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心吧,這裏沒有人害你。」

0
未分類

……

顧老爺好說歹說,勸說了一陣子,顧西川才不情不願地點點頭。

顧西川很明白。

她現在身敗名裂身無分文,還帶着一個年幼的崽崽孩子,她需要積攢一些銀子,還需要給孩子一個安全的環境,若是一直在外面居無定所,斷然是不行的。

丞相府雖然也不是什麼好地方,但是對於目前的境遇,顧西川覺得此處暫時也是一個庇佑之處。

白柔一直在暗處瞪着顧西川,她左思右想沒有想到竟然會是如此的情況——顧西川這個瘋子沒有被送出去,反倒是自己惹了一屁股騷。

顧西川敏銳地察覺到白柔不懷好意的眼神。

她走到臉被打紅腫的白柔面前,笑嘻嘻道:「白柔姨娘,你的臉好紅紅喔,就像一個紅紅的大蘋果。哎呀,怎麼這個紅蘋果臭了呀?」

說着,顧西川還捏著鼻子,一臉嫌棄。

「臭蘋果爛蘋果,不吃,嗯,不吃不吃,吃了會肚肚疼。」

顧青松:「……」

顧老爺:「……」

白柔則是恨不得當場掐死顧西川。

為什麼這個瘋子,這麼口無遮攔。

什麼奇奇怪怪的話都說了出來!

她這個當家姨娘不要面子的嗎?

說着,顧西川就一蹦一跳地出去了,走到門口看着趙陽走到了馬車上,她接過來孩子和秋楓道:「秋楓、事情都處理好了,暫時還是回去丞相府吧,等之後我攢夠銀子了有了完全的準備,我們再想辦法搬出來。」

「解決了?小姐你也太神了吧。」

秋楓簡直是不敢相信。

她就出去了這麼一陣子,沒想到就這麼順利回來了!

「你家小姐是挺厲害的,裝瘋整個京城都找不到第二個。」

趙陽無語地說道。

「你再說我家小姐,我就對你不客氣了。」聽到趙陽口氣之中的惡意,秋楓這個弱不禁風的小丫鬟也握緊了拳頭,看着敵人一樣瞪着趙陽。

顧西川卻沒有生氣,她對秋楓說道:「沒事,秋楓。」

她又轉身對着趙陽說道:「今日報仇雪恨爽嗎?」

趙陽點點頭,自大地說道:「當然爽阿,看着顧青松那個孫子顫顫巍巍,又看着白柔被打,爺自然是爽極了。」

「以後小心一點,低調一點,不要惹事。」顧西川說道,「按照白柔的性子,斷然不會這麼輕易放過你。但是經過今天的事情,你若是不犯著大事情,她也不敢光天化日動你的,還有大兄弟你戒色吧,色字頭上一把刀……」

「行了,別說了。」

趙陽自己是覺得顧西川啰哩啰嗦煩的不行。

她看着顧西川,又看了一眼長得清秀俊逸的顧玄佑、一臉慍怒卻顫抖著身子的秋楓,吧唧吧唧兩個厚厚的嘴唇,嫌棄地說道。

「你和你的兒子、丫鬟回去做你的大小姐,爺呢,自然是怎麼樂呵怎麼來了。咱們沒有任何關係,你走你的獨木橋,我走我的陽光大道,就此別過。再見。」

趙陽坐上馬車,還沒有等顧西川回話,就直接架著馬車離開了。

紅塵太煩。

紙醉金迷才是王道。

對於趙陽來說,去青樓才是人生的快樂源泉。

顧西川看着遠去的馬車,一臉堅定,她拉着玄佑,扭過頭看着秋楓道:「秋楓瘋,我們走,回府邸。」

「是。」

秋楓點點頭,跟着小姐一起離開。

小姐走到前面,每一個步子都走得是那麼那麼沉穩。

秋楓看着她的背影,內心瞬間充滿了力量。 「你打算如此簡單就讓我信服?」

對於異世界神靈的身份,她非常感興趣。

「異世界神靈么,這就是他雖然是神靈,卻對龍族沒有什麼偏見的原因所在吧!或許這是一個可以爭取的強者也說不定。」

銀龍王在心中默默地打算著。

也正是如此,她才願意和李耀談論這麼久,沒有動手。若他是來自神界的神靈,此刻二者定然是要分出生死。

「金龍王還沒有死,化為龍繭,被封印在神界神禁之地,這個消息我想你應該感興趣不是嗎?」

話語剛落,銀龍王龍目中厲芒閃過,強大的氣勢再起,瞬間站了起來。

「你說什麼?」

「不要激動,你即便知道它活着,又能如何。」

揮手壓下由銀龍王引發的天地元氣的暴動。

「你到底想如何?」

銀龍王有些把握不住此人的目的,不知道他到底想要做什麼。

「難道這個異世界神靈在神界也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想要聯合魂獸一族,一起反抗界?」

她心中暗暗的猜測道。

「不知道我這個誠意可夠?」

告訴銀龍王金龍王的消息,只是讓她放下戒心的添頭而已。

「我們可以談談,說說你的具體計劃吧!」

放下了初始的戒心,她饒有興趣的想要聽聽下文,或許真的有什麼意外收穫呢。

「我即將統一大陸,之後會將斗羅星所有的大陸,遷移過來,形成泛大陸。到時候希望魂獸一族能夠加入武魂帝國,」

這是他未來幾年內的計劃,如今大陸上也就只有星羅帝國還在苟延殘喘,海神島孤懸海外。

「可以,還有呢?」

銀龍王沒有猶豫的答應了,她在乎的是神界,關心的是如何反攻神界。

「還有?有什麼?」

疑惑的看着面前絕美的銀龍王,是他說話有問題,還是這條龍聽力有毛病。

這計劃不是已經告訴她了嗎?

