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死了,我先去睡了,幫我把作業本一起帶給香香,晚安~」邢小州打了個哈欠,扶著桌子慢騰騰站起身,拖著疲憊的身體往外走。

0
未分類

「行。晚安。」陌零七頭也不抬,繼續補作業。

第二天一早,她們吃過飯,一起坐車去上學。

到了放學,邢小州從教室里出來,瞧見邢香香等在三班門口。

「咦?香香你怎麼在這兒,沒去接七七么?」

「嗯,她昨晚說今天要回家。」

「回家啊~哦哦那咱也回吧。」

「少爺,你不擔心陌同學嗎?」邢香香走在邢小州的身邊。

「不擔心,她可以解決的。」邢小州微微一笑,邁著輕快地腳步往前。

後來聽說,當天晚上陌家的燈亮了一整夜。

陌零七和父母大吵一架,把心底所有的想法全盤托出。她媽抱著她一直哭,她爸在旁邊也紅了眼眶,把這幾年的不容易和對她的希望,全都一五一十說了出來。

後來的後來又聽說,在吵架的前一天,校長還做過陌父的思想工作。

陌零七照樣逃課,雖然只逃體育課和自修課;她也照樣夜不歸宿,有時在邢家蹭飯吃,有時為了練習在練習室打地鋪。

拜她所賜,練習室多了個摺疊布藝沙發,柜子里還常備著被子和枕頭。

周四周五,期中考試。

全校班級無一例外,必須全體參加。

恰逢商陵6.2周年校慶,三人休學組也被召回學校參加期中考試。

啥?要問為什麼是6.2周年?當然是隨便逮個理由,把三人組拉回來繼續虐咯。

於是乎,商陵高中期中試煉,華麗麗地揭開序幕。。 林宇看著林歆離開的背影,不由得微微在心裡嘆息。

他可從來沒有見到過林歆這麼失落的樣子…..

回到家,兩個人親熱了一番,正當林宇準備入睡,一陣急促的鈴聲忽然響了起來。

林宇起床一看,竟然是一個陌生的號碼。

「喂,您好,哪位?」

「請問是林歆的哥哥嗎?」

「我是。」

「小林學長,林歆吞安眠藥了,現在在醫院搶救…….」

接下來的話林宇已經完全聽不下去了,急忙打電話叫來了凌寒,讓她開車送自己到平州醫院。

林宇極度討厭半夜到醫院,因為這意味著急診,很多時候都是面臨生離死別。

一路上林宇的手都握成一團,生害怕自己到了醫院之後聽到什麼不好的消息。

他甚至都不敢把這個時候告訴給草莓,萬一草莓再多想什麼那就……

平州醫院。

林歆安靜的躺在病床上,不過看樣子,似乎已經脫離了生命危險。

「醫生,現在我妹妹的情況怎麼樣了?」

「你們家屬還是要多關心一下病人的心理狀況啊,這一次送來的早,已經洗胃了,生命沒有危險,但是如果再有下次,就很難說了。」

「是…..是….對不起,醫生。給您添麻煩了。」林宇這才終於鬆了一口氣。

送林歆來的是她的同寢室的同學,也正是因為同寢室同學看到林歆趴在書桌上的樣子不對勁,這才發現林歆桌子上散落的安眠藥。

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林宇看著躺在床上的林歆,心中有著非常濃重的負罪感。

他知道林歆喜歡自己,但是卻沒想到這姑娘竟然這麼剛烈…….

見林宇來了,林歆的室友也才鬆了一口氣,然後將一封信件給了林宇:「林歆桌上的,估計是….留給你的…..」

「謝謝,多讓你們費心了。」

「沒有的事,不過林歆為什麼會這麼想不開呢?這段時間她一直都好好的…..」

林宇沒敢說是因為自己的問題,只能說會好好注意,本來就是大半夜的,林宇讓凌寒去專門開了一個房間給林歆的同學住,自己則留在的病房。

然而他都還沒安定下來,草莓的電話打了過來。

「沒事,就是林歆有點肚子痛,估計有點胃腸炎犯了….嗯….好好,你好好休息,今晚上就別過來折騰了,明天我讓凌寒姐接你過來看她。晚安…..」

掛了電話,林宇嘆息了一口氣。

這事兒怎麼會鬧成這個模樣?

醫生說林歆生命體征平穩,現在只是一般性的昏迷,可能林歆的體質比較特殊,昏迷的時間會長一些。

於是林宇就在林歆病床旁邊坐了下來,打開林歆留給自己的信件

哥,不知道你會在什麼時候看到這封信,或許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已經不在了。

我知道我是在做傻事,但是我也知道,只有這樣,你才能夠幸福。

我和你從小一起長大,以前我也只是把你當做哥哥,家人、親人。

但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我就發現,我好像不能僅僅把你當哥哥啦~

我喜歡你,你是我第一次喜歡的人。

都怪我懦弱,我本來以為我們會維持這樣一個關係很久,直到畢業,只能工作,最後順理成章的走到一起,而且是你追的我。

然而……事實證明我想錯了。

我從來沒有了解過你,卻愛上了你。

我失去了愛上別人的能力,這一生,我也很難再愛上別的男人了。

既然這樣,不如讓我換一種方式,留在你的記憶里,這樣每年清明的時候,你終歸還是能想起我一次,哪怕一次也好…..

