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尿症也是病!和甲亢沒關係。」

「你是神經科的醫生,不知道也不算什麼。但當着這麼多人喊出來,我要是李少華,一定會記仇的。」葉凡微微一笑說道。

畢主任怔了一下,臉憋得通紅,轉身想和李少華解釋一下,但卻有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近幾年的國際期刊,柳葉刀、美國外科醫生雜誌上,有三篇關於甲亢與遺尿症的文章,如果你有興趣可以去閱讀一下。」

「……」畢主任傻了眼。

葉凡說的都是國際頂級醫學期刊,他平時也看,可這些高大上的雜誌名稱從一個年輕騙子的嘴裏說出來,畫風不對啊。

「李少華,有病要去醫院看病,別着急藏着掖着,最後吃虧的還是你自己。」葉凡看着李少華,「去查個甲功三項,針對甲亢用藥,遺尿症就會好轉。你要是想馬上就好……」

說着,葉凡頓了一下。

「你……您有辦法?」李少華馬上急切的問道。

「拿着化驗單回來,我給你針灸,三天就好。」

「……」李少華感覺自己像是在做夢。

五歲以前每天都尿床,還能說孩子沒長大。五歲以後還尿床,就會被大人說。

李少華被這個毛病一直困擾著,無論是上學還是回家,最先想到的問題就是晚上尿床會怎麼辦。

每年兩次的體檢李少華也都敷衍過去,從來不檢查身體,他生怕查出來自己真的有什麼問題。

想治好,卻又不願意去面對,很多人都這樣。

但今天這種秘密被葉凡公之於眾,李少華有些迷茫。

「二哥,你趕緊去,葉先生說能給你針灸!」李紫涵見他傻乎乎的站在那裏,連忙推了他一下。

「哦哦哦。」李少華目光複雜的看了一眼葉凡,沒有繼續謾罵,也沒有直接跪倒,而是急匆匆的跑了,連畢主任都沒送。

畢主任也傻乎乎的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他的腦海里還回憶著葉凡剛說的話,準備回去問問相關科室的朋友,再查找一下資料。

不能夠啊,自己一個行醫五十年的老醫生都不知道的事情,怎麼一個年輕醫生竟然直接就說出患者的診斷呢!

這不科學!

「畢主任,你可以不尊重我,但請你尊重天醫的名號。」葉凡淡淡說道。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第424章

