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誰派你們來的?」我再次問道。

0
未分類

這地下車庫沒有死過人,酒店也只是死過一個人,那這四隻鬼很明顯就是別人有意驅使過來的,估計是恐嚇戴家帶來的陰人,因為車子必停在此處。

這四隻鬼對於我來說弱得跟只雞一樣,但對於其他的陰人就未必了,進來的時候陰氣就那麼大,根本不是善茬,但遇到了我,銅錢劍和金銀扇在手,我宰他們都不費吹灰之力。

「阿巴,阿巴,阿巴……」

那兩隻鬼揚起頭來說着聽不懂的鳥語,雖然他們懼怕我,甚至身體都在顫抖,可我跟他們完全無法交流。

難道這世界上,還有鬼語?可我已經見過很多鬼了,根本說的也是人話,哪來的鬼語。

不對,他們好像是被人施了法咒,根本無法正常開口說話。

「既然這樣,那你們無需說話,只要是就點頭,不是就搖頭,如果表現的好,我可以不殺你們。」我說道。

這兩隻鬼互看了一眼,然後一起點了點頭。

「你們是被人驅使過來的嗎?」我問道。

兩隻鬼想都不想,直接點頭。

「目的是恐嚇和追殺前來酒店的陰人,阻止不讓他們順利追查酒店的事?」我問道。

兩隻鬼又是點了點頭。

看來,我猜的沒錯,這事真有人從中作梗,故意在戴家酒店搞事。

「那個人,跟酒店的死亡事件有關?」我又問道。

這時候兩隻鬼正想做出反應,可突然砰的一聲,有什麼東西飛了過來,然後那兩隻鬼發出慘叫,直接化成了灰,地面有什麼東西在燃燒着,我眼疾手快,一腳將其踩滅。

「符?」我將剩下的一點點碎片撿了起來。

可這個符跟我平常用的黃符又有所不同,我以前沒有見過。

我拍了張照片,然後發給了周月婷,希望她知道這是什麼符。

知道這個符的出處,可能就知道幕後黑手是誰了,他到底想幹什麼?

「你剛才,在跟誰說話?」戴潔瑩全程一臉懵逼,但是看見地上突然燃起來的符,心中也大概知道發生了些事情。

「有鬼,我殺了兩隻,剩下的兩隻我用鎮魂咒將它們鎮住無法動彈,想套出它們的話,但沒想到被人殺了。」我說着,看了看四周,但空蕩蕩的車庫一個人沒有。

「早知道給你開天眼了,不用解釋那麼麻煩,但是又怕你嚇著。」剛才那兩隻鬼可不是善類,自然是非常可怕的那種鬼相。

「我不怕的,但是……總得有個過程。」戴潔瑩反駁道。

「哈哈,好,等下有機會給你開天眼。」我笑道,「但現在先去解決酒店的事,知道有幕後黑手,那這事就不是那麼難了,想辦法逼他出來就行。」

「死的那個女人在哪樓出事?」我問道。

「十八樓。」戴潔瑩一邊說着,一邊引領我上電梯。

就在這個時候,周月婷給我回信息了,她說這是櫻花國(某國家化名,你們應該能猜到)的符籙,專屬陰陽師。

我皺了皺眉頭,這個小日……小日子過得不錯的陰陽師,跑來這裏搞事是什麼目的?

陰陽師,櫻花國還真有這個職業啊?所謂的陰陽師,應該跟我們這些陰人差不多,但跨國利用陰陽之術殺人,那這事就大了,這個國家可不是你能胡來的。

。 周叔在這個小本子上面,記錄著鋰電池販賣的各大地方。

原來是有人想要利用鋰電池,秘密的建造一批機械。

他還有獨立的製造鋰電池的工廠,而當初他所在的工業區不過是加工而已。

並不是製造的原場地。

所以冬姐跟蔣紅想要得到這個小本子的原因,就是想要製造的原廠在哪裡?

