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意外的,這又是一個美少女。

0
未分類

別的不說,但是構成其身體的冰藍色半透明材質,便給她的顏值加了不少分。

熊起露出了驚喜之色。

當然不是因為冰府中的小孩變成了美少女,而是因為它發現,冰府中的兩縷冰之靈力雖然仍在圍繞美少女快速旋轉,但吸收、煉化得來的冰之靈力卻並不在全部供給美少女,而是分出一部分匯入原本屬於它的冰之靈力中。

不僅如此。

隨著本屬於熊起的冰之靈力漸漸壯大,其旋轉速度也開始減緩。

都不用嘗試,熊起便能感覺到,它對自身冰之靈力的控制力在跟著恢復。

『難道這個少女並不是要奪舍?』

熊起對先前的猜測不那麼肯定了。

當然,該有的防備卻並沒有減少絲毫。

「喂,你能說話嗎?」

熊起喊了句,嘗試與冰府中的少女溝通。

隨即覺得這樣喊出來太傻比,人家你都是心裡默念的,於是也在心中喊。

結果少女毫無反應,就那麼漂浮在它的冰府中,帶動著熊起的冰之靈力轉圈。

『該不會是個莫得感情、莫得智慧的軟體或者機器吧?』

熊起又起了新的猜測。

與衍天境差了兩個大境界,它對該衍天境大能相關的信息了解得太少了,甚至可以說是0。

瞎猜了一陣,熊起便覺得無聊了。

注意力轉移到外面,它赫然發現,對低溫的抵抗又明顯提升了一節。

『經過剛才的事,我的冰之靈力雖然有所提升,但對低溫的抵抗能力也不至於跟著提升如此之多吧?難道是因為這少女的變化?』

這麼想了想,熊起便再度往洞天深處走去。

毫無疑問,越往洞天深處,冰之靈力越濃郁。

如此一來,它體內冰府吸收、煉化冰之靈力的效率便越高。

熊起覺得,不論冰府的變化最終會帶來何種結果,都比它待在原處耗費時間強。

再次深入幾里地,達到了新的極限,熊起才停了下來,等待自身冰之靈力的進一步提升。

之後繼續往洞天深處走。

如此循環往複,熊起也不知道在這座冰系洞天呆了多少日。

直到它的冰府為靈力所充滿,它才豁然驚醒,它竟然已經將冰之靈力修鍊到了神府二階頂峰!

須知,神府五階雖然說最難突破的掛牆是一階至二階,以及四階至五階。

但每一階靈力的積累都是呈指數遞增的。

這點想想就能知道:神府境每提升一階,相應的靈力都要經過一次洗鍊,變得更為精純,往往充斥了整個神府的靈力進階后變成了一縷,可謂質變。

所以,正常情況下積累一整個神府靈力所需的時間即使不呈指數遞增,也是呈倍數遞增的。

可熊起冰之靈力才進入神府二階沒多少天,就提升到了頂峰。

如此迅速,即便以熊起的見識,也感到震驚。

如此不算,當熊起觀察冰府情況時,被包裹在濃郁的冰藍色靈力中的少女忽然睜開了眼!

熊起明明是在「內視」,而非以肉眼觀察,卻仍產生一種與其對視的奇詭感覺。

更加詭異的是,在這一瞬間,熊起腦中就多出了一段本不屬於它的「記憶」!

記憶分很多種,如圖像、文字、聲音、感覺等。

而多出來的這份記憶全是感悟,對冰之靈力的修鍊感悟,且恰好是神府三階的!

神府二階是掌控靈力的陰陽剛柔變化之道。

神府三階則需要掌控靈力的衍化之道。

所謂衍化,是只在陰陽剛柔變化的基礎上產生更細緻的變化,比如說五行。

當然,各系靈力中最容易衍變出五行屬性的是雷之靈力,其他幾系靈力或許可以,或許不能,但衍化出五行屬性絕非第一選擇。

比如說冰之靈力,繼陽陽之後可以較容易的演化出類似光、暗的屬性。

所以,通俗的來講,就是以一系靈力,衍化出更多變化,擁有更多作用,乃至於囊括其他幾系靈力的作用都沒問題。

具體衍化出什麼來,那就完全看各人的修鍊感悟了。

原本,熊起才進入神府二階沒多久,對冰之靈力的陰陽剛柔變化之運用都不太熟練,更別說進一步窺視衍化之道了。

至於達到神府二階頂峰,則是靠靈力硬堆上來的。

正常情況下,如果它悟性不夠、沒機緣,冰之靈力的修行進度一輩子卡在這步都可能。

然而現在它卻莫名獲得了冰之靈力神府三階衍化之道的修鍊感悟!

再加上體內的冰之靈力還在以一個客觀的速度增加著,於是便如水到渠成般地突破了。

冰之靈力的修行直入神府三階!

(化虛境)

奪靈——可直接從蘊含某種靈能的物品中剝奪出靈能,將非凡物品化為普通物品。

虛神?分神?——進而也可將靈力從自身完全剝離?神力極度凝聚為虛神?

