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玥喜歡颯。」

0
未分類

賀自成一愣,整張臉都沉下:「沒出息的東西!」

「訂婚就像買賣,就看我們用什麼理由去說服北家。只要颯還受北家制約,我們想促成他們的婚事,比我們想的更簡單。」

「你有什麼主意?」

「利用白家。方法有些曲折,但要看玥配不配合了。」

「按你想的去做,不用過問你姐姐的意思。」

「我知道了。」賀瑾轉身離開。

他們是龍鳳胎。

他們在母胎相擁。

他們心靈相通,唯有彼此。

不過問賀玥的意思,那是不可能的。

在賀瑾的心中,賀玥比一切的一切都重要。

哪怕賀玥的幸福,要用賀家的全部來換,賀瑾也會毫不猶豫。

門關上。

賀瑾垂落下眼,走向自己的房間。。 章薇喜歡小孩子,這是毋庸置疑的。

大概是享受那份養成的快樂吧,看著一個孩子從一個小豆丁慢慢長大,然後學會各種各樣的東西,有一天成為一個獨立的特別存在,那真的是太有意思了。

這種快樂,是凡人沒辦法體會的。

沒辦法,凡人壽命百年,等他把孩子養成了,他自己就老了。

可章薇就沒有這種擔心了,她壽命極長,可以養一個又一個孩子。

有的時候她也會想,要不然,她去當一個「育兒達人」?

有事沒事,跑到那些小世界里去,給別人養娃?

當然了,這只是想想,從目前而言,章薇到沒有搶別人孩子的念頭。

「小姑,我們去哪裡?又去昨天那裡嗎?」

章薇一臉神秘:「你們跟著我走就行了。」

窮人的孩子早當家,別看原主的這幾個小侄子年紀還小,除了最小的章玉出門沒拎籃子,其他幾個不是背著小背簍,就是拎著籃子,一副出來幹活的樣子。

章薇相信,即使今天出門什麼也沒找到,他們也會摘幾把野菜、野果子回去,絕不空手。

而章薇呢,確實也想找借口給家裡人補補身子,怎麼可能允許空手的情況發生?

於是,沒走一會兒,拐了幾個彎,她就帶著幾個小傢伙轉到了小河邊。

「小姑,你這是幹嘛?」

章薇食指放在唇上,讓他們不要說話,只教他們采了幾種野果子,又挖了一些泥鰍。

接著,章薇指揮大一點的章成用石頭將這些東西搗爛了,這才從自己的衣兜里抓了一把米糠出來。

看到米糠,章成驚呆了:「小姑,你居然偷家裡的糧食?」

「想要有產出,就要有投入,懂嗎?你小姑我這是提前投資,投資,懂嗎?算了,跟你說你也不懂,你只要照做就行了……」章薇讓章成將米糠拌進了剛剛搗爛的藥草里。

章成心疼不已,覺得小姑就是在浪費糧食。

別看只是米糠,但在填不飽肚子的年代,這東西也是能摻進米里,做成粗糧的。

雖然吃起來有些卡嗓子,但跟餓肚子相比,有總比沒有好。

章薇沒管章成心疼的樣子,指揮了其他幾個小傢伙去拔野草,要那種比較長,又比較有韌性的,太短了或太軟了都不行。

小傢伙們不知道章薇幹嘛,但他們聽姑姑的話,轉頭就去拔了。

一排排小背簍、小籃子放在那裡,不遠處是的草叢裡蹲著幾個小娃子,章薇看似沒管他們,其實一直盯著,防止這群孩子跑太遠,找不著回來的路。

另一個,她也放出了一些精神力,防止有蛇蟲之類的東西傷到他們。

章薇見章成拌好了,就讓章成走到上游一點的地方,灑進河裡。

章成:「……」

他好像有點明白小姑要幹嘛了,但小姑不覺得這樣扯嗎?

你隨便扔點東西進小河裡,人家魚就會出來了?

然而就在他滿臉不相信,還不得不幹活的時候,他居然發現,他扔過葯米糠的地方竟然有了魚的影子?

