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身影驟然騰起,抬手將水袋扔給李元霸,闊步向前走去,樹林中張飛和王彥章走了出來,背後燕雲十八騎將士押著三人來到他面前。

0
未分類

皎潔的月光散落在三人身影上,楚非梵定神看去,視線停留在仇鋒,仇烈身影上。

這兩人他都印象深刻,可此時的仇鋒顯然情況非常糟糕,臉色蒼白如紙,額頭上冷汗順著臉頰滑落下來,嘴角炸裂布滿乾涸的血漬。

「元霸,將水袋拿來!」

楚非梵接過水袋遞給仇烈,揮手示意兩旁燕雲十八騎將士退下,眼眸中騰起濃郁的疑惑之色。

仇烈扶著仇鋒靠在古樹上,將水袋交給仇薔,起身疾步向楚非梵走來。

「草民仇烈見過楚帝,求楚帝可以出手救救我三弟!」

「仇烈,到底發生什麼事情?」

抬手示意他輕聲后,楚非梵聲音急切的問道,接下來,仇烈將江定城中發生的一切告知。

楚非梵臉上神色驟變,他沒想扶桑帝國金城天雄,居然喪心病狂到如此程度,派人血洗左丞相府,弒君奪下炎晉皇城。

知道仇鋒身中劇毒,楚非梵心神一動從靈戒中釋放出一枚丹藥,疾步上前交給仇薔。

「仇烈,這顆丹藥只能暫時壓制仇鋒體內劇毒,要想徹底根治必須返回江寧城中!」

「謝楚帝隆恩!」

半個時辰過去,楚非梵派出的燕雲十八騎返回,他們一路探查到距離江寧城只有不到十里地的位置,並未發現隱藏在暗處的敵軍。

聽到燕雲十八騎稟報,楚非梵側目看了眼諸將,雄渾的聲音響起。

「出發!」

………..

此刻。

怒不可遏的金城天雄從江寧城外大營中衝出來,皎潔的月光灑落在他身影上,整個人猶如猙獰恐怖的惡魔一樣。

「封將軍,高宮君,此次前往城西門下伏擊楚帝,要是你二人在無功而返,就切腹自殺吧。」 「父皇,冤枉啊,冤枉啊,絕對不是兒臣乾的,絕對不是兒臣乾的。」

李承乾撲通一聲,迅速的便跪倒在地面上,朝李世民高喊個不停。

嗯,這個黑鍋,他不能背啊。

殺了李恪倒也罷了,他不過是李世民不太喜歡的一個皇子而已。

殺了便殺了,興許,李世民還會為此事高興呢。

畢竟,他向來對李恪不喜。

何況,李恪死了李世民便可以獨吞掉李恪後下的買賣了,如此一來,李世民即便是憤怒,也大抵是會不了了之。

而眼下,自已竟然成了要給父皇李世民下毒。

這可把李承乾給嚇壞了。

如果下毒成功倒也罷了,李世民一死,他在長孫無忌的支持下迅速的登基為帝。

可是,關鍵的問題在於。

李世民沒有死啊。

而且,活的好好的,還特喵的調查出來了,是自已指使的人在暗中下毒,這可把李承乾給嚇壞了。

而此刻,李世民則是怒不可遏的看向了面前的兒子李承乾。

「是你下毒?」

「你,你竟然要謀殺朕?」

「父皇,兒臣冤枉,兒臣冤枉啊。」

李承乾跪倒在地,高喊個不停。

一旁的長孫皇后也意識到了情況不對。

她面色慘白,先是看了眼李承乾,隨後,又朝李世民看了眼。

隨之,連忙的勸道。

「皇上,此事還是細細的調查一番吧,興許,興許是有人在誣陷承乾。」

「對,父皇,肯定是有人在故意的誣陷兒臣,兒臣絕對沒有謀害父皇的心思啊。」

一旁,李承乾重重的點頭。

而這時候,李世民卻是冷笑一聲,目光定格在了李恪的身上。

「恪兒,你剛剛是怎麼發現這裏面有毒的?」

「回稟父皇,兒臣對於這些藥理,本就精通,而且,鶴頂紅的氣味比較特殊,鼻子靈敏之人,你如果讓他聞一下鶴頂紅的氣味,他定能夠記住這毒藥的氣味,如若父皇不信,隨便找個太醫院裏面的太醫問一下,不就知道了。」