天鴻公司附近的一家酒店,趙龍正在這裏舉辦慶功宴。

「兄弟們,今後我們繼續掙錢,掙大錢!」

趙龍端起紅酒杯,哈哈大笑。

在場的公司高層,以及那些合作商,紛紛起身敬酒。

「趙總這一招真是妙啊,直接把那林壞逼上絕路了。」

「他現在別無選擇,只能乖乖把股份交出來,今後還是我們大家一起掙錢,沒有他林壞的份。」

「你們快看,那是不是林壞的車,哈哈,他果然急着來送股份了。」

有人朝窗外看去,一眼就看到了林壞的破奧迪。

趙龍喝完一杯酒,不禁冷笑:「這還只是個開始。」

「等我把股份要回來,壯大了公司,我早晚會讓林壞付出代價。」

很快,林壞和鍾眉,還有大金牙就來到了包房。

趙龍已經跟林壞攤牌了,自然也不用再給好臉色看:「林先生,我這裏在吃飯,好像沒邀請你吧,你來幹什麼?」

林壞沒跟他廢話,直接道:「你之前說我只要把股份轉讓給你,你就幫我承擔債務,這話還算數不?」

趙龍嘲笑道:「林先生不是能耐很大么?」

「怎麼才這點錢,就讓您老人家舔著臉來求人了?」

眾人哈哈大笑,毫不掩飾自己的嘲諷。

林壞直接把合同掏出來,甩在桌上:「廢話少說。」

「現在我把股份轉讓給你,要簽就簽,不簽我就算賣血也會把錢還上。」

趙龍噗嗤又笑出聲來:「別了,別了,賣血多慘啊。」

「這要是傳出去,你林先生還不讓人笑掉大牙。」

「既然你都這麼慘了,我就大發慈悲幫你一把吧,唉,誰叫我這麼善良。」

他拿起股權轉讓合同看了一遍,確認沒問題后,直接在上面簽下自己的名字。

鍾眉看得難受。

花了這麼多時間和心血,最後還是要把股份轉讓出去,還惹到了地下錢莊。

唉,這都怪林壞太自信,自信過頭了。

簽好合同,趙龍不耐煩地擺擺手道:「好了,現在債務我來承擔,你也不是我們天鴻公司的老闆了,請你離開吧。」

鍾眉嘆了口氣,自然是沒臉再繼續留下了,她看了林壞一眼。

可林壞,似乎沒有要走的意思。

「林先生,走吧……」

林壞搖頭:「不走,我要看戲。」

鍾眉莫名其妙:「還有什麼戲看?」

這股份都已經轉讓出去了,鐵板釘釘的事。

趙龍也沒好氣道:「我這裏是吃飯的地方,哪有戲給你看,快出去!」

正在這時候,大金牙忽然開口:「小趙,既然現在你是公司的大股東了,那我們兩個還是先算一算債務的事情吧。」

趙龍笑道:「放心吧哥,你借出來的二十億,我保證你一分不少地收回去。」

大金牙搖頭:「不是二十億,是二十億零五千萬,裏面還有利息。」

趙龍頓時愣住了。

都是親戚,大金牙還要跟他算利息?

不過他很快就反應過來,可能是因為林壞在這,所以他表哥故意提了一下利息。

「沒問題。」

趙龍爽快答應,直接看向那幫合作商:「兄弟們,我之前還給你們的那些錢,先借給我吧,等生意運轉起來,我再把錢給你們結了。」

合作商們當然是沒問題。

他們還要跟趙龍建立長期的合作,自然要先把這筆錢還回來。

一群合作商,連忙掏出手機給助理打電話,讓助理把錢送來。

供貨商代表孔方:「劉秘書,把我從天鴻公司帶回來那兩個億給我送來,我有急用。」

「什麼?被偷了?那兩個億都被偷了!」

「草!怎麼回事!」

而同時,其他幾個合作商也紛紛驚叫起來。

「我們家也被偷了?」

「媽的,怎麼回事,還有什麼東西不見了?」

「都還在?只是從天鴻公司帶回來的錢不見了?」

眾人大驚失色。

趙龍的臉都黑了下來,忙問道:「什麼情況?你們的錢都被偷了?」

孔方急得跺腳:「對啊,我那兩個億全被偷了,他娘的一分都沒給我剩下。」

「這他媽到底是誰幹的!」

紫筆文學 一夜的大戰,在有些詭異的氛圍下結束了。

原本張文看到李秋靈去勢已老,也不忍心真的攻擊她所以以抱代攻,先結束一輪攻擊。

停下來之後,張文還是想要繼續來着。

不過李秋靈那小丫頭卻是在張文身上癱軟了下來。

按照那小丫頭片子的說法就是,她突然感覺到渾身上下的力氣消散,氣血的翻湧似乎已經平息。

很可能張文鮮血的刺激效用已經消失了!

不單止如此,李秋靈說自己感覺好睏,渾身乏力,感覺非常虛弱…

而張文則是皺着眉頭,感覺著李秋靈這小丫頭渾身上下依舊旺盛無比的氣息。

看着她靠在自己身上,就快成一攤爛泥一樣,臉色緋紅的模樣,心底有些無語。

這是感覺打不過,所以耍賴皮吧!?

張文腦海之中,突然想起李秋靈跪在老道人面前為自己求情的畫面。

搖了搖頭,在李秋靈的哀求眼神之中,無奈的背起了她,向著亂葬崗走去…

張文沒有責怪李秋靈。

這小丫頭應該跟自己一樣,以前從未動手打過架,更別提戰鬥了。

所以,戰鬥意志上薄弱一點還是很正常的。

而自己比李秋靈強點,也是因為經歷了和老道人的那場大戰才有了極大的蛻變。

要不然,比起李秋靈也好不了多少。

一路上,張文背着李秋靈,一邊思考着一些修鍊方向上的問題。

而李秋靈卻是在張文的背上眼神迷離…

這也算是…

變相的壓在老闆的身上了吧!?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