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想回去去拿槍已經不可能,唯一的辦法,就是重返陣地。在那裡還有幾位戰友的槍,隨便用上一支,就能對抗追趕的越軍。

0
未分類

兩名越軍發現魏學常把槍掉了,因此開始肆無忌憚地大膽向前。趟著齊腰的蒿草,尋查魏學常蹤跡。

別看草很高,但找起人來並不難,何況還是在眼皮子底下,只要尋著前面壓草的痕迹,就能找到跑出去的人。。

很快,兩名越軍尾隨著魏學常追了過來。

魏學常剛剛接進戰壕邊緣,正準備縱身跳入時,突然感到手碰到了一根絲線,魏學常趕緊收手,但心裡還是嚇的夠嗆。在縮手的同時,他也想起了自己設在這裡的手榴彈。如果手在向前用力,那怕移動兩厘米的距離,手榴彈的弦都可能會彈跳出來。一旦響了,後果可想而知。

魏學常小心地從弦上邁過,又用草將暴露部分蓋好,這才繼續朝前跑。

這一次跑,魏學常故意把自己身體暴露出來,便於讓後面的越軍看到。

果不其然,兩名越軍正不知何去何從時,突然發現了前面的魏學常。一名越軍高喊:「在那。」

敵人是喊在那,可魏學常卻聽不懂。不過沒關係,從越軍嘰哩哇啦地叫喊聲中,猜也猜的出,敵人發現了他,而且正朝他追過來。

「龜兒子的,追就好,爺還怕你不過來。」

這時,魏學常還不向前跑了,而是停下來,朝著越軍做了個劈砍動作。

這一下,還真把這兩個越軍惹惱了,「小子,你沒了槍,還想逞能,看老子抓住你,不扒你的皮。」

追過來的越軍,只知道魏學常手裡沒槍,卻怎麼也沒想到,這是誘兵之計。

兩個越軍在後面追趕,也想到了魏學常可能是回去找槍。為了阻止他,於是便加快了速度。

問題往往就出在慌亂之中。這兩個越軍也是如此。他們經魏學常這麼一挑逗,便求勝心切,不顧一切地向前快跑。

兩名越軍眼看就要跳到戰壕里了,突然溝沿上出現一聲爆炸,把跑在前面的越軍炸倒在地。

後面的越軍還沒弄明白怎麼回事,便被撲面而來的碎石、沉土打的滿臉都是。

此時,這個越軍還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為了看清目標,只好手忙腳亂去臉上胡抹。

等他看清楚之後,才發現前面的同伴兩腿全無,身上也布滿了彈片,而且胸口上還有大股的血液向外冒。

這一下他可傻了。明明那個中國軍人是從這跑過去的,如果是地雷,他為什麼不踩。為了防止踩中這片地雷,兩個越軍可是腳跟腳地向前趕,幾乎是踩著魏學常的腳印向前走。

就是這麼小心,還是著了中國軍人的道。

這名越軍只想著是地雷炸了同伴,就是沒有想到是魏學常早就布置好的手榴彈。

聽到手榴彈爆炸,魏學常一低頭貓腰在壕溝內。不等灰塵散盡,他又從溝內跳了出來。

魏學常三縱兩縱便到了越軍跟前。不等越軍看清,魏學常已將兩隻手伸了過來。

越軍從眯糊的眼睛中看出有東西伸過來,也不知是什麼,反正意識到不是什麼善舉。於是慌忙地擺頭,想要躲過去。

可魏學常不幹,口裡罵道,「龜兒子,叫你追。」

越軍個子小,魏學常個子大。何況他又是有備而來,正好打這名越軍個措手不及。這會光擺頭是躲不掉魏學常那兩隻大手的。

魏學常兩手一合,「啪」把越軍的腦袋扣死。

這名越軍腦袋被扣住,一時還弄不清魏學常準備用什麼著。正準備回過手來進行反抗時,魏學常右腿向前一頂越軍小腹。

越軍疼的直叫,兩手又回援到肚子上。

趁著這個工夫,魏學常兩手一叫力,「去你奶奶的吧!」硬是提著越軍的頭,把整個人提了起來。提起來還不算,身子一轉,把後背讓過來,腰一彎,對越軍來了個大背。大背就大背吧!人甩過去可以放手了。可魏學常還不鬆手,兩手一叫勁。只聽喀嚓一聲,越軍的脖子斷了。

越軍脖子一斷,人也就跟著沒氣了。

魏學常解決掉兩個越軍之後,正準備要走。突然聽見前面的草叢中又響起了人撲草的聲音。

魏學常心內一驚,「龜兒子的,怎麼還沒完了。」

。 現在她都忘記這輝事了!