虛界——衍化出以神力構成的虛影世界/能量世界,可當做領域用,也是創造世界的基礎。

另外,化虛境才算有了行走諸天的能力,但主角最好不要行走諸天,而是等著諸天各種角色來找它「玩」,然後裝逼打臉~

(衍天境)

開闢洞天—由虛化實—衍化世界?一般叫做某某天。

有主人的洞天往往神奇旖旎而可不傷害人,無主洞天則大多充滿危險。 林昭的看着旗袍急忙搖頭。

「樂樂你搞什麼呢,這旗袍太緊了,我穿出來得多難看。」

林昭說的緊,其實是因為這套旗袍將她的身材凸顯的淋漓盡致。

林昭雖然已經是三個孩子的母親了,但是身材保持的卻宛如二十歲的少女一樣,小腹平坦,但是該凸起的地方卻一點也不小氣。

鄭樂樂卻不依不饒:「不行,就穿這套,外面配個斗篷就好。」

林昭看着鄭樂樂給自己弄好的樣子,整個人一愣,這……還是她嗎?

「不行不行,這樣看着太不正經了。」

鄭樂樂失笑,按住林昭的手:「媽,這有什麼不正經的。」

「老婆,樂樂,你們好了嗎?」

「爸,好了。」

林昭拉扯着衣服:「不行不行,這衣服不能讓你爸看到。」

鄭樂樂:「媽,真的很好看,我爸也絕對喜歡的。」

鄭邦民正好走了進來:「什麼我絕對喜歡。」說着一抬頭,就看到林昭,整個人都愣住了。

林昭的臉紅了起來,有些忐忑的看着鄭邦民。

鄭樂樂挑眉問:「爸,我媽好看么?」

鄭邦民卻是瞪了一眼鄭樂樂:「你看給你媽都穿的什麼,外面這個斗篷別穿了。」

說着轉身去將他給林昭買的大衣從衣櫃里拿出來,遞了過去。

「穿這個。」

林昭雖然自己覺得很羞恥,但是被自己的丈夫這麼呵斥,心裏一下子也下不來台。

「不好看你出去,別看。」

鄭邦民卻是瞪了鄭樂樂一眼,鄭樂樂撇撇嘴,偷偷的走了出去。

鄭邦民才走到林昭身邊,湊近她小聲說。

「媳婦,這衣服,你在家穿給我看看就好了,出去就別穿了啊。」

林昭冷哼一聲,作勢就要將衣服脫下來:「我不穿還不行么。」

鄭邦民湊到她跟前不知道說了什麼,林昭瞪眼,轉過身拍了他一巴掌。

「一把年紀了,胡說什麼呢。」

鄭邦民笑着,親自給林昭將大衣穿上。

「好了,咱們走,別讓樂樂等久了。」

等兩人出來,鄭樂樂就見剛才還生悶氣的林昭,心情已經好轉了起來。

微挑眉,她爸現在哄老婆的段數也是越來越高了啊。

幾人開車去,等到了門口,除了保姆煲的湯,林昭還買了花以及一些康復能用到的東西。

鄭邦民走在最前面帶路,林昭和鄭樂樂走在後面。

眼看着就要到蘇念的病房了,卻意外遇到了秦可,林昭和鄭樂樂就遲了一步。

簡單的寒暄了兩句幾人就分開了。

但因為這一打岔,林昭和鄭樂樂就比鄭邦民遲了一步。

那邊鄭邦民已經推開了門,他們還有幾米才能到病房門口。

蘇念原本坐着看書,見鄭邦民來了,眼前瞬間一亮。

「邦民。」蘇念的聲調上揚,稱呼也帶着親密。

鄭邦民卻是轉頭往後面看着。

「今天我帶你嫂子來一起看你了。」

蘇念表情一僵。

而蘇念這一聲可不低,走在幾米外的林昭也聽到了。

尤其是聽到是一個女人的聲音,她已經下意識的蹙起眉,只是很快就調整好了。

而鄭樂樂已經很確定,這個人,就是那個蘇念。

見林昭就要走了過來,鄭邦民才朝着裏面走了過去。

「蘇念,今天我帶着我愛人一起來看你的。」說着把東西放下。

蘇念的眼神卻是一直盯着門口看。

病房門再次被推開,先進來的是鄭樂樂,她一身淑女風洋裝優雅大氣。

而在她之後進來的,是一個讓她看了,也不由的自慚形穢的女人。

這女人身子窈窕,宛如一幅水墨畫里走來的女子,溫婉安靜,只是看着她,就心生安寧,那周身的氣度也是讓人沒有辦法忽視。

蘇念嗓子口彷彿是哽了一塊骨頭一樣。

這是鄭邦民的妻子?怎……怎麼可能,她不是跟着鄭邦民從鄉下奮鬥上來的嗎,前面那麼多年的操勞,怎麼可能還讓她保持現在的氣度。

她不但不是黃臉婆,那周身的氣度一點也不比那些個豪門裏出來的太太小姐差。

而這個年紀還能擁有這樣的身體狀態,明顯是被愛灌溉出來的。

剛開始的詫異過後,蘇念去心裏升起無邊的嫉妒。

憑什麼,憑什麼這個女人就能活的這麼肆意這麼瀟灑,丈夫事業有成,還有三個孩子可以依靠。

但是自己呢,自己卻是一無所有。

她都已經這麼慘了,所以,讓這個女人分給自己一點不算過分吧。

她就只要一樣,只要把鄭邦民讓給自己就好,她不過分的,一點也不過分。

蘇念看着林昭扯出一個難堪的笑,但是很快就調整好了。

「您好,我是鄭邦民的朋友,蘇念。」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