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俊輝!」

0
未分類

「爸……!」

在東方俊輝被帶出大門后,司徒芳與自己女兒東方月穿著睡裙跑了出來。

在她們母女看到東方俊輝被人帶走,母女兩人瘋狂往外跑,口中不停的呼喊。

只是,在她們母女跑到大門外面后,東方俊輝已經被帶上了車,隨著治安局的人離去。

「這到底怎麼回事?」

「治安局平白無故,為什麼要抓走你爸呢?」

司徒芳心急如焚,看到自己丈夫被人帶走,自己卻一頭霧水,搞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

東方月神色緊張,治安局半夜來抓人,這一定發生了什麼事情才對,只是到底什麼事,會連累自己的爸爸?

「不行!」

「我去換衣服去一趟治安局。」

東方月心裡不安,最近江都城發生太多事情。因為雷凌死了,她東方月可是哭了好幾次,整天躲在閨房不出。

但今天晚上,自己父親被抓,她無法平靜,咬了咬牙沖著管家道:「立刻給我備車!」

「媽也跟你去!」

看到自己女兒要走,司徒芳也一同返回樓內換身衣服,立馬跟著自己女兒去了治安局。

……

治安局。

已經是凌晨後半夜,但治安局可是熱鬧非凡。

先是抓了雷氏董事長雷嘯天,后抓了東方家的家主東方俊輝。

此時此刻,治安局外面人來人往,就連治安局的劉局,都被驚動深夜來到治安局。

三樓,局長辦公室。

「胡鬧!」

「李珊珊,你知道這樣做的後果是什麼嗎?」

「你到是為了一時痛快,你去窗戶看看樓下,各大媒體報社的記者,都已經堵在門外,你讓我怎麼跟他們解釋?」

劉局大發雷霆,一回到治安局,他就將李珊珊叫到自己辦公室來。

因為雷嘯天、東方俊輝都被抓了,弄得已經是滿城風雨,就連他的上司都十分重視,不斷打電話追問情況,向他問罪。

「劉局,我李珊珊向來都是秉公執法。」

「這次,我們證據確鑿,合情合理執法辦案,我沒覺得我坐錯什麼!」

李珊珊筆直而立,面對劉局的訓斥,她不曾屈服,反而正義凜然。

「李珊珊!」

「你長點腦子行不行?」

「雷氏集團與東方集團,那都是我江都城經理髮展的龍頭企業,堪稱泰山北斗,如果這兩家公司同時倒閉,你知道後果嗎?」

「還有,雷嘯天與東方俊輝,都是光明神社的人,你連請示我都沒有,就把人給抓了!」

「你就不怕引起紛爭嗎?」

劉局被氣的火冒三丈,他知道李珊珊為人正直無私,可這件事已經超出他能承受的範圍之外。

他可以這麼說,雷氏與東方兩大公司,就是江都城兩條命脈,一旦連根拔除,牽扯的人與事,每人能夠擔待得起。

「我的責任,就是除暴安良。」

「其他的跟我無關!若光明神社敢造次,我可以請我父親出兵,滅了他們!」

霸氣回應,絲毫沒有妥協的意思。

李珊珊不會放過害死雷凌的所有人,公私一起算!

