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這樣的人物出面,之後的事,確實不用姜塵操心了。

0
未分類

……

…………

請功之事聊完,姜塵想起剛才姜玄所言,又將話題扯回了鬼城上面。

「老祖,您剛才說,要把這鬼城命名為酆都。可酆都,不是在幽冥界嗎?是酆都鬼帝建立的城池。以此為名,不會出問題嗎?」

姜塵剛說完,姜玄就回道:「你覺得,酆都鬼帝都隕落了,那酆都城還能保留下來?」

也是這個理,作為酆都鬼帝的住處所在,怕是酆都城,在大戰爆發的第一時間,就被西方二聖的化身給打碎了。

可就是這樣,姜塵依舊不放心,就聽他有些擔心的說道:「老祖,酆都鬼帝雖然隕落了,但像他那樣的存在,早已證就不死不滅的大羅道果,與天常在,與道同存。」

「就是隕落了,也是一時的,或許某一日,他就會從時空長河之中復甦。現在,我另立酆都城,豈不是得罪死了酆都鬼帝?等他歸來,豈會與我干休?」

明白姜塵的顧慮,姜玄耐聲解釋道:「酆都鬼帝是真的隕落了,就算日後歸來,也不會是他了。」

姜塵不解,連忙問道:「這是為何?還有,酆都鬼帝為何會突然隕落,那道人為何要圍殺於他?」

姜塵的心中,有很多疑惑,此時見到姜玄,遂一股腦的全問了出來。

這些天地隱密,姜塵接觸不到,但姜玄身為此事的親歷者,肯定很清楚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一旁,孫悟空也是偷偷的支棱起耳朵,準備偷聽二人的談話,對於這些隱秘,他也很好奇。

二人的小心思,自然無法瞞過姜玄,就見他想了想,挑了些能說的說道:「酆都鬼帝並非世人所想的那般,是幽冥界孕育的先天神明,而是某位大大神通者的化身。」

「而那位大神通者,與佛門有着不可調和的矛盾,先前不知道也就罷了,如今酆都鬼帝的身份既然暴露,那佛門豈會容他?遂佛門高手聯手,將其斬殺於幽冥界。」

說到這裏,姜玄補了一句:「之前佛祖邀請酆都鬼帝前往靈山論道,就是對他的身份有所懷疑,這才請他去靈山,準備做最後的確認。」

那位大神通者是誰,姜玄沒說,姜塵也沒問。姜玄既然沒說,那就說明,此事不是他該知曉的。

不過,在姜塵的心中,對於那位大神通者的來歷,已經有所猜測了。

ps:真累,高中書真多,今天給我妹搬書,搬到六樓,來回好幾趟,累死我了。

不過,她終於開學了,不用煩我了。

7017k 「三招………看來是被小看了。」

王語嫣看着滔滔魔氣,那一襲赤紅色輕舞。

勾了勾嘴角:「魔尊能輕易往來六界,可卻不能發揮最大的魔力,你目前的實力被壓制的很厲害。」

空氣微微凝固,微風帶着泛起點點漣漪。

重樓孤傲淡漠地望着少女漸現凜然神情的眉眼,平靜說道:「你是什麼東西!想死嗎!」

絕世殺機澎湃,虛空出現裂紋,這是一種震懾。

魔尊外放出的氣息就讓虛空裂開,若真實交手又將會強大到何種程度。

王語嫣感受着重樓傳來的攝人威勢,眉梢緩緩挑起。

則平靜看他一眼,緩緩開口說道:

「魔尊又如何,你對我,一無所知,便讓我來試一試你的手段。」

你對我,一無所知!

隨着王語嫣開口,重樓赤紅的眸子漸漸浮現出一抹冰冷。

目光一沉:「哼!口氣蠻大的!別婆婆媽媽的,動手吧!」

嗡!

刀鳴聲驟響。

由極靜轉為極動,呼嘯破空而出!

王語嫣出手便是最為強大的天刀。

璀璨的刀光,前一刻出現在她的身前。

下一刻,便突然出現在重樓的身前。

鐺!

有恢宏的金屬顫音炸響,重樓一把握住了恢弘的刀光。

天刀在重樓手中……向著他的胸膛繼續前行……便要刺進它的身體。

重樓的眼睛驟然明亮,宛如若星辰。

刀鋒前的空間微微凹陷。

咔嚓。

天刀在崩碎前綻放出了最為絢爛的光華,狂暴的刀氣如海洋一般。

重樓神色平靜,睫毛不眨。

剎那間,對他強大的身軀進行了數千數萬次的侵襲,雖然沒有能夠在他身上留下什麼傷,卻割散了他的髮髻。

半空中些許赤紅色長發飄落。

「好刀法!」

這一刻,一頭赤紅色長發的重樓,開口平靜說道:「在本座眼裏,人界之內,皆為螻蟻,單憑這一刀,你足以橫行六界。」

王語嫣神色淡漠,置若罔聞,她微微凝神。

陡然間,她渾身鮮血沸騰,瀰漫出一種絕世戰意,此刻有一股氣吞山河威勢,迎戰重樓,如神王復生。

這一刻,重樓饒有興緻地靜靜地望着她,其眸子像是兩道魔光般,透過黑暗,壓迫人的靈魂,一點也不生氣。

似乎想看看她能做到何種程度。

「殺!」

王語嫣語氣冷冽,氣吞山河,五指捏拳,舉拳朝着魔尊重樓再次殺來。

拳光如朝陽升起,灑落億萬點光雨。

她整個人都在發光,血氣橫掃,鋪天蓋地,宛如一輪不落的神陽,八方魔氣退散。

天帝踏英招!