沐舒羽現在因為跟董絲絲打起來都被關在休息室裡面,她也不想在節外生枝了。

畢竟她跟溫惜又沒有什麼矛盾!

而沐舒羽流產了,估計以後陸家真的會跟她退婚,她自己都保不住自己,要是事情被溫惜發現了,她臉上也不好看!

連忙,她想要去通知傭人不要這麼做了。

但是當時為了謹慎一點,她直接給了錢,也沒有任何的聯繫方式。而且這裡的侍應生都穿的一樣的衣服,她也找不出來具體是誰了。

戴和娜連忙往樓下走。

……

而這邊。

溫惜正在在卡沫兒聊天,聊著一部電影。

卡沫兒有這正宗的法式浪漫,她笑著說自己曾經看過的一部愛情電影,羨慕裡面男女主的感情。

卡沫兒羨慕那種熱烈的愛情。

溫惜則喜歡細水長流。

忽然一個侍應生推著餐車走過來,上面放了糕點跟酒水。

卡沫兒說給兩杯香檳。

她想跟溫惜喝一杯。

溫惜笑著點頭。

侍應生端著兩杯香檳,忽然,腳下一滑。

眼看著酒水要灑出來了。

溫惜距離侍應生更近一點,她擋在了卡沫兒的前面。

兩杯酒都灑在了她的禮裙上。

黑色的禮裙浸入了酒水,並沒有看出來,但是濕漉漉的難受。

那侍應生頓時連連道歉。

一邊的卡沫兒皺著眉,看著溫惜,「沒事吧。」

她很感激溫惜,那侍應生的酒水是朝著兩個人撲過來的。

但是溫惜幫她擋住了。

免去了她的尷尬。

溫惜搖頭,「沒事,弄髒了,我上去換一件衣服就好。」

她帶來了備用的禮裙。

安雯在一邊已經通知造型師去樓上準備。

這一次,在這裡的侍應生並不完全是嵐月湖莊園的傭人,更有一部分是樓箬雪在七星大酒店帶出來的。

能夠在七星酒店服務,業務素質應該不會這麼差。

怎麼能潑在客人身上酒水呢?

尤其是這些名媛,身上的禮服都不便宜,有的價值百萬。

尤其是卡沫兒身上的這一身禮裙,全球限量一件。

是奢侈品工資專門為了卡沫兒定製的。

裙擺處鑲嵌的粉色水鑽,一顆就過萬,這一條裙子上,裙擺處鑲嵌了幾百顆,走起路來搖曳生姿,美麗迷人。若是弄髒了,雖然卡沫兒不會心疼一件禮裙,但是價值幾百萬的高定就這樣髒了,也是可惜。