「你……我的姑奶奶啊!」

「你就不能通融一下嗎?你這樣不是讓我為難嗎?」

劉局快被氣瘋了。

此刻,辦公室里的電話就沒有消停過,可他好言相勸這麼久,李珊珊還是油鹽不進,更是搬出自己父親三軍總司出來。

「如果劉局沒有別的事情,那我下去忙了。」

李珊珊冷漠看了一眼劉局,主動說了一句,不等劉局同意就轉身離去。

「李珊珊……!」

看到李珊珊真的走了,劉局險些被氣炸了肺。

……

留置室。

雷嘯天被單獨關押一間鐵籠里。

被抓那一刻,雷嘯天一直保持沉默,就算有人問,他也隻字不提。

因為,他現在還不清楚,治安局手裡攥著他多少把柄。

「進去!」

就在此時,穿著睡衣的東方俊輝,帶著手銬被看守人員關押在雷嘯天對面的關押室里。

「東方俊輝?」

雷嘯天吃驚。

這可是他進入治安局第一次開口。

「雷嘯天?你怎麼也在這裡?」東方俊輝本是垂頭喪氣,可聽到熟悉聲音后,他急忙轉身,去的看到了對面的雷嘯天。

「哼!」

「你不也是嗎?」

「是不是睡著正香,就被給抓來了?」

雷嘯天冷笑。

看到有老朋友過來陪自己,他反而感到高興,這樣自己至少不寂寞了。

「我呸!」

「雷嘯天,你算個什麼東西?」

「不顧手足之情,你就是個披著人皮的畜牲,豈能跟我相提並論!」

東方俊輝不屑一顧。

他對雷嘯天有很大的怨恨,因為他知道雷嘯天當年,是以不正當手段得到雷家的。

「你也不比我好到哪裡去!」被東方俊輝扒出醜事的雷嘯天,老臉頓時通紅似火,狠狠一咬牙厲聲反駁。

「雷嘯天,你是因為什麼進來的?」東方俊輝咬了咬牙,看向把門的治安員一眼,低聲問向對面雷嘯天。

他現在連自己犯什麼事都不知道,只知道東江碼頭出了事,心裡很是沒底,所以想要探探雷嘯天的口風。

「因為什麼?」

「還是因為你?!」

「看你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沒成想到最陰損,居然派人半路截胡,讓我的人全都死在醫院的地下停車場!」

聽到東方俊輝問為什麼,雷嘯天就火大。

沒錯。

就是因為東方俊輝派人,弄死了馬雄他們,這才讓治安局找到自己頭上。

「哦?」

「你的人不中用,那跟我有什麼關係?難道是你反咬我一口?」

東方俊輝聽到后,臉色倏然陰冷難看,瞪大不善的目光看著雷嘯天咬牙切齒問道。

「哼!」

「你覺得我會那麼無聊?」

「我有辦法出去,豈能會搬起石頭砸了自己腳?」

雷嘯天冷哼,一副凶神惡煞的反懟東方俊輝。

在他眼裡,自己只有什麼都不承認,一切都推到馬雄身上,過了24小時,治安局拿不出證據,他就可以拍拍屁股走人了。

這就是他為什麼沉得住氣的原因。

東方俊輝皺眉。

看雷嘯天的樣子,根本就不像再說謊。

那自己這邊到底哪裡出了岔子?

東江碼頭,可是由獵豹他們負責看管,難道有人夜襲東江碼頭,發生了激戰?

思來想去,東方俊輝仍舊沒有不敢肯定,索性他咬了咬牙,沖著看守大門的治安員道:「來人!我要見你們的負責人!我要投訴你們亂抓人!」

隨著東方俊輝一通叫嚷個沒完,只見剛剛下樓的李珊珊走了過來,她冷若冰霜,掃視一眼吵鬧的東方俊輝,反而轉身看向雷嘯天。

「來人!」

「將雷嘯天帶到審訊室進。」

吩咐完,李珊珊轉身便走,沒有搭理東方俊輝。

「李隊?!」

「我有事要說!」

東方俊輝看李珊珊轉身離去,他面露緊張語氣不在犀利,希望能與李珊珊對話。

「閉嘴!」

「現在她是我們的李副局,你就老實待著吧!」

治安人員走來,見東方俊輝沒完沒了,他厲聲呵斥,隨後將雷嘯天帶走。

。 小木堡的一角,寧寶正在積極的進行勞動改造。

他明白,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現在只能是安靜的做個美男子,剩下的就交給那位孟有房孟公子去甄別了。

「好好勞動,好好改造,爭取早日回家!」

就在這時,轟的一聲,一道金光直接砸中了他的腦袋。

「沃特?」

驚呼一聲,然後,他就聽到了山呼海嘯的叫喊。

「家主威武!」

孟有房?

那位長得非常帥氣的公子?

這金光難道是他發出來的?

可這金光有什麼用,你們歡呼個什麼勁兒?

寧寶還在疑問,下一秒,他就覺得體內的功法突然有了鬆動,一道空間漩渦正在他的仙府里凝聚成型。

寧寶瞬間瞪大了眼睛:「這金光里有着空間規則!」

卧了個大槽!

這位孟公子這麼猛得嗎?

這可是空間規則!

唰唰!

空間規則在他的仙府里不停的閃著,他的仙府也是穩固了幾分。

Related Posts