「反攻神界的計劃啊?你在耍我?」

銀色的龍目瞪着李耀,磨著牙,她很生氣,想找個東西咬一口。

「…………」

「我何時說過我要反攻神界了?」

心中不乏惡意的想到

「得,這母龍真的是有病,或者是被神界打壞了腦子?」

雖然他還未去過神界,但神界中已經流傳着他的傳說。除了修羅神還對他保持着不同的觀點外,其餘神靈對他都沒有什麼惡感。

甚至一些神靈已經有了投效他的想法,一位新晉的神王級強者,未來神界委員會中必然有一席之位的神靈,多的是神靈向他示好。

若不然像胡列娜,風笑天等一眾天才弟子,為何已經久不出現在人前了?只是被他安排去進行神考了而已。

雖然在斗羅星的神位傳承不多,但還有其它位面的神位啊,無非就是讓想要尋找傳承者的神靈給個坐標,千仞雪開個星門把人送過去的事罷了。

所以

「這條母龍是怎麼想到我要攻打神界的,我這麼像反骨仔嗎?」

他那疑惑的眼神,不解的回答,讓銀龍王火冒三丈,身體周邊都出現了龍化,一副要動手的樣子。

「不要生氣么,氣大傷身啊!還會變老。或許沉睡的久了,你還不了解如今的形式,你感受一下如今的天地元氣。」

淡然一笑,半開玩笑的轉移了銀龍王的注意力。

「你又想耍我么?哼!」

雖然一副兇橫的模樣,卻還是閉上了眼感受天地元氣。

「這……如此濃郁的天地元氣,比之萬年前都要強,發生了什麼?」

驚疑的站起,向李耀詢問。

「世界已經晉級了銀龍王,你們已經沒有機會了,你難道沒有看到剛才我身後的十二個神環嗎?

不久之後,神界5位神王也會突破當前境界,進入更高的領域,到時候即便你和金龍王融合,龍神復生,也不會是他們的對手了。」

銀龍王臉色難看,她知道李耀說的是極有可能的,這個世界已經讓她覺得有些陌生了。

「你想靠現在的力量反攻神界,自然也就是場空談罷了。」

毫不客氣的打擊道。

「不過……」

「不過什麼?」

她並不覺得李耀有什麼好辦法,在她眼中,到現在為止,這個異界神靈都是在為自己謀划。

「不過,有我在我倒是可以幫助龍族和神靈達成和解。畢竟世界晉陞之後,擁有的空間會更加廣闊,在未來的很多年中,都不會出現資源短缺的情況,這是一個達成和解的前提。」

徐徐善誘的向銀龍王解釋。

「曾經的仇恨,魂獸一族是忘不了的,你太異想天開了。」

銀龍王不屑的回了一句。

當初神靈與龍族率領的神獸大戰,其中有着不可調和的矛盾,豈是會因為世界的晉陞就改變。她相信,未來若是神靈和龍族相遇,只會更加慘烈。

「別急啊!」

「神靈一方有神界委員會,魂獸一族有你和金龍王這個魂獸共主,現在再加上一個異世界的我,三方勢力互有統屬,又各有矛盾。

而只要我的實力可以壓過你們雙方,就可以平衡你們兩方勢力。即便我不能以實力壓服你們兩方,但同樣可以平衡你們。」

眾所周知,三角形是最穩定的幾何結構,他夾在這神界和龍族之間,的確可以起到潤滑劑的作用,調和雙方的矛盾。

再加之世界更加廣闊的空間,兩方即便是要再次發生大戰也是在非常久遠的年代以後了。

「怎麼樣,是不是覺得還是有幾分道理的。我可要提醒你,合則兩利,若是一定要對立,那覆滅的一方一定是魂獸一族,因為攻擊神界不符合我的利益。」

魂獸一族關乎人類社會發展,對他來說非常重要。但和神界為敵,簡直是在自毀根基。

「你倒是直接。」

臉色難看的銀龍王,越發討厭眼前的神靈,這不是在逼着她做決定嗎?而且還只有一個選擇。

如果她不想死的話,不想魂獸一族消失的話,她只能選擇合作。

「我會考慮的,在這之前魂獸一族不會主動攻擊人類,我會讓帝天他們幫助你。至於合作與否,等我傷好之後再決定。」

低頭沉思了會,銀龍王沉靜的開口。

「哈哈!好——」

銀龍王的話外之意是讓李耀拿出誠意,履行承諾,讓他治好自己的傷再說。

恢復實力的她,到時才能遊刃有餘的存在選擇的餘地。

她的要求其實是有些過分了,畢竟她所付出的只是帝天這幾個不到神境的打手,但要的可是能夠恢復神王傷勢的寶物,這兩者之間差距可是不小。

但李耀還是答應了,對於美女總該抱有一分寬容才是。

「這個東西應該可以讓你恢復大部分的傷勢。」

他從自己身體中引導出了一股神秘的力量,乳白色,像水流一樣。

「這是……世界本源的力量?你一個異界神靈怎麼可能會有這樣的寶物?」

「秘密,你會知道的,先治傷吧!」

將本源之力,送到了銀龍王身前。onclick=”hui” 肖顏瞪大眼睛看著周鶴鳴:「你說丁引為了我,交易掉了賽車的天分?!」

周鶴鳴點頭:「是啊,所以他才會沒法繼續車行的工作。可他確實沒有別的天分,心裡也憋悶,所以他才會消沉。我估計他不想去你的商場工作,也是怕每天想起過去一起賽車的日子,心裡會難受,才拒絕的。」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