本子的最後一頁還放著一個金屬標籤。

上面勾勒著精緻的圖案,庄塵猜測是進入鋰電池工廠的通行證。

「她們的目的就是想要找到工廠對接所有鋰電池的公司,得到一大筆的財富。」

庄塵把金片拿在手上用大拇指跟食指摩挲著,感受著它冰冷的觸感。

他覺得這小小的東西背後隱藏著驚天秘密,是能夠對末世造成影響的。

而且這些買鋰電池的買家公司名稱,還是十分的眼熟。

他們的需求量大到讓人的頭皮發麻,基本上每個買家公司都是上千萬的需求量。

庄塵伸出他的食指前揉了揉鼻樑,這件事情他還不知道該如何處理。

只能夠先將它暫時壓在心中。

夜深。

庄塵把這些東西全部都收集起來,簡單的洗漱之後進入睡眠之中。

———

庄塵一大早清醒過來就行走在農莊裡面,看著鬱鬱蔥蔥的菜苗被打理得如此之好。

他心中也有著一絲滿足。

走到紅粘土田地,發現甘蔗長的筆直,在空氣裡面還散發著一絲的清甜氣息。

移植過來的桔子樹恢復成往日的生機勃勃,結出來的果實更加的碩大。

庄塵伸出手利用他的精神力量,隔空摘了一個橘子下來。

把它放在手上掂了掂,感覺到它還有著一絲重量,看來其中的水分還不錯。

他手腳麻利的扒開皮,看著裡面飽滿的果肉,直接把它塞進嘴裡。

果肉跟個爆珠一樣,一口咬下去汁水飛濺。

橘子獨有的酸甜味在口腔裡面瀰漫開,順著喉嚨下去,讓他身心愉悅。

「你吃這麼酸的玩意兒,還能如此的享受?」

揮舞著胳膊走過來的白團團,看到庄塵滿臉享受的吃著手中的桔子。

她想起上次自己在地上撿起來的桔子,酸的她現在想起身子都打起了輕顫。

滿是不解的看著庄塵模樣。

「這移植過來的桔子樹,跟上次完全是有著天壤之別的。」

庄塵在說著話的同時,把手中的東西遞給她。

白團團愣了一秒,隨後將信將疑地伸手拿起了他手掌上的桔子吃。

就當她以為要接受酸澀的洗禮時。

卻意外的酸甜。

而且還有一股力量,輕緩的像是一條溪流,在沖刷著她的經脈。

讓她的全身都感覺到十分的舒服。

好吃她睜大了自己的眼眸,連連稱讚著。

「就說我沒有騙你吧,當它不適合一個生存環境時,就給它換一個。

結果肯定就會比預想中的要好的多。」

庄塵傲嬌的昂起自己的頭顱,雙手叉腰的跟她解釋著。

白團團三下五除二的就把他手中的桔子,全部都吞入腹中。

她好吃的咂了咂嘴。

白團團轉身越過庄塵的身子,在他的眼皮子底下直接爬上了桔子樹。

速度矯捷的像只靈活的猴子。

「你給我小心一點,摔下來我可不負責任。」

庄塵跟隨在她的身後,抬起頭看著她的一舉一動。

「我小的時候可是爬樹中的佼佼者,就憑這點算什麼?」

白團團低垂著腦袋,看著他在樹下滿臉擔憂的模樣。

不屑的昂著腦袋跟他說著。

「庄大、庄大……」

遠處傳來了齊胭的叫喊聲。

庄塵跟白團團兩個人的目光,同時齊刷刷的回了過去。

「啊……」

這個時候白團團的腳正上踩著一個樹枝,可就在她回頭的功夫卻一下子落了空。

身子的失重讓她感覺到格外的恐慌,控止不住的驚聲尖叫起來。

就在她以為自己會重重的摔到地上,卻沒想到落入一個強有力的溫暖懷抱中。

她感覺周圍的所有東西突然戛然而止,就只有她跟庄塵。

兩個人的視線木訥的對視著。

從他們身後走過來的所有人都看到了這個情況,氣氛一下子陷入了尷尬之中。

「那……那個什麼?你沒事吧!」

庄塵的言語都變得結結巴巴,遲緩了好一會兒才說出完整的話語。

他把懷中的白團團放在地面上。

白團團臉頰一片滾燙,她低垂著腦袋不敢跟庄塵進行對視。

庄塵感覺到周圍的氣氛變得有些奇怪,他回過頭才發現身後站著黃風、趙得他們。

大家簇擁著高倩走過來,他們的身子僵在原地顯得不知所措起來。

「你們愣在這裡幹什麼?還不去各自忙著自己的事情?」

庄塵的聲音拉回了他們的思緒,黃風他們尷尬地撓了撓自己的後腦勺。

像個無頭蒼蠅一般的四處逃竄著。

本來他們是看著貴氣的大小姐,帶著許多寶貝過來。

所以就想要陪她來找庄塵湊個熱鬧,卻不料看到這樣的場景。

高倩在看到庄塵抱著白團團的那一剎那,她感覺自己的心跳都漏跳一拍。

空落落的感覺讓她恍惚起來。

「不知道高大小姐大老遠的過來,有失遠迎,我們去前院坐坐吧!」

庄塵清了清他的嗓子,神色不自然的想要岔開這個話題。

白團團尷尬的站在後面也是不知所措,看著自己手中的桔子。

趕緊偷偷摸摸的惦著腳尖離開了這裡。

「這次過來主要是為了報答,您當初對我的救命之恩。」

「這些都是區區小事,不足掛齒。」

庄塵帶著她走到農莊的前院,看到那被堆積的滿滿當當的院子。

他才明白為何黃風他們跟過來。

庄塵下意識地吞咽著口水,遮掩著他的真實情緒。

院子裡面被各種木箱子佔據了地方,甚至放不下還重疊在箱子的表面。

都是用晶瑩剔透的寶石作為裝飾,他踏著步子緩緩的靠近。

還能夠聞到一股黃花木的氣息。

在末世之前。

這可是價值不菲的寶貝,想必這箱子裡面裝的東西也肯定不凡。

果然不愧是隱世家族,一出手就是如此的大手筆。

。 我抬出霍家,自然是讓他們清楚,化骨龍即使在兩地都被通緝,但也不是誰都能動得了的。

散會之後,八爺將我留了下來。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