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由檢又和姜瓖說道:「建奴已退,朕要有一個御地,愛卿你看哪裡合適啊?」

0
未分類

聆敬陽頓時豎起耳朵,朱由檢這是想要擺脫控制,去姜瓖那裡混日子,也不想想,他一個沒兵沒錢的皇帝,不管在哪裡,都是實力派掌中玩物。

姜瓖還沒有反應過來,大哥姜讓頗為興奮說道:「陛下,建奴主力進攻大同城,太原府空虛,陛下可取太原府為御地,以太原城為行宮。」

聆敬陽麾下將領大多數曾經也是明軍,可他們畢竟和大同府軍隊分屬不同軍隊,怎麼會讓姜瓖把陛下帶到自己的勢力範圍呢?

聆敬陽眯著眼睛,和姜氏兄弟道:「我看著大同府挺好,你們去太原府,清兵就不會打過來嗎?只有把大同府清軍滅了,才能夠睡得踏實,諸位說是不是啊?」

冷如鐵,慕容屠,老饅頭等將領紛紛叫好,倒是牛光天,有些窘迫,他以前就是姜瓖部將,此時跟著聆敬陽也好,跟著姜瓖也罷,他默默帶著部隊去城外戰壕駐守,防著清軍殺一個回馬槍。

城內火藥味還是很濃烈,姜瓖已反了清軍,也就一條道走到黑,他再一次看了看附近大順軍兵馬,人數比不過他們,可個個都是精銳之師的樣子,打起來只會便宜清軍和其他勢力,被迫再一次放棄火併念頭。

就在兩撥人僵持不下時,在城外的李如風領著騎兵營趕回來,他之前一直在平虜衛駐守,還不知道朱由檢就是冷龐,冷龐就是朱由檢。

他來到城內,看見聆敬陽領著數千兵馬和綠營兵對峙,立即下令騎兵撤出去,在城外遊走,免得雙方打起來,騎兵營在城內不能發揮衝刺優勢,白白損失有生力量。

他剛來城外,王洪就急急忙忙衝過來和他彙報,清軍好像又打回來了,李如風趕緊帶著部下去城外游弋。

果然,清軍竟然又一次殺回來,博洛撤退到威遠城南邊一條山谷,下令集結兵馬,還有兩千多八旗兵,兩千多綠營兵,不僅如此,他在這裡和前來支援的王承允部匯合。

王承允領兵四千,奉命給博洛送炮彈和糧草,卻在這裡和博洛不期而遇,博洛和他說道:「偽順在威遠城扶持偽明皇帝,爾等速速隨我去滅偽順扶持偽皇帝,事成之後,本貝子親自覲見攝政王,封你為二字王。」

這可是下血本,王承允哪曉得朱由檢還真活著,連忙和博洛表忠心,博洛見他軍心可用,又放出豪言,攻破威遠城,每人賞銀一百兩,活捉偽明皇帝,黃金五千兩,同時他讓部將騎上快馬,向阿濟格彙報,在威遠城疑發現大明皇帝,請阿濟格速速調集重兵來增援。

在高額賞金下,王承允部兵馬摩拳擦掌,博洛見士氣爆棚,下令部隊重返戰場,清軍一萬多兵馬又一次殺回威遠城。

李如風來拿命把清軍捲土重來的情報,想聆敬陽等將領彙報,嚇得城內大順軍和綠營兵,不得不放下彼此仇恨,再一次聯手和清軍血戰。

博洛領著部隊在當天下午回到威遠城,他以為他要帶領部隊攻入城中巷戰,可迎接他的是一萬多大順軍和綠營兵聯軍,還在城外拉開部隊,試圖和清軍進行野戰決戰。

清軍其他將領也都有些迷糊,這大順軍和綠營兵在一起,咋就變得這麼有種了,還組成聯軍,這其中當屬王承允最迷糊,

他看著威遠城下綠營兵,穿著和他不下一樣的軍服,咋一看,竟然是姜瓖的部隊,他和姜瓖可是生死仇人,姜瓖此時竟然投了大順軍,他恰好可以利用八旗兵將姜瓖部隊消滅。

姜瓖也看到王承允,此人是和他一樣,都是大明總兵,只不過是他的兵馬更強大,王承允的兵馬不如他,在清軍那裡,他始終比王承允高一頭,雖然清軍有王承允助陣,可姜瓖一點都不虛,清軍中真敵人還是八旗兵,只要滅掉八旗兵,王承允那點兵馬就是一盤菜。