哥,請一定幸福,我會祝福你。

……

林宇看完信件,看著躺在床上的林歆,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走極端這種事情,不是那麼好走的……

林宇輕輕拉過林歆的手,自言自語:「傻姑娘,對不起,哥也沒想到會發展到這一步……我知道你喜歡我,可是我怕……」

「你和我一樣,都從福利院出來,我一直認為那種感情不過是你的錯覺,因為你身邊一直就沒有出現過一個真正關心你的人。」

「我不知道怎麼回應你的情感,所以乾脆的選擇了逃避,我大概一直都是被動的人,害怕自己主動了,就要承擔主動的責任。」

林宇苦笑道:「所以…..我只是一個不敢承認對你有除了哥哥外感情的膽小鬼而已…..不要再為了一個膽小鬼做傷害自己的事情,不值得…..」

林宇絮絮叨叨的在林歆的病床邊說了很多,也不知道林歆有沒有聽到,時間一晃就到了第二天早上六點過。

一夜未睡的林宇去醫院的廁所洗了一個冷水臉,又買了一點早飯。

等他再次回到病房的時候,只見林歆已經清醒了過來,她有些茫然的坐在病床上,似乎沒想到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

林宇連忙走了過去,問道:「小歆,你現在感覺怎麼樣了?」

林歆眨了眨眼睛,有些茫然的看著林宇,彷彿不認識林宇,眼前這個著急的看著自己的人就像是一個陌生人一樣。

「肚子餓不餓?我給你帶了你喜歡吃的包子。」

林歆沉默的接過包子,又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包子,說出了一句讓林宇心中一寒的話。

「請問……你是誰啊?」

……

手電筒的燈光讓林歆的瞳孔微微一縮。

「這是幾?」

「一。」

「這個呢?」

「四。」

……

一連串的問答,醫生收起話筒,給林宇使了一個眼色,然而兩個人走出了病房。

「醫生,我妹妹現在是什麼情況?」

「說不清楚,只能說生命沒有危險,但是有可能是因為藥物作用傷及了中樞神經,可能影響了大腦主管記憶的部分組織。」

「所以現在……」

「因為是失憶了,家屬要做好心理準備。」醫生將電筒腦收到白大褂的口袋裡,認真的說道。 趙無極被墨白抓走半天後。

史萊克學院才有人知道了趙無極被抓的消息,然後跑向院長辦公室彙報。。

「大師,不好了!」

「院長,不好了!」

「趙無極老師被武魂殿的執法隊給抓走了!」

原本在院長辦公室中說事的玉小剛三人,聞言臉色都是一變,馬上站了起來。

都不需要再詳細的詢問發生什麼事情了,光是聽到是武魂殿把趙無極給抓走的,玉小剛三人就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趙無極一直都被武魂殿通緝的事情,他們還是知道的。

「武魂殿居然把趙無極抓走了!」

「可惡!」

「我這就去把趙無極就出來!」

玉小剛知道情況緊急,立馬就向天斗帝國的武魂殿四級分殿聖殿而去。

「小剛,有把握嗎?」

弗蘭德緊跟在玉小剛身側,神色擔憂道。

「放心,我是武魂殿的榮譽長老,要他們釋放一個人他們不敢違抗的!」

玉小剛擔保道。

不過他還是說出了他的擔心:「我就怕這個時候,趙無極已經被押走了,要是趙無極被押入了殺戮之都的話,那就麻煩了!」

「那我們最好快點,武魂殿肯定早就知道趙無極在我們史萊克學院的,也知道你這個榮譽長老在史萊克學院,他們既然敢抓走趙無極,肯定預料到你會去救人的!」

弗蘭德聞言頓時着急起來,拉起玉小剛的身影,施展出貓頭鷹武魂真身之後,直接向聖殿方向飛了過去。

相比於玉小剛,他跟趙無極的感情更加深厚,也更加擔心趙無極。

只是等他們趕到聖殿的時候,就得知了趙無極已經被押往殺戮之都了!

……

嘭——

趙無極的身形,嘭的一聲砸落在殺戮之都的大門面前。

「是藍銀殺神!」

「殺神冕下!」

大門外的守衛,看清楚了把趙無極砸在門前的墨白的樣子后,紛紛一驚,然後連忙上前見禮。

「這個人,也是武魂殿通緝的罪犯,現在就交給你們了!」

墨白看着幾名守衛,開口說道。

「是,殺神冕下!」

守衛統領連忙回道。

然後對着身後的人揮揮手:「把人帶進去!」

「是,統領!」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