力,再加上雲霄娘娘已經到達准聖,法力也很高,所以這個陣法就升級到了另一個高度。

雲霄將闡教諸仙和門人都困在陣中,除了燃燈道人看著情況不好早早就跑路了。

其他的像廣成子、赤精子、太乙真人、慈航道人等等,都被困在陣中,並且削去了頂上三花,閉了胸中五氣,一身法力全消。

若非元始天尊不顧臉面親自出手,要不然,闡教幾乎是全滅。

但是嬴季昌心裡清楚,他擺下的九曲黃河陣,根本達不到封神一戰之中的絕世風采,首先他只是金丹,而雲霄當時已經是准聖,屬於大能級別。

而且九曲黃河陣的陣眼是先天靈寶混元金斗,每被混元金斗發出的金光就會被削去五百年的法力。

除非他修為突破,達到了准聖級別,同時又得到混元金斗,亦或者不弱於混元金斗的先天靈寶作為陣眼才有可能。

准聖!

在聖人不出的洪荒,已經算是修士的天花板了,而如今的嬴季昌不過是方才踏入金丹。在金丹之後,還有無數的境界。

按照嬴季昌的了解,在金丹境界之後,還有元嬰,化神,煉虛,合體,大乘,渡劫,人仙,真仙,地仙,天仙,玄仙,太乙玄仙,金仙,太乙金仙,大羅金仙,准聖,聖人。

他與雲霄之間相差十六七個大境界,就算他擺下九曲黃河陣,也沒有太大的作用,一念至此,剛剛還高興的嬴季昌,頓時一盆涼水澆了下來。

「修鍊!」

半響之後,嬴季昌只吐出了這兩個字,他在中原大地之上已經屬於修為不錯的了,但是相比於曾經的大能,金丹連炮灰都算不上。

若是天下大勢一直如此也好,但是嬴季昌可是清楚,不久之後,還有一場西遊量劫,金丹連參與的資格都沒有。

更何況只有證得金仙才可以長生,而且金仙也只是小劫不滅,大羅大劫不滅,聖人萬劫不滅。

這一刻,嬴季昌只有一個念頭,那便是任重而道遠。

他決定回去之後就閉關。

……

「王上,狄道城中已經恢復了安定,十大金丹的身體都已經送往了北涼,其餘強者也已經搜颳了一番!」

看了一眼寧青蒼,嬴季昌點了點頭:「以青若為首,取各大門派之中功法秘籍,靈藥,寶物充填北涼王府。」

「此行入北涼,本王傳你超越金丹的功法!」

聞言,寧青蒼大喜,他如此的放低姿態配合嬴季昌,就是為了突破金丹,就是為了天下間流傳的超越金丹的功法。

此刻聽到嬴季昌的承諾,寧青蒼不由得心頭一動,朝著嬴季昌肅然一躬,道:「請王上放心,屬下定會取秦國江湖以充北涼!」

「嗯。」

……

青若見到花滿樓與寧青蒼離去,忍不住朝著嬴季昌,道:「王上,此事寧青蒼與花滿樓就可以完成,我去了就沒有人照顧你了!」

「本王信你,不信他們!」

看了一眼青若,嬴季昌輕笑一聲:「更何況,以本王如今的戰力,放眼整個天下,也沒有誰能夠輕易斬殺。」

「縱然打不過,想要離去,沒有人能夠留下,此行結束之後,爾等直接前往北涼,本王去一趟櫟陽。」

「我們在北涼會合!」

「諾。」

點頭答應一聲,青若心裡清楚,嬴季昌如此堅定,代表著心中已經有了想法,自然不會輕易改變。

她影響不了嬴季昌的決定!

現在的嬴季昌氣勢如虹,而且身上的威勢越發的濃郁,根本就不是一般人能夠比擬的。

更何況,不管是修為還是見識,嬴季昌都在他之上,所以,對於嬴季昌的決定,青若除了服從之外,根本沒有反駁之力。

誰讓,嬴季昌的修為遠在他之上。

………

櫟陽。

數日之後,嬴季昌一個人到了櫟陽,這一路之上,他對於秦國各地的變化也是有了一個清晰地認識,他能夠感受到秦法將老秦人的生機煥發了出來,雖然秦法嚴苛,但是嬴季昌清楚,亂世用重典。

並非是秦法錯了,而是時代錯了。

當始皇帝統一六國之後,秦法便已經不再適合,想要重新修改,但是大秦朝野上下沒有人看到這一幕,在加上二世那個敗家子,最後巍巍大秦,分崩離析。

就算是嬴季昌,對於歷史上大秦帝國分崩離析,也是感覺到惋惜,那是華夏第一個大一統王朝,也是最強大和霸氣的王朝。

「君尚,北涼王入江湖,花滿樓與寧青蒼臣服,而其餘各大宗門全部被北涼王斬殺,現如今,在秦國之中,已經沒有了江湖!」

這一刻,衛鞅也是感慨萬千,一念花開,斬殺十大金丹,這樣恐怖的戰力讓人畏懼,衛鞅心裡清楚,就算是他變法大成,最後凝聚秦法秩序,到最後也未必有這樣的戰力。

「北涼王確實強大,這一戰徹底的讓秦國江湖消亡,我秦國變法的阻攔,徹底的消失!」

這個時候,黑伯也是點了點頭。

曾經何時的一介孺子,現如今已經成長為這個時代,璀璨奪目的人傑,與這樣人並列在這一個時代,是他們的榮幸。

聞言,嬴渠梁也是點了點頭,朝著衛鞅以及黑伯,道:「秦國江湖消亡,這對於我們是一件好事,現如今只需要繼續推進變法,增加秦國國力,改變現在的局面,奪取河西!」

奪取河西!

這是大秦君臣的願望,也是對於變法有成的檢驗,所以大家都清楚,只要是北涼王一人就可以將河西收回,卻都沒有打這個念頭的原因。

要不然,大秦軍隊豈不是廢物一群!

。白裙緩緩消失,在洛塵的空間之力下,一個通體純白的狐狸顯現在了靈靈的視線中。

「這……是幻覺!」

聰明的靈靈第一時間發現了其中的緣由,所謂的白裙女子,也不過是白狐所幻化出來的,就像海市蜃樓一樣。

「咕咕咕~~」

見掙扎無望,這隻純白狐立刻露出了可憐兮兮的模樣,

《全職法師之從亡靈開始》第231章圈養 「你說什麼?」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