他也有心在朱由檢面前表現一番,讓朱由檢看看,跟著大同府明軍,遠遠比跟著大順軍要強得多,恰好聆敬陽也有此意,在姜瓖面前展現實力,不能讓姜瓖覺得大順軍實力弱小,將朱由檢搶走。 衛易動作迅速,爬上村子邊緣一棟最高房舍的屋頂,向遠處張望,果然發現有妖獸在靠近,而且是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數量,估計至少也得上千頭。

對於素的判斷,他當然不會質疑。他這麼做,其實多半也是在給姜寧看。

「寧姐,應該是獸潮無誤!快去通知老池他們!」

衛易從屋頂一躍而下,也顧不得周圍還有沒有零星的妖獸。

兩人朝那處靈源之地一路狂奔,路上就算遇到零星的妖獸,也都是直接逼退,並不纏鬥。

「快走!有大批妖獸正在朝這邊彙集,很可能是獸潮!」

衛易一聲大吼,讓正在靜修的幾人,都一下子站了起來。

「確定?」

老池臉色緊張,哪怕他如今躋身化靈,仍是不敢保證在大規模獸潮當中能夠活下來。「大概還有多長時間會包圍過來?難道咱們已經引起高階妖獸的注意了?」

「估計還有半柱香的功夫,就能把村子這邊合圍起來吧!」

衛易的回答,讓老池稍稍安心了一點。

「走吧,在這兒修行這麼長時間,咱們也算賺到了。東西就別收拾了,反正也沒什麼值錢的。」

幾人迅速離開禁制空間,開始朝村子外突圍。這個時候,村子里的妖獸也已經暴躁起來,數量也多了不少。

「我在前面開路,你們跟上,不要戀戰,先突圍出去再說!」

老池這會兒已經扛起盾牌,走在幾人最前方,如同一頭全力奔跑的蠻牛。路上遇到妖獸,老池也直接用盾牌撞開,反倒是那些被撞開的妖獸顯得更弱勢了。

……

「師兄,那邊有戰鬥的痕迹,看方向是在朝村子外面突圍,應該就是他們。」

一名站在高地上,遠遠觀察村子動靜的外門弟子,向李茂提醒道。

「這麼快?」

李茂眉頭緊皺。在他的計劃里,應該是妖獸已經徹底合圍之後,這支狩妖者小隊才能夠發現。可如今距離獸潮徹底合圍,顯然還有一會兒。這時他們就突圍出來,給他們造成的壓力應該遠沒有預計的那麼大。

