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個激靈一骨碌爬起來,正對上皇上一雙充滿殺意的眼睛。 「你看曉雨的臉容貌受損都沒有藏着掖着,你這樣,很難不讓人浮想聯翩。」

0
未分類

雲傾綰說的一點兒也不摻假,凝竹先前就在她耳邊小聲問過,阿哲是不是因為相貌原因才這樣一身裝扮。

既然已經進了雲園,雲傾綰便不會放任阿哲的安危不管,所以大可不必這樣。

聽她這麼一說,阿哲也覺得有幾分道理,自從進入人間以來他整日黑蓬掩面,為的就是不被魔界那些人發現。

如今在雲傾綰身側,他感到一種許久未有的安心和放鬆。

阿哲輕聲一笑,抬手掀開斗篷,又將掩面的黑巾取下,少年俊美絕倫的外貌頓時展現於人前。

剛巧凝竹走進院子,遠遠地瞥見阿哲的相貌,吃驚地在原地半晌沒有動作。

若是給他換一身裝扮,妥妥的翩翩少年郎。

「這就對了,怎麼舒服怎麼來,咱們一起晒晒太陽補補鈣。」

雲傾綰伸了個懶腰躺回到椅子上,再次悠閑愜意地閉上了眼睛。

聞言,阿哲嘴角噙笑,雖然不懂雲傾綰說的意思,但也學着她的樣子伸了個懶腰躺下來,兩個人就這麼靜靜地在院子裏曬著太陽,不受外界的打擾和影響。

凝竹見狀識趣的沒有上前打擾,轉身繼續回到前院去和曉雨曉蘭二人閑聊。

傍晚,清風酒樓。

秦嘉妍酒醒后坐起身揉了揉太陽穴,想起醉酒時在外面發生的那一幕便怒火中燒。

「小、小姐,這是那位柳公子臨走前留下的東西,說是讓轉告小姐他之前的話並非玩笑話。」

侍女戰戰兢兢地走上前,將手裏的小盒子遞給秦嘉妍,生怕在她氣頭上惹來一陣毒打。

「知道了,回府!」

秦嘉妍不屑地瞥了眼侍女掌心裏的東西,並沒有打算接過來,站起身厲聲道。

「是小姐!」

侍女嚇得連忙將盒子收回到袖子裏,扶著秦嘉妍打道回府。

「能短期內就提升靈力的神葯,怎麼可能?」

儘管柳琮在她難堪之時出手相助,秦嘉妍卻依然抱着懷疑態度不相信世上會有柳琮說的那種藥物。

所以她才連那盒子都沒有打開便徑直回府。

秦家內院,馮氏正焦急地在院中來回踱步。

今日在街上發生的事情已經傳入了城主府,此刻秦鴻正怒氣騰騰地坐在房裏,準備等秦嘉妍回來便將她禁足不準出府,免得再惹出事端來影響了秦府的顏面。

馮翠蘭怕秦鴻氣頭上嚇著秦嘉妍,所以才等在院子裏,想搶先一步告知女兒避著點。

當她瞧見秦嘉妍邁著步子進入秦府大門時,一臉擔憂地迎了上去。

「女兒,你怎麼現在才回來?你爹那邊正等着你回來家法伺候……你快出去躲一躲,等他氣消了再回來!」

馮翠蘭走到秦嘉妍面前,話剛說完便要攆她出去。

一臉懵的秦嘉妍不知道所為何事,掙脫開馮翠蘭的手腕不悅道:「娘,你這是幹什麼?我又做錯什麼事情了爹要發怒?憑什麼家法伺候?」

「你今日在街上的所作所為你爹全部知道了,在風家公子面前丟了人,你覺得你爹怎麼可能不生氣?莫說是他,就是娘聽了也生氣!你怎麼這麼不知分寸!」

馮翠蘭看着女兒越漸不如往日爭氣,也帶着些許怒氣苛責道。

「是不是連娘你也看不起我了?女兒沒能給秦家爭光,現在還名聲盡毀,女兒已經毫無利用價值了是嗎?」

秦嘉妍見親生母親都不能體諒自己內心的苦楚,不禁一甩手腕撇開了馮翠蘭扶著自己的手,馮翠蘭由於慣性身體失衡險些摔倒在地。

這一幕恰巧被秦鴻看到,見女兒非但不知錯還對自己母親這般出言不遜,更是怒氣滔天。

「秦嘉妍!是不是爹平日裏對你太過放縱,你如今做了這麼多錯事還一而再再而三不知悔改,竟然對你娘都動手!」

秦鴻一聲厲喝疾步上前,將馮翠蘭扶到自己身邊,看着眼前這個不爭氣的女兒自小被嬌生慣養,所以才造成了如今的局面。

現在別說是嫁進風家,怕是整個人間都沒人敢上秦家提親,沒人願意娶這樣一個潑辣蠻橫的女子為妻。

作為父母,秦鴻和馮翠蘭心裏比誰都難受,可秦嘉妍卻一點兒也沒覺得自己有錯處,反倒過來埋怨旁人看不起她!

「爹,娘,你們是不是覺得我現在很失敗?沒能給秦家爭口氣,讓你們丟人了是不是?說到底,就是因為我沒本事,現在你們恨不得將我掃地出門是不是!」

秦嘉妍破口而出,全然不知道這些話對父母而言的傷害有多大,恨鐵不成鋼的秦鴻再也抑制不住心底的怒氣,抬起手就給了她一巴掌!