拳光烙印穹天,隱隱化成了一輪琉璃大日,光輝燦爛。

轟隆隆!

一拳打出,妖界頓時掀起了驚濤駭浪。

此刻,她拼勁了全力,毫不留手,不留餘地。

面對縱橫六界的魔尊,她也感受到了莫大的壓力,絲毫不敢懈怠。

鏘!鏘!

魔尊重樓身上的赤紅色戰甲火星四撞,像是在打鐵一般,他在遭受無以倫比的攻擊,鏗鏘作響。

在重樓周身,虛空破碎,天宇崩塌。

然而,面對王語嫣這樣的絕世攻伐,他卻無恙。

重樓眸光一動,在虛空中紋絲未動,只有錚錚金屬顫音傳出。

魔尊重樓,挾唯我獨尊的氣勢縱橫六界,誰人可敵!

他的境界遠高於王語嫣,縱使發揮不出全力,也將是一場沒有懸念的戰鬥。

「不差!不差!區區手段,還傷不了我!」重樓眸光淡漠,絲毫不以為意,反而露出饒有興趣的神色。

王語嫣眸光冷冽,微微蹙眉,重樓不愧是仙劍系列,整個六界中的至強者。

她三千青絲輕舞,眸光一沉,戰意高昂,並無一絲的懼意,微微捏拳望向前方。

一顆無敵之心縱橫天下。

便是至高無上的魔尊,也絲毫不能讓她懼怕!

「來!來!來!還有一招,給你一個機會!」重樓眸子光芒懾人,傲視六界。

這種唯我獨尊的霸氣,這種自負的語氣,六界當中,也唯有他敢如此,能說的出口,渾然為將天下英雄放在眼中。

「那你可要看好了!」王語嫣平靜說道。

「轟!」

重樓魔威滔天,有一種唯我獨尊,俯瞰六界無敵手的自負,陡然亮出腕刀,炎波血刃,望向王語嫣,直衝而來。

重樓步伐邁動間,天宇被踏碎,殺氣鋪天蓋地!

「殺!」

王語嫣一聲冷喝。

天地顫抖,兩人間神光大盛,殺氣滔天,席捲八荒!

嗡~~~

無量量血氣光芒綻放,整個妖界都能聽到那這一下碰撞之音!

轟!

轟隆!

轟隆隆!

天地先是一靜,隨後一聲巨響,最後更是爆發出強絕的炸裂之聲。

這碰撞的音波滾滾縱橫,盪起層層漣漪如同海浪一般激起了無數空氣的炸裂之聲。

「錚!」、「錚!」

金屬震顫,紅色的炎波血刃與拳印在一剎那碰撞了成千上萬次。

咔嚓!

空氣沸騰,空間震顫破碎之中。

一道鮮血橫空,濺出去很遠,在此刻顯得異常奪目。

王語嫣嬌軀微微一震,差點自虛空中摔落在地,她的手臂上出現一道可怕的傷口,被炎波血刃撕開,深可見骨。

她的手臂那裏傷口可怖,一時間竟難以癒合。

噗!

王語嫣吐出一道逆血,抬手微微擦拭,眸光綻放。

這一刻,她在興奮。

多久了,她已經忘記有多久沒有受過這樣的傷勢了。

她的鮮血在沸騰。

唯有重樓這樣的對手,才能讓她在生死間體會一切。

也唯有如此,才能推動境界。

三千赤紅色長發微漾,重樓氣息霸道絕世恐怖,站立的虛空處有無盡地魔氣垂落,將重樓淹沒,他若天下無敵一般。

是一尊真正無敵的魔神。

「你果然沒有讓本座失望,不枉本座跨界而來!」

重樓語氣中帶着些許的興奮感,他望着開裂的手掌,魔血噴涌。

這是被王語嫣用拳印打破的,貫穿了她的無敵意志,故此造成的傷害極大,只是被重樓強行壓制了下來而已。

重樓縱橫六界無數年,除了飛蓬之外,這還是他第一次受傷。

「本座千年難逢一對手,希望你能儘快成長起來。」

重樓收回了炎波血刃,眸光淡漠道:「本座會在魔界等你!」

紫筆文學 「卑職有個不情之請,還要長公主殿下幫我。」蕭離將南康長公主的反應看在眼裡,若非實在沒有辦法,他是絕不會招惹這懷春女子的。

這是蕭離第一次和南康長公主開口,倒是讓她意外又驚喜。

只見南康長公主上前了一步,又離蕭離進了些,「你且說,我聽著呢!」

她說的是我,而非本宮。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