「看來,這幾個傢伙一直很警惕啊?要不然也不會妖獸剛剛有動靜,他們就能發現。」

「算這幾個傢伙運氣好!不過接下來……哼!」

李茂此刻已經徹底調息完畢,將全身靈力調整到了最完美的狀態。

「看看方向,咱們該出手了!記住,待會兒動手的時候,我會幹掉那名領頭的化靈期,其他幾個,你們都盯緊點,一個都別放走了!」

「是!師兄!」

隨著李茂站起,其他六名外門弟子,也都聚到他身邊。等判定了方向之後,幾人便跟著李茂,準備去小隊接下來的必經之路,堵截那幾名狩妖者。

……

「你們發沒發現,有點不對勁啊?」

隨著小隊幾人終於衝出了村子,速度終於稍稍放緩了一些。

這個方向,是衛易裝作無意間指出來的,但實際上,卻是素神識觀察后,找到了妖獸數量相對少一些的方向。

「這些妖獸,好像並沒有急著進入村子,好像是朝村子周圍聚集,而且……好像還聚成了一個圈,這是想將咱們包圍起來啊?」

經老池這麼一說之後,其他四人也都發現了這一點。

但是,沒有誰會覺得開心。

妖獸有意識的包圍起來,那就說明,這些低階妖獸背後,很可能有高階妖獸在指揮。有高階妖獸指揮的獸潮,那可比散亂的獸潮更加恐怖。

「接下來這段,妖獸的數量會很多,我會一直往前沖,千萬別停下。一旦停下,就徹底陷到獸潮里,那就死定了!」

「而且,咱們往外突圍期間,很有可能遇上背後指使的四階妖獸阻攔。一旦遇上,我纏住它,你們幾個只管往外跑,不用管我。我一個人往外沖,反倒更容易些。」

老池的提醒,其他四人自然也都清楚。這會兒沒誰會跟老池客氣,大家也都明白,如果在獸潮當中被圍住,老池能不能逃暫且不說,他們幾個肯定是死定了。反倒是老池一個人的話,還有逃出來的機會。

但同時,獨自留下來斷後,這種事情,也就只有這種生死兄弟,才能做得出來。

放眼望去,圍在村子四周的妖獸,數量估計已經超過了兩千。這兩千妖獸雖然並不集中在一起,可還是將小隊幾人徹底包圍了起來。

深陷妖獸群中。

這絕對是小隊成立以來,最危急的一回。至於會不會有人死掉,誰心裡都沒數。

或者說,能有幾人還活著。

「老池!這次咱們逃出去以後,回了基地,我請你和最好的靈酒!」

「好!我記住了!」

危機關頭,幾人緊張歸緊張,相視之後,卻都大笑了起來。

最遭不過一死而已。

作為狩妖者,常年行走在生死邊緣,幾人其實都早就有了心裡準備。雖然平時一直都怕死,但真到了這會兒,反倒釋懷了。

眼下情況其實還沒那麼糟,妖獸還沒有徹底合圍,他們也沒有徹底陷入妖獸群里。而妖獸包圍圈,最薄弱的地方,估計也就只有十幾頭妖獸而已。如果只是單純面對著十幾頭妖獸,以小隊五人的實力,還真不需要怕。

怕的是,萬一他們突圍的時候,那頭躲在暗中的四階妖獸忽然竄出來,纏住他們,然後其他妖獸也瞬間合圍上來。

「沖!」

隨著老池吐出這一個字,五人開始緩緩朝妖獸群包圍圈奔跑。這個方向,正是包圍圈中妖獸數量最為薄弱的一處。

「吼!」

「吼吼!」

隨著幾人開始衝鋒,面前包圍圈的妖獸,也注意到了他們。

這些妖獸,組成獸潮之後,彼此內部其實也有廝殺。但當這些沒有靈智的妖獸,注意到幾人之後,瞬間全都轉換了注意力。幾乎同一時刻,近百頭妖獸,都朝他們這邊匯聚而來。

村子附近,恰巧視線開闊,基本沒有什麼遮蔽物。這次和之前在山谷中不同,山谷中還有樹木遮蔽,這次則是一覽無餘,很容易被其他妖獸發現。

「滾!」

老池高舉大盾,面前妖獸阻擋,也被他一撞而開。哪怕是以力量出色的那類三階妖獸,一樣被老池輕鬆撞開,最多稍稍延緩一下老池的腳步而已。而其他幾人,跟在老池身後奔跑的同時,也在逼退身旁的妖獸。

如果是老池進階化靈之前,絕對做不到這一點。要是在老池突破之前遇到這種事情,小隊幾人絕對不會朝外突圍,只能留在村子里等死。

「快!」

幾人突圍的速度,其實相當的快。幾乎幾個呼吸的時間,五人便已經快要衝出了妖獸包圍,前方已經出現了空蕩。

「快跑,別回頭,一直朝前跑!」

眨眼之前,小隊幾人便沖了出來。而這個時候,老池卻調轉了位置,由原來沖在幾人最前面,變成了殿後的位置。

只要能跑出去超過兩里,跟身後這些妖獸來開一定距離,就能逃出生天了!