「嗯,是這個道理。」

李世民一揮手。

他沒有這麼的愚蠢。

只因為一個宮女的供詞,就給李世民下毒。

事實上,經歷過一番殘酷至極的皇位爭奪戰從而登上帝位的李世民,對於皇子之間的鬥爭,是相當了解的,他知道,自已的幾個兒子,很有可能已經開始了明爭暗鬥。

而今天,這次下毒,就可能是其中一次。

雖然李承乾有極大的嫌疑在謀害自已,而且,他也有這個作案動機,畢竟,他是大唐的太子,一旦李世民死後,如果不出變數,他將成為大唐新一代的帝王。

但是,本着小心謹慎的態度。

李世民還是要進行一番徹查的。

不多時,太醫讓帶了過來。

「太醫,你聞一下,這碗裏有什麼。」

李世民一揮手,朝太醫問道。

「是,皇上。」

後者連忙的點頭,隨之,上前在那碗粥上一聞,瞬間,臉色驟變。

「皇上,皇上這碗粥有毒,有劇毒!」

「哦?」

李世民臉色驟變。

「從何得之?」

「這裏面,有砒霜的味道,雖然不大,但是,老夫浸淫醫藥這麼多年了,還是能夠清晰的聞出來的。」

太醫解釋著說。

而李世民,則臉色陰沉的可怕。

「好了,你先站在這。」

說罷,李世民朝李恪看了眼,心裏的懷疑,已然消退了。

這時候,太醫王海,腳步匆匆的再度的走了進來,他臉色陰沉,隨之,撲通一聲,跪倒在地。

「皇上,按照您的吩咐,我們到東宮搜了一遍,結果,結果發現了這個……」

說話的功夫,王海的捧著一個小瓷瓶,遞到了李世民的手上。

「這是?」

李世民接過瓷瓶,遞到了一旁的太醫手上。

而後者,打開瓶蓋,只是聞了一下,臉色驟變。

「皇上,這正是那粥裏面下的毒啊。」

「是極品的鶴頂紅,只需要一丁點,便可以讓人喪命了。」

「是嗎?」

李世民臉色愈發陰沉,雖然他是個不孝子,通過玄武門之變,奪得了自已父皇李世民的皇位,但是,這並不代表李世民他願意接受自已兒子李承乾是一個不孝子的事實啊。

只見到李世民怒不可遏的看着李承乾。

「你小子,還真敢向你父皇我下毒啊?」

「你是不是,是不是巴不得現在就繼承皇位啊?」

「啊?」

「父皇,兒臣,兒臣絕對沒有這個意思啊。」

李承乾帶着哭腔說。

而李世民,卻根本不搭理他,他思索片刻后,又朝王海問道。

「可還查到別的線索?」

「查,查到了……」

王海點點頭。

「手下派人,到宮外去查了一番,昨天下午,太子殿下確實,確實到宮外一家藥鋪裏面,買了些鶴頂紅,當時買了一瓶,眼下,這瓶子裏面少了一些,所以……」

「哼,原來如此。」

李世民重重的冷哼一聲。

而一旁,李承乾面色慘白,他知道,自已大抵是要完蛋了。

而李世民,卻是朝他質問。

「證據確鑿,你還有什麼好說的?」

「父皇,父皇,兒臣冤枉啊,兒臣冤枉啊,兒臣只不過是想毒死李恪而已,根本就沒有想陷害父皇的心思啊。」

說話時,李承乾朝一旁的宮女喊道。

「你說啊,我是不是讓你給李恪下毒,而不是讓你給父皇下毒?」

「是是是。」

宮女這才想起,李承乾是讓自已給李恪下毒的,她連忙的點點頭。

然後,朝李世民道。

「皇上,皇上,這一切都是太子殿下指使的,奴婢,奴婢也沒有辦法啊。」

「那你既然是給恪兒下毒,為何,為何這毒藥,最後跑到朕的碗裏了?」

李世民重重的冷哼一聲。

隨之,他心裏,那無數的陰謀論湧入腦海,只聽見李世民擲地有聲的說。

「依我看,李承乾,你是不是覺得,自已的事情敗露了,所以,為了減輕一下罪責,說你不過只是想謀害蜀王?啊?」

「我,我沒有……」

李承乾連忙的搖頭,但是此刻,他的話卻頗有一種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意思,而李世民,又怎麼可能信他呢? 店老闆情知第一步心理過招兒起了作用,老太太心中已經動搖,便故意苦笑一下,用長長的指甲敲敲鼻煙壺,像敲一個不值錢的要飯缽子一樣,口氣相當的倨傲:

「知道嗎?康熙年間的鼻煙壺真品在市場上也就是賣個幾萬塊錢,這還要根據品相定價,不是所有的康熙官窯都能賣出幾萬塊。你這個是仿製品,即使仿製的工藝不錯,但現在市場上這種仿品太多了,旅遊紀念品商店裏這種仿古作品有的是,有的比你這個還要逼真,也不過就賣二百多塊錢。」

「這,這怎麼可能!我堂姐不會騙我的。」老太太急了。

「你堂姐不會騙你,難道我就會騙你?我這古趣堂是這條街上最老的古玩店,童叟無欺,你看看牆上這些!」

店老闆指著牆上一大堆這個、那個亂七八糟的證書、錦旗和獎狀。

老太太看着那些證書和錦旗,有「江清市旅遊局信譽過得硬單位」,有「江清市百店無假貨評選活動優勝單位」,等等。

張凡知道,這些東西可以憑關係花錢評上的,根本就沒有什麼價值,但是唬一唬底層老百姓,還是有很大作用的。

果然,老太太看了那些花花綠綠的東西后被鎮住了,輕輕嘆了一口氣。

店老闆馬上趁熱打鐵:「這大熱天的,你這麼大歲數跑來了也不容易,要麼,我給你二百塊錢,然後我試試運氣,看能不能賣出去。你覺得怎麼樣?」

店老闆此時認定這個鼻煙壺雖然是贗品,但仿製工藝極高,與真品清代官窯鼻煙壺沒什麼太大區別,遇到喜歡贗品的買主,應該也能賣個千兒八百的。要是遇到土豪,也可能賣到兩千三千的,所以,他拚命壓價,想賺取最大利潤。

「給的也太少了,才二百塊!你是不是看我不懂行,就想騙我吧?」老太太一直視為珍寶的鼻煙壺,竟然只值二百塊錢,她有些接受不了。

店老闆天天跟顧客打交道,對顧客心理掌握得一清二楚。他明白,此時要以攻為守,做出受到極大侮辱和憤怒的表示,來使顧客感到歉意,挫敗顧客的提防心理。

他臉一板,雙手握拳,猛擂自己的胸口,擂得「嗵嗵」響,「買賣可以不成,但你不能侮辱我的名聲!這位老姐,我這古趣堂開了30年,在這條街上可是名聲響噹噹!你挨家古玩店問問,哪家說出我欺騙過顧客?我以信譽為本,誠信經商,今天我是看你大熱天來了,年紀又這麼大,為了照顧你,我才出二百元錢,要是別的古玩店,這種瓷瓶子,頂多給你50塊錢!」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