章成一呆。

「還傻站著幹什麼,趕緊拿籃子去舀啊。」

是的,沒錯,章薇讓章成拿籃子去舀。她一個大人,居然連水都不想下,指揮著一個七八歲的孩子拿籃子去河裡舀魚。

還好這裡沒有外人,要是有外人,章薇恐怕得被罵死。

章成有點懵,一邊接過章薇遞過來的籃子了,一邊說道:「小姑,這魚又不傻,怎麼可能舀得到?」

「讓你舀你就舀,哪來那麼多廢話?」章薇翻了一個白眼,灑了一把葯米糠到籃子里,讓他下了水后,不要離河岸太遠。

雖然青水村的小河不是很深,但要是一個不注意,也能淹死一個孩子。

章成閉了嘴,老實地走到河邊上的淺水區,開始舀了起來。

哦,準確說是將籃子放到水裡,一端低一些,一端高一些,防止葯米糠從籃子里流出去。

沒一會兒,那群被吸引過來的魚群就朝章成的籃子里遊了過去。

章成激動不已,手一抖,那條才剛游進去的巴掌大的魚,就被抖了出來。

章成懊惱不已,連忙穩住。

不想那抖出去的魚跟個傻子似的,沒一會兒就游回來了。

章成:「……」

驚奇的一幕出現了,那魚就跟傻了吧唧似的,也不管章成的籃子裝不裝得下,一條一魚往裡面擠。

有不少都被出去了還不甘心,還要往裡面擠。

章成傻眼,竟然有一種自己在做夢的感覺。

「還傻著幹什麼?舀啊,要等跑了,你就妥不到了。」章薇的聲音在河岸上響起。

章成終於反應過來,連忙舀了起來。

這一舀,章成發現,雖然水順利地從籃子里漏了出來,可那麼一籃子魚還是挺重的,他一個沒拿穩,整個人被籃子帶著翻進了河裡。

「小心——」

章薇一聲驚呼,章成已經從水裡爬了起來,他哇的一聲哭了出來:「嗚嗚……小姑,對不起,我把魚都丟了……」

他望著手中空噹噹的籃子,難受極了。

「人沒事就行了,魚跑了再舀就是。」章薇見他沒事,鬆了口氣,說道,「下次注意一點,別裝那麼多了,你能端多少就舀多少。」

「可是好多魚……」章成還在心疼那一籃子的魚。

章薇有些無奈,招手先讓他上岸,把濕衣服給脫了。

還好現在天氣還比較熱,就算衣服弄髒了也沒什麼,要不然凍生病了,家裡也沒錢看病。

章成很快就重整旗鼓,他將濕衣服擰乾,放旁邊晾著,對章薇保證道:「小姑,你等著,我一定會抓到魚的。到時候,我讓奶奶給你燉魚湯喝。」

「好,我等著。」章薇沒有打擊他,反而提醒他要注意什麼,放他再次下了河。

這一次,章成有經驗多了,他拿著灑了葯米糠的籃子,浸進水裡,耐心地等著。

待籃子里的魚多了起來,他也沒有急著一把端起來,而是稍微提出了水面,留了籃底在水裡,就那麼半托半推地帶到了岸邊。

章薇再過去幫了一把水,那一籃子的魚就被拎上了岸。

一開始籃子還在水裡時,魚還沒什麼太大反應,籃子一沒了水,魚就反應過來了,紛紛跳躍起來。

但可惜的是,除了有幾隻跳了出去,大部分都還安安穩穩地呆著籃子里。

「啊,跑掉了……」

章成一看有魚跑掉了,一陣心疼。

章薇笑道:「跑就跑唄,就跑了那麼幾條,這籃子里還多著呢。你趕緊叫他們過來,把魚給剝了,用草莖穿好,掛在樹上晾一晾。等呆會兒我們弄完了,再一起收進籃子里,帶回去。」

。 於佳音自從回來之後,雖然沒怎麼說話,但是內心裡倒也沒有太恐慌。

她心裡清楚得很,是葉崢嶸出手對付他了。

葉崢嶸既然能這麼做,似乎也能從側面看出來:他看到了她買的熱搜,甚至他和沈茜的關係,也因此而出現問題。

這恰恰是於佳音想要的結果,所以她一點也不慌。

張小曼一直在喋喋不休的安慰她,她也只是心不在焉的敷衍著。

吃完宵夜之後,張小曼去廚房裡洗碗,於佳音到樓上去洗漱,準備休息。

過了大約十分鐘,張小曼才端著一杯熱牛奶去了於佳音的辦公室。她站在門口,細細的聽了會兒裡面的動靜,然後伸手敲了敲門,卻沒有人應聲。

「佳音姐,我給你熱了杯牛奶!」

張小曼說著,越發湊近了門裡。裡面仍舊沒有聲響,她這才推門進去。

於佳音躺在床上,人還敷著面膜,卻已經睡著了。

「佳音姐,佳音姐……」

張小曼喚了她兩聲,可是一直沒有人應承。張小曼這才鬆一口氣,隨即將她放在床頭柜上的手機拿了起來。

有密碼,不過這也難不倒張小曼。

她用於佳音的生日試了一下,沒開;再試一下葉崢嶸的生日,手機很快應聲而開。

張小曼打開了她的微信和通訊錄,無聲的笑了笑。

弄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之後,她才將於佳音的手機,連同那杯牛奶,一起放到了於佳音的床頭柜上,然後離開了卧室。

於佳音第二天早上,是被一陣電話鈴聲給吵醒的。

她緩緩睜開眼,發現枕頭有些濕了,枕套上還放著一張沒來得及扔掉的面膜紙。她略微感到詫異,怎麼會這樣?

昨晚回來的時候,她吃完宵夜上樓,的確是有點累了,但是熬夜對她來說也算是家常便飯了。就算是再累,也不至於到了敷著面膜睡著的地步。

怎麼回事?

於佳音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還沒等理出個頭緒來,一旁的手機再次響起了鈴聲。

她來不及糾結這個,趕緊把電話接了起來:「喂?」

電話是她的經紀人章琰打來的,聲音聽起來倒還平和:「佳音啊,你現在在哪裡?在帝都嗎?」

於佳音唔了聲,道:「……我在家呢,怎麼了章哥?」

章琰說:「銀泰的郭總剛剛聯繫了我,他想約你見上一面……」

於佳音一愣:銀泰?

銀泰是帝都本土的一個首飾品牌,頗有名氣,於佳音目前正在擔任銀泰的品牌大使。

當然,她的這個品牌大使和麗姿美妝的代言人一樣,差不多是在同一時間,由葉崢嶸幫忙牽線簽約的。

麗姿美妝的負責人已經在取消了她的上台資格,銀泰的這位負責人,大概也沒什麼好事情。

最差的結果,就是跟她解除合約!

這樣的話,於佳音手裡就只剩下兩個十八線小品牌的代言了,這個人也徹底的flop了。

於佳音說:「我知道了章哥,這件事兒,我自己安排吧。」

章琰聽了,便點了點頭,沒有多說。

本來這個代言,就是葉崢嶸幫她接下來的。解鈴還須繫鈴人,他也的確插不上什麼手。

於佳音掛斷電話之後,立即又給葉崢嶸打了個電話。

並沒有打通,另一頭顯示正在通話中。

於佳音有些不相信事情會這麼湊巧,所以直接用家裡的座機電話撥通了葉崢嶸的私人手機。

這次接通了,另一邊響起嘟嘟的聲音。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