「呼,呼,呼……」

小隊幾人,皆是鍊氣期後期的修為,老池更是化靈期修為,而且還是個體修。原本幾里路的距離,對於他們來說,只能算一段很短的路程。

但,萬分緊張的逃命當中,時間卻彷彿過的無比緩慢。

「媽的!才上千妖獸,就能讓人這麼狼狽。要是遇上那種真正的大股獸潮,還不死的連渣都不剩了?」

衛易一邊向前逃,一邊在心裡暗自琢磨。

在淪陷區內,有時候哪怕不出現什麼事情,妖獸也會自發形成獸潮。這種獸潮,規模有大有小。妖獸數量低於一萬的,都被視作小型獸潮,一般前線戍守戰部是不會管的。

只有超過一萬之後,前線戍守戰部才會注意到,不過出手絞殺的可能性也不大。只有超過十萬之後,前線戰部才會出動。

上千頭的妖獸獸潮,已經是如此規模,能夠將化靈期修者逼的逃命。那超過十萬的妖獸,又該是何等威勢?

一里……兩里……三里……

隨著幾人瘋狂向前逃竄,身後跟著的妖獸數量越來越少。等到幾人跑出去五里之後,進入了一處密林,身後還追著的妖獸就已經只剩下幾頭了,而且只有一頭三階妖獸。

這個時候,小隊幾人終於不再逃竄。停下腳步,以老池為主,幾人同時出手,數個呼吸的功夫,就將這幾頭妖獸斬殺了。

「呼——」

「真是命大!」

幾人相視一眼后,都再次大笑起來。劫後餘生,他們也沒想到,竟然真的能毫髮無損的衝出來。

斬殺了身後那幾頭不要命的妖獸后,體力最差的韓秋生,第一個癱倒在地上。

「秋生,快起來,這裡還不安全,咱們還得再離開一段。」

老池將韓秋生從地上拽了起來。只是這個時候,哪怕包括老池在內,大夥消耗都是極大。逃出來的瞬間,幾人分別朝嘴裡塞入恢復靈力的丹藥,這也是狩妖者的本能之一了。

「這次運氣算不錯了。」老馬氣喘吁吁道:「應該是小衛發現的早,這批妖獸還沒合圍過來。而且咱們突圍的時候,也沒遇見四階妖獸來阻攔。應該是咱們逃得太快,這妖獸也沒反應過來。」

「小衛,上次就是你救了我們,這次又要欠你一條命了。」

劫後餘生的幾人,真心的笑了起來。救不救的衛易倒是不在乎,他如今倒是明白,什麼叫做生死弟兄。為什麼那些搭檔時間較長的狩妖者之間,往往情誼會那麼深。

「小心!」

衛易正跟著其他幾人,氣喘吁吁的準備離開此處,識海當中,卻突然傳來素的聲音。

「有人過來了!而且有一個化靈期!你們剛才經歷的這場獸潮,很有可能不是妖獸引發的,而是這幾個修者專門引來針對你們的!」

衛易臉色大變。不過他剛想提醒其他幾人,這個時候,老池臉色也是大變,顯然已經發現了接近的修者。

「啪,啪,啪……」

就在幾人面前,幾個人影顯現出來,為首的那人,卻是在笑著鼓掌。

「我早就想到,你們能逃出來。但是我可沒想到,你們的實力這麼強,逃出來的速度這麼快,竟然一個人都沒有死。」

「看來,我弟弟死在你們手上,倒也不怨。」

為首的男人,眼神陰翳,死死盯著小隊幾人。

「自我介紹一下,我叫李茂,麥芒宗內門弟子。」

「你們可以準備死了。」

。高峰捏着手機,手機再次響了。

高峰抽空看了一眼,放下手機,又對羅佔光笑了:「羅大哥,吃了飯,恐怕我就得走了,內子又發信息來了,說是要來魔都找我。」

「行,那我就不留你了啊,改天,改天我們再好好地約一次,我呢,也想去你的乾坤科技好好地拜訪拜訪,怎麼樣?」

「掃榻歡迎。」高峰笑着點頭,兩人又說了幾句,撤了晚餐后,高峰和文波一起出了門。

「老闆,這個羅佔光不對勁啊!今晚上,他都沒有找老闆你的麻煩,難道是放下對我……

《重回90年之我是世界首富》第544章第二種可能 夜雨稍停,濃霧迷漫,墜入叢林中的這塊凹地,極像是沸水蒸籠下的鍋底,陷入純暗世界中,**功能全無。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