卡沫兒感激的看著溫惜。

溫惜微微搖頭。

她身上穿的是黑色的禮裙,被潑上酒水,也並沒有顯現出顏色來,並沒有很狼狽,她背脊筆直,跟著安雯來到了樓上休息室。

休息室裡面有備用的禮裙。

不過這個時候,凱斯敲門走進來。

她帶來了一件星空長裙,這是樓箬雪今年主打的新款,星空迷影,裙擺是散開的深藍色亮鑽細紗,腰部有腰封,腰封上綴著的都是藍色的寶石,光影之間熠熠生輝。

深V領口設計。

配套的飾品,還有當季新品一個星空王冠。

王冠小巧,都是由寶石跟鑽石組成,但是不會顯得浮誇,反而點到為止的奢侈華貴。 作為觀眾的百姓們在底下認真的聽着,此時,管事的開始分配小組。

「第一組,王月、李成;第二組,馮遠、錢芳;第三組…..」

一串又一串名字從管事的口中吐出,百姓們在聽到這些名字的第一時間都紛紛議論著。

台下,選手席上。

選手們聽到自己參賽的順序,更是緊張的準備着,姜憐得知自己在第二十五組,和她對戰的是一名男子,叫做劉君。

這個名字姜憐很陌生,並不認識。

不過姜憐還是將視線在整個選手席上轉了一圈,啟動巔峰空間將每個人的實力看了個清楚,除了李炯武者五階、姜馨兒武者五階最高之外,姜憐倒沒再發現實力更高的人了。

姜憐見此,不由得心中再次感嘆了一番,武者大陸果然武力凋零。

一旁,李炯見姜憐似乎面有愁容,以為她在擔心考試的事情,便道。

」你連我都打得過,這次考試你肯定會贏得魁首。「

「嗯?」

姜憐詫異的看了對方一眼,其實她從剛才開始就對李炯對待自己的態度有些驚訝了,她實在不明白一個被自己打敗甚至可以說是「教訓」過的人,竟然還能這樣跟自己好聲好氣的聊天,實屬詭異。

不過,不管對方是何目地,姜憐也不懼怕就是了,她客氣的道。

「借你吉言。」

』嘿嘿。『

李炯再次憨憨一笑,似乎並沒有感受到少女身上散發的生人勿進氣息,反而面上露出一個軟萌的表情,像是一隻可愛的大狼狗般。

這倒看得姜憐直驚訝,本以為這少年兇殘成性,沒想到竟然還有這樣的一面。

不過,和她沒關係就是了。

姜憐這樣想着,再次低下頭打算翻上兩頁九宮劍法,不想這時姜馨兒出現在了視線之內。

姜馨兒今日穿的亦是比較颯爽的短裝,整個人看起來清新明媚、有一股少女獨有的芬芳,不過,她頭頂上那一抹厚重的劉海卻稍稍破壞了她的美感。

此時,姜馨兒的身後跟着一名男子。

那是一個長相比較憨厚老實的二十歲男子,從他那儘管乾淨但很是普通料子材質的衣服看來,這是個平常人家的青年,他緊緊的跟在姜馨兒身後。

二人直奔姜憐而來。

轉眼,二人就來到了姜憐的面前。

而一看到姜憐,姜馨兒便直接忽視了李炯的存在,雙手抱胸站到姜憐正對面的位置上語氣不好的直接嘲諷道。

』小賤-人,怎麼見到二姐姐不打招呼的。『

對於狗吠,姜憐向來是不想搭理,而且剛剛姜憐才收拾過一條狗,累的慌,便直接無視了姜馨兒。

不過,姜憐表現得平靜,一邊一直看着這一切的李炯卻是有些不淡定了。

他皺眉不爽的看向姜馨兒,很難想像竟然會有女子能說出這樣惡毒的話,李炯冷冷的朝姜馨兒道。

「你剛才說什麼,再說一遍!」

「我說小賤-人啊,怎麼,礙着你什麼事了,難道,你是小賤-人的野男人不成這麼護著小賤-人,哈哈哈哈。」

姜馨兒才不給李炯好臉色看,她用刻薄的眼神在李炯身上刮來颳去,即便看到了後者那一身健碩的肌肉,姜馨兒卻並不害怕。

只因為,姜馨兒來之前就已經將這些學生的資料查過了,她無論是實力還是身份都是這些學生裏面頂尖的存在,再加上姜阮….

姜馨兒只覺得這次比賽,只要她正常發揮,就是妥妥的保送的存在。

這樣全身都是光環的她,誰敢招惹呢。

少女的臉上掛滿了得意,就差寫着老子天下最強這幾個字,李炯被姜馨兒這話氣得臉都紅了,「咔嚓咔嚓」捏了兩下拳頭,他都想直接一拳懟在姜馨兒臉上。

不過,姜馨兒卻並沒再搭理他了。

「你,劉君,過來。」

姜馨兒忽然將身後的憨厚男子抓到了面前來,指著那正在看書的姜憐道。

「她就是姜憐,記住了嗎,一會兒你和她對戰的時候要把她打的滿地找牙,我就給你一百兩黃金」

』這…..「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