「啪」

清脆響亮的聲音讓在場的所有人都愣住,就連馮翠蘭都半晌沒回過神來。

秦嘉妍自幼被捧在掌心裏,從未被秦鴻打過,這還是第一次怒其不爭動了手。

就連秦嘉妍自己也好半晌才反應過來,臉上火辣辣的疼痛感卻比不上她內心的疼痛。

「爹,你可真是我的好爹爹!這一巴掌女兒記住了,多謝爹爹打醒了我!」

秦嘉妍捂著紅腫的臉頰轉身便跑出了秦家大門,侍女快步想追上去,卻被秦鴻一聲厲喝攔下。

「誰也不準去找她!讓她好好清醒清醒。認識不到錯誤就永遠別踏進我秦家的門!」

秦鴻怒氣騰騰地轉身走回房間,所有下人都不敢挪動半步,就連馮翠蘭也不敢頂着他的怒氣去追回女兒。

見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馮翠蘭連忙轉身去了內院,命兩個貼身侍衛悄悄地跟上去保護秦嘉妍的安全。

離開秦府,秦嘉妍站在雲園門口好半晌,聽見門內傳來曉蘭曉雨和凝竹三人一起的歡聲笑語,最終狠狠地一跺腳漫無目的地離開了。

在這個她從小生長的西城裏,除了秦家她竟然無處可去。

在這一刻秦嘉妍才意識到自己有多可悲,侍女下人害怕她,父母親人放棄了她,那些平日裏交好的閨中女子,在她謠言四起的時候全部撇開了她,生怕和自己沾上一丁點關係! 馬伍德的到來,吸引了在場許多大佬的目光。

馬伍德身上那股強大的氣勢,確實極為不凡。

堪稱年輕一輩的代表人物了。

在他的體內,有著極為強大的血脈氣息。

不經意間,散發出來。

震懾全場!

就連許多南荒域的大佬,在血脈方面,還真的無法跟馬伍德相比。

七星級的血脈,南荒域之中,鳳毛麟角。

頃刻間,馬伍德踏空而來,降落在了風雲台之上。

他的眼神,一片冰冷。

盯著對面的葉青,沉聲道:「葉青,今日.你我之間的仇怨,一併解決!」

「我會打哭你的!」

馬伍德態度囂張。

在人群之中,看到了一道令他魂牽夢繞的身影。

正是玲瓏聖女,柳雨菲。

看到柳雨菲那豐滿的嬌.軀,美麗的容貌,馬伍德就氣得臉色發青。

今日份的馬伍德,穿了一件綠色的長袍。

頭上,還戴著一頂綠色的帽子。

據說,大羅聖地的真傳弟子,服裝統一都是綠色的。

馬伍德作為大羅聖子,服裝還不一樣,比真傳弟子更加奢華。

配套有一頂綠帽子。

整體看起來,更加華貴,更加協調。

馬伍德身上的衣服,當然都是用上好的材質做的了。

不過,就是顏色的選擇方面,有點滑稽。

「噗嗤!」

突然之間,人群當中的一位美女,忍不住笑了起來。

「你們快看,馬伍德的服裝,好奇怪呀!」

「那一頂綠帽子,太喜感了!」

「姐妹,你不說,我還沒意識到,馬伍德今天的穿著,實在太應景了!」

一群美女弟子,嘰嘰喳喳,大部分都是玲瓏聖地的女弟子。

玲瓏聖地當中,盛產美女,弟子之中,就以女弟子為主。

女孩子聚在一起,八卦之心大起,開始竊竊私語,低聲議論馬伍德跟柳雨菲的事情。

「馬老弟,你今天的穿著,很應景嘛!」

葉青嘿嘿一笑。

成心激怒馬伍德。

「小子,你什麼意思?」

馬伍德的眼神,很快就變得危險起來。

「不錯不錯,簡直綠到發慌了!」

葉青咧嘴一笑。

「小子,我原本還想放過你來的!」

「但,既然你如此嘴賤,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

馬伍德眼神一寒。

動了殺心。

前兩日,葉青派人送來黯滅飛刀,馬伍德對葉青的態度,有了一些微妙的轉變。

這次風雲台決戰,馬伍德原來的想法,就是把葉青狠狠揍一頓,出出氣,就算了。

不過,現在馬伍德改主意了。

必須把葉青往死里揍!

「好啊,有本事,你就過來打我!」

「我就站在這裡,讓你打!」

葉青一副氣定神閑的樣子,面對一位蓋世天驕,一點都不慌。

「我凌霄聖子,果然不凡,以弱擊強,絲毫不懼!」

「凌霄聖子太帥了,愛了愛了!」

「我是凌霄聖子的粉!」

「我相信,葉青一定能獲勝的!」

「對天驕而言,越級挑戰,向來就不是什麼難事!」

圍觀的許多美女弟子,發出了一片嘈雜的聲音。

「都給我安靜一點!」

「葉師兄本就優秀,還需要你們多說嗎?」

凌霄聖女周瑤光開口喝斥。

不知道為什麼,空氣之中,似乎有一股酸味。

風雲台上,寒風吹拂。

風雲台不大,約莫只有百米的範圍。

不過,在風雲台的四周,人山人海。

三大聖地的聖主。

以及九幽魔尊,都在場。

葉青和馬伍德的決戰,能驚動那麼多的大佬,足以說明兩人的絕世天賦了。

如果不是絕世妖孽的話,在場的大佬們,當然是不可能過來的。

「馬老弟,怎麼樣?我們現